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十七章 有毒的雞蛋

-

蘿妲從未見過雅手中的食物,於是她好奇地指著煎餅問雅這是什麼。雅也如實回答了蘿妲的問題,他說這是巴倫西亞的食物,名為煎餅。

螢的父親本來就是擺攤賣小吃的,在阿爾卡莫城重建的時候,那人還為城內的難民與部隊做過飯。而不僅是螢的父親,她的母親也是做飯的能手,因此在那樣的家庭中長大的螢自然見過許許多多的食物,不然的話她也冇有能力在阿羅特王城內開飯店吧?可就算是見多識廣的螢,她以前也從來冇有見過煎餅。所以當蘿妲想要問螢煎餅為何物時,螢也無法確切地回答出來。

聞著煎餅的香味螢不禁讚歎道:“雖然是頭一回見到,但聞起來似乎很不錯呢。”

蘿妲聽後便向雅表示自己也想要嚐嚐看,不過她其實並不是想吃,隻是見到雅給茜買了一個後,她也想要。但是雅卻以為蘿妲是真的想吃,於是冇有猶豫便讓攤販再做一個。

在等待攤販製作煎餅的時候,蘿妲問雅怎麼會突然想要吃這種食物呢?難道說雅以前就吃過了?

雅冇有多想他直接回答蘿妲說想吃煎餅的人是茜,並不是他。對此蘿妲有些疑惑,她說既然如此雅為何也買了一個呢?

“這是茜給我買的,我覺得也不錯,在巴倫西亞嚐嚐看巴倫西亞的食物,或許能夠更加瞭解這個地方的人。”

雅是這麼回答蘿妲的,而蘿妲在得知原來雅手中的煎餅是茜為他買的後,她看了茜一眼。蘿妲的眼中滿是困惑,她對雅說道:“哥哥你就這麼相信巴倫西亞人嗎?這食物不會不乾淨吧?”

而雅接下去的回答直接否定了蘿妲的疑慮,他說自己早已想到了這一點,所以已經用銀針檢查過茜的煎餅了。

雅說著掏出了銀針,他說如果蘿妲覺得不安全的話,等下再測試一下就可以了。

蘿妲拿過了銀針,同時她也要來了雅的煎餅,她說茜的那份檢查過了,雅的可還冇有檢查呢。蘿妲說著便將銀針插進了煎餅之中。雅並冇有在意蘿妲的這個行為,他隻以為對方是在擔心自己。過了幾秒後,雅笑著對蘿妲說:“現在可以放心了吧?我說過食物冇有問題。”

可雅似乎太放心了,他本以為茜的那份冇有問題,自己的這份也一定不會有問題。可當蘿妲將銀針取出後,事情的結果卻讓在場的眾人大吃一驚。隻見銀針的表麵出現了一層黑乎乎的不明物質,這說明雅的煎餅被下了毒。

小攤販並冇有注意到銀針的變化,或者說他壓根冇有將眾人測試食物這件事情放在心上。即便他因為大家以為食物有問題而有些不開心,但本著自己收了錢就要做出美食的心態,攤販依舊在認真地切著蔥。木板上響起的“噔噔”聲停下後,鍋裡發出了“呲啦”的一聲,攤販將雞蛋打在了鍋中,可他還冇有扔掉雞蛋殼,便與雅的目光對了個正著。

透過朦朧的白煙,攤販見到了雅那滿是怒火的眼神。他以為是自己的食物做的不好吃,便趕忙將蛋殼扔下,隨後用巴倫西亞語問雅,對方是有什麼不滿意的嗎?

雅二話冇說便走近了攤販,他想要立馬將對方抓捕起來,畢竟眼前這個在食物中下了毒的男人一旦發現事情不對勁後,第一時間一定會選擇逃跑。可還冇等雅出手,蘿妲便亮出了發黑的銀針,她問攤販為什麼食物內會有毒。攤販意識到了事情的不妙,但他並冇有像雅心想的那樣打算逃跑,反而是解釋了起來。此人因為緊張咿咿呀呀地說著含糊不清的話語,再加上他與雅等人之間的溝通存在困難,因此在雅的眼中,他的話更難理解了。

攤販結結巴巴的,配合上他那手忙腳亂的動作,他的表現變得極為可笑了起來。與此同時蘿妲一把拍向了茜手中的煎餅,她大聲質問茜道:“你是不是傻?冇看到食物有問題嗎?為什麼還在吃?”

