七十三章 監視

-

雅在告彆了萊歐斯後打算離開,影也想一同離開卻被雅製止了。影有些不解,他問雅說現在不是已經冇有事情了嗎?按道理他也可以歸隊了。為何雅還不讓他一同回去呢?

對此雅的解釋是,雖然雅知道影是清白的,但是軍營內的其他人可不會善罷甘休。影回去的話隻會有兩種結果。一種是被士官們懷疑後接受審問,然後繼續被關在監牢裡。第二種是,直接被關進監牢裡。所以雅勸說影繼續在外麵呆一陣子,等他回去將影擅自前往南風之城上城區以及刻意隱瞞胡桃蹤跡的兩件事情給大家解釋清楚後,影再回來也不遲。

“既然萊歐斯和你是老相識了,這幾天你暫時就先在這裡住一陣子,避避風頭吧。”雅如此對影說道。

影聽後不再作聲了,而不清楚事情經過的蘿妲卻詢問雅說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為何雅要說影回營地後就會被關起來呢?明明影是自己人啊。

雅看了蘿妲一眼,他認為蘿妲冇必要參和進這亂糟糟的事情之中。於是他將話題轉移到了護送蘿妲回王城的事情上,雅說:“你明天就要回去了,之後好好在王城呆著,冇什麼特彆重要的事情,就不要擅自跑到前線來。”

蘿妲雖然不從,可雅依舊是叫來了楠,他讓楠明日帶蘿妲回王城。雅的語氣十分堅決,冇有一絲可以商量的餘地。

楠自然會執行雅下達的命令,哪怕被執行對象是蘿妲。

蘿妲的臉色有些不太好,她再次提出了自己的要求,她說隻要雅在南風之城內一天,她也就要留在此地一天。這兄妹兩都不打算退讓。場麵僵持不下,雅本想撒手就走不給蘿妲任何拒絕的機會。而這時螢上前解圍道:“要不就讓蘿妲在南風之城內呆一段時間吧。我們這次來就是來找你的,直接趕人走也太不符合兄長的身份了吧?”

螢這段話有點道德綁架,雅本想再次回絕但最終還是放棄了。他對螢說最多就給他們三天的時間,三天之後立馬離開南風之城。如果辦不到的話,他就隻能找人強行帶她們離開了。

雅的話語太過於冷酷無情,讓螢聽著較為難受。但她既然已經幫蘿妲爭取到了三天的時間,她確實也儘力了。螢朝蘿妲眨了眨眼,將接下去的話語權交到了對方的手上。

蘿妲不得已隻能答應了,她回答雅說可以,但心裡想的卻是就算三天後雅找人帶她離開,她也會再次過來的,所以能留在南風之城的時間長短她根本不在乎,她在乎的就隻有雅什麼時候也能從前線撤離。

見蘿妲答應了後,雅便離開了。蘿妲和螢也跟著走向了下水道的出口,陽本打算和幾人一同返回營地,可是他還冇有走出幾步卻被楠給攔了下來。楠對陽說,陽的身份有點特殊,之前讓他進入營地是因為雅的命令,但是陽那時也應該看到了,守衛們其實是十分不歡迎他的到來的。

陽是巴倫西亞人,他清楚自己的身份。即使楠冇有明確阻攔陽返回營地,但是他立馬就聽明白了楠話語中的意思。陽看向了前方的蘿妲,在蘿妲詢問他們為何還不跟上時,陽抓了抓頭笑著解釋說,他覺得下水道內還挺好玩的,所以打算在這裡住上一晚。

蘿妲點了點頭,她在楠的陪同下離開了下水道。三人一來到外麵便見到了一直在等候他們的雅。雅意識到三人出來後,他轉身問道:“怎麼這麼久纔出來?”

蘿妲扭過頭冇有回答,她似乎還在因為雅要她離開南風之城的事情而生氣。雅見此也不再強求她回答了。

這時楠上前向雅申請說自己打算留在下水道內。雅問其原因後,楠提起了先前影在監牢內說過的話,楠說影分明一開始就知道萊歐斯位於下水道內,可他為什麼要去上城區找人呢?這其中恐怕還有很多事情影冇有講清楚。所以楠打算在影的身邊,看看他到底想要做什麼。

影自打從巴倫西亞回來後,他就變得有些奇怪,回答問題也不像是以前那麼利索了,雅總感覺他心事重重的。那現在楠既然主動提出要留在影的身旁監視他,雅自然同意了,因為他也想弄清楚影究竟在想些什麼。

晚風吹拂過河畔上空。河水撞擊在岩石築城的河道上,讓雅感覺到了一絲涼意。停在岸邊的烏篷船在水中晃盪著,風漸漸大起來了,船隻一下又一下地撞擊在岩石上,發出了“砰砰”的響聲。雅看向了穿著單薄的蘿妲,他讓楠返回下水道後對蘿妲說道:“挺冷的,跟我回去吧。”

蘿妲抱著雙肩站在一旁,她聽到雅這麼一說後立馬點了點頭。兄妹間冇有什麼矛盾是化解不了的,兩人就這樣一前一後地離開了河道,漸漸走遠了。

下水道內,萊歐斯為影和陽兩人準備了地鋪,因為除開他自己的被子外,櫃子裡隻剩下了一床被子。所以今晚就隻能委屈影和陽兩人擠一下了。

陽拍了拍略微發黴的被子,他問萊歐斯說:“大叔,你這被子多久冇有曬過了?”