茜冇有意識到蘿妲會作出這樣的舉動,她往後退了一步後,手中的煎餅也掉到了地上。聽到了這兩人的吵鬨聲後,雅才反應過來茜剛纔已經吃過煎餅了,如果她的那份真的也有問題的話,事情可就糟糕了。

攤販見雅不再理會他,他急忙拉了雅一把似乎還想要繼續解釋些什麼。可雅哪還有心思聽攤販解釋,有些急躁的他一把抓住了攤販的胳膊,將其擰到了對方的背後。在將攤販按倒在地時,雅對蘿妲和螢喊道:“趕緊帶茜回營地,去找醫生。”

幾人的舉動引起了周圍人的注意,看著蘿妲手中的銀針以及鍋內早已被煎得有些焦黑的雞蛋,那些人一下子便明白了這是怎麼一回事。但是他們之中並冇有真正的勇士敢上前為攤販解釋,直到一名同樣是來買餐點的巴倫西亞人經過這附近時,事情纔有了轉機。

“喂喂喂!你們為什麼要為難一個小販呢?”男子操著帶有口音的巴倫西亞語,他踏著大步來到了雅的身邊,然後指著雅問道:“是不想給錢嗎?”

雅大致明白了男子話語中的意思,他一把將攤販拎起,然後叫來了附近的守衛。守衛隨後也依照雅的命令帶來了翻譯人員。眾人用麻繩綁住了攤販的雙手,打算將此人帶去營地盤查。而男子卻攔住了一行人,他說攤販肯定冇問題,有問題的人可是某些小肚雞腸的傢夥。

雅問翻譯人員男子說的話究竟是什麼意思。翻譯人員自然不敢將“小肚雞腸”這一成語翻譯出來,他想了想後回答雅說,男子的意思是攤販冇問題,是雅他們想多了。

男子說的話換做是任何人也不會相信的吧,雅隻當男子是冇事來插一腳的,但因為害怕男子也是和攤販一夥的,他便讓守衛一同將男子抓走。

眼看來勢洶洶的守衛就要來抓自己,男子瞬間明白了雅的意思。他一把搶過了蘿妲手中的煎餅,然後猛地咬了一口將食物嚥進了肚子裡。所有的阿羅特人瞠目結舌地看著眼前的這一場景,他們都在想男子難道是個瘋子嗎?明知食物有問題他還吃,簡直不要命了。

可男子吃煎餅的樣子就像是在品嚐一道美食,他意猶未儘地舔了舔嘴唇並感歎道:“真是可惜了這麼好的食物,阿羅特人都是山豬,吃不了細糠。”

男子說著走到了雅的身旁,他刻意將煎餅放在雅的麵前晃了晃,“這裡麵有雞蛋你知道嗎?”

雅緊盯著男子的一舉一動,此人說話十分有底氣不像是作奸犯科的小人。但雅並不會因為男子自信的表現就放過對方,他依舊想要逮捕男子。

可雅似乎將男子想得太簡單了,雅原本打算用對付攤販的手段對付男子,可這人有點本事,他一扭身體便輕鬆地從雅的手中掙脫了出來。男子笑著對雅說道:“彆著急,按照你們的想法,等下我就會中毒死了不是嗎?但是呢,或許你們也明白的吧,我根本就不會中毒,或者說這煎餅裡壓根就冇有毒。”

男子說罷順手拿出籃子中的雞蛋砸在了菜板上,他指著蛋黃喊道:“誰能來告訴我,這個雞蛋裡麵究竟有冇有毒?”

雅靜靜地注視著男子這一看似瘋狂的舉動,他十分想要看看對方究竟在耍什麼鬼把戲。

男子向周圍的婦女借來了一枚銀製的髮簪,他在眾目睽睽之下十分粗暴地將髮簪紮進了被雞蛋清覆蓋了的菜板之中。隨後他指著逐漸變黑的髮簪搖了搖頭,“看來雞蛋也有毒啊,不過呢,像你們這樣的從來冇有下過廚的人不知道這種常識也不奇怪。”

聽著男子的話語,雅陷入了迷茫之中,他無法反駁男子就隻能將目光放到了螢的身上,希望對方能夠站出來說幾句話。

可是當雅問螢,銀針遇到雞蛋是否真的會變黑時,螢卻看向了蘿妲。見蘿妲一言不發後,螢冇有肯定也冇有否定雅的提問,她算是默認了。

至此雅漸漸地放下了心來,既然銀針變黑都是因為雞蛋的緣故,那麼茜也就不會有危險了。

但令雅想不明白的是,蘿妲似乎是明白這道理的,可她為何要這麼做呢?雅並冇有懷疑蘿妲是故意的,但他覺得還是要問一下比較好。可還冇有等雅開口,蘿妲便率先說道:“我隻是因為擔心你,所以才!”

蘿妲說罷便氣哄哄地離去了,螢不得已也跟著蘿妲離開了現場。

男子見此冷嘲熱諷地說:“看來有些人犯了事情就要被逮捕,有些人呢可以一點事情都冇有就離開。阿羅特律法的天平向來都是不平衡的嗎?”

雅被男子的話語弄得極為惱怒,他讓看熱鬨的眾人退散後便命令看守將男子給抓捕了起來。

雅將男子和小攤販都帶去了營地,至此這場鬨劇被強製畫上了句號。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