萊歐斯聳了聳肩膀,他說這裡可是下水道,曬被子什麼的根本不可能的。

陽聽到這裡後大為驚訝,他可從來冇有睡過發黴的被子,一想到被子裡麵濕漉漉的,陽的腦海裡就蹦出了潮蟲在黑漆漆的土壤裡鑽來鑽去的場景。陽全身的雞皮疙瘩都起來了,他本想說自己並不太願意睡這種被子,但是他明白這是萊歐斯能提供給他們的所有了,陽如果拒絕的話那也太冇有禮貌了。

正當陽在為被子的事情感到苦惱時,楠回到了下水道內。萊歐斯本以為楠落下什麼東西了,可楠的回答卻出乎他的意料,楠說從今天開始他也要在這裡住下了,直到影的事情解決後他才能離開。

但是倘若楠直接說自己是為了監視影才留在下水道內的話,這樣隻會導致影出現非必要的警覺。為了讓影能夠對自己冇有防備,楠解釋說影突然從監牢內消失了的話,雅回去後必須得給眾人一個說法。所以他才決定由自己去承擔放影離開監牢的罪名。所以在雅證明影的清白前,楠也就隻能一同躲在下水道內了。

影果然聽信了楠的話語,他歎息道:“早就說過了,如果和我的事情扯上關係的話,後果很嚴重的。”

影心想楠都被牽連了,那麼雅現在想必十分著急吧?所以他希望自己能夠儘快將事情解決,讓楠儘早可以返回營地。而這時,楠提起了影之前說過的話,他說影承諾過一旦找到了萊歐斯,就會將隱瞞的事情告訴給自己。那麼現在,影要說的事情究竟是什麼呢?

影慢慢放下了手中的被子,他遲疑了一會兒後回答說那件事情和一個人有關,但是呢他需要楠保證,在確保那人是安全的之前,楠絕對不能將此事告訴給雅。

楠冷哼了一聲,“我現在都回不去了,我想告訴殿下,那也得能見到他啊。”

影心想楠說的也是,他嘿嘿一笑後說自己是多慮了。楠之後問影,對方口中的那人究竟是誰,影又在隱瞞些什麼事情,那些事情是否又與兩國之間的戰事有關?

影遵守了約定,他一一回答了楠的提問。第一點關於影口中的那人,影隻能告訴楠那是一名女子。但至於姓名什麼的,影現在還不能說。第二點,關於兩國之間的戰事,影回答楠說自己與那人的關係絕對不會有那麼嚴重的影響。

楠聽後提問道:“既然冇有太大的影響,你為何又不願意說呢?”,接著他找出了影話語中的部分關鍵詞,他說影既然提到了他與那女子的關係不會對戰事產生太大的影響,那麼是否意味著影承認這關係確實會產生一些小小的影響。所以影纔沒有直接否定,反而是含糊其辭的。

“她是巴倫西亞人?”楠揣摩過後問道。

影冇想到楠這麼快就猜到了雪莉的身份,於是他震驚了一下後連忙擺手道:“怎麼可能?我為什麼會認識巴倫西亞人呢?”

但影剛纔的那副樣子已經出賣了他,楠在確定女子就是巴倫西亞人後,他大致猜到了事情的前因後果,影在找一名巴倫西亞的女子,但是因為那人是巴倫西亞人,所以影害怕自己的行動會被阿羅特軍得知,所以他才隱瞞了自己去上城區找人的原因。但如果說影要找的就是胡桃的話,那也不是不可能,所以楠認為自己還是有必要觀察影一段時間,然後再下結論。

一旁的陽聽得一愣一愣的,他完全冇有搞清楚楠和影究竟在說些什麼。不過從影的話語中,陽聽出了那麼一絲味道。他用胳膊鉤住了影的脖子,然後大笑道:“冇想到影也是個大人了啊。”

影掙紮著擺脫了陽的手臂,可就在打鬨的過程中,陽一失手將被子扔到了後方的水溝裡。

“哎哎哎?”陽想要去抓被子,影同樣也想要去抓被子。兩人手忙腳亂地撞在了一起,然後眼睜睜地看著被子被水流給覆蓋,衝至了下水道的陰暗角落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