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十二章 熬湯

-

5月20日,星期一。雅帶人來到了南風之城的監獄中,為了查明姒武的去向,雅檢查遍了所有的監牢,但是他得到的資訊依舊和之前一樣,監獄內根本冇有留下姒武的一點蹤跡。同行的士官對雅說依照巴倫西亞教會的做事風格,恐怕南風之城的守軍在撤退時就已經將姒武帶走了吧?姒武的存在對兩國的戰事極為重要,哪一邊的勢力控製住了那人,就等於控製住了巴倫西亞境內反對教會的勢力,教會纔不會將那麼重要的人物留在南風之城內任阿羅特擺佈,所以當下他們要考慮的不是找到姒武,而是要查明教會將姒武帶去哪裡了纔是。

雅自然明白士官的意思,而現在唯一可能知道姒武去向的人就是胡桃了,那人是胡典的孫女,在胡典帶兵撤退時,她應該目睹了士兵將姒武帶走的場麵。因此雅冇有多想就帶人前往了關押胡桃的監牢。

走在潮濕的地麵上,雅來到了監獄的二層,遠遠的他就聽到了胡桃的吵鬨聲,即便那人從被抓到現在已經過去了一個星期,但胡桃依舊冇有打算向阿羅特人妥協。

送餐的人員將食物放到了監牢之前,他們對胡桃說現在可以吃飯了。可眾人的友善卻換來了胡桃的敵對,那人伸出手夠到了餐盤,隨後將其掀翻在地,並喊道:“你們當是喂狗呢?”

送餐人員對胡桃束手無策,因為伽爾亞給他們下達的命令是要他們將胡桃照顧好,眾人冇有辦法就隻能將地麵收拾乾淨然後給胡桃準備新的食物。

看著送餐人員狼狽地收拾著殘渣的樣子,胡桃隻覺得他們有些可笑,她從心底裡鄙夷阿羅特人,心想隻要自己一直胡鬨下去,阿羅特人終有一天會受不了的。到那時她就可以提出更加無禮的要求,例如讓阿羅特人放她離開監牢,去走廊上走動走動之類的。

送餐人員照顧了胡桃一週後他們早已對此人心存不滿了,他們將地麵清掃乾淨後便拿著餐盤離開了現場。眾人一邊走一邊說道:“要不是看在那人對我們還有價值,早就該活活餓死她了。我們究竟是在看守囚犯還是在照顧一個大小姐啊?”

這種抱怨聲出現後,其中一人說現在這種情況也是冇有辦法的事情,畢竟伽爾亞的命令是他們幾人無法違背的,暫時就隻能忍受胡桃一段日子,等到阿羅特徹底擊敗了巴倫西亞軍後,再把這筆帳清算到胡桃身上。

幾人說著說著來到了轉角處,在見到雅到來後他們立馬停下了腳步,並朝著雅行了一禮。雅檢視了一下送餐人員手中的餐盤和木碗,看著碗內黝黑的米粒,雅大致就明白了事情是怎麼一回事。他對送餐人員說道:“你們回去吧,既然她不想吃就不要為難她了。”

送餐人員聽後麵麵相覷,他們說:“可是公爵大人交代過,要好生對她。”

雅搖了搖頭,他說他自有辦法。送餐人員不得已隻能聽從了雅的命令,畢竟他們也不想要繼續給胡桃送餐了,如果有雅給他們出頭的話,他們或許還可以看一下胡桃受餓後那狼狽的模樣。

雅帶著士官來到了監牢前,胡桃起初並冇有意識到是雅過來了,於是她坐在陰暗的角落裡頭也冇回地說道:“這麼快就送來了?你們阿羅特人乾什麼都不行,做飯的速度倒還是挺快的嘛。”

士官本想嗬斥胡桃些什麼,但是被雅給攔住了。雅雙手環抱在胸前一言不發地等待著胡桃看向自己。而事實也如雅所預料的,胡桃見冇有迴應她剛纔的話語後,她便慢慢轉過了頭來。當見到來者是雅的那一刻,胡桃震驚了一下,隨後她哼了一聲,臉上滿是傲氣地對雅說道:“是你?今天輪到你來送飯了嗎?”

士官大致給雅翻譯了一下胡桃的話語,雅聽後便對士官說:“告訴她,今天我就是來送飯的。”

士官不明白雅的意思,但他還是照做了。當胡桃聽到雅真的是來送飯的後,她捧腹大笑了起來,“你是做了什麼錯事嗎?堂堂阿羅特的英雄王竟然會來給我送飯。喂,我說,你不會是真的被懲罰了吧?”胡桃說著臉色開始轉變,她一臉冷漠道:“可真是可憐啊。”

雅並冇有立即迴應胡桃的嘲笑,他問士官這些天來有冇有審問出什麼,士官將一本冊子交到了雅的手中,其中記錄了這段日子來胡桃說過的所有話。雅翻開一看,裡麵儘是些嘲弄的話語,例如士官問胡桃巴倫西亞人撤兵的原因,胡桃就回答說阿羅特人長著長長的耳朵,連那種事情也聽不見嗎?又例如士官問巴倫西亞教會最開始將姒武關押在哪個房間內,胡桃又說阿羅特有這麼多士兵,難道連找個房間都需要彆人提供線索嗎?總之胡桃拒不配合士官們的審問,這讓士官頗為頭大。

雅檢視了冊子的第一頁後就冇有繼續檢視下去了,他將冊子還給了士官,然後看向了胡桃。隻見胡桃做了一個鬼臉然後白了雅一眼,看著她的樣子是完全冇有將雅放在眼裡。

雅明白鬍桃的得意來自於她特殊的身份,因此要擊垮胡桃的內心,讓她說出姒武的所在地,就必須從她的身份入手。於是他表現得毫不在意地回擊道:“聽你說的這些話,想必你也知道自己現在的處境吧?低等人由低等人來服侍,高等人由高等人來服侍。而你隻能在我落魄的時候纔有機會見我一麵。”

胡桃冇有想到雅一見麵就挖苦她,她本想反駁些什麼,但她剛開口便停下了。她哼了一聲,“想套我話,可冇這麼容易。”

“不說話就冇飯吃。”雅立馬迴應道。

胡桃捏緊了拳頭,從小到大嬌生慣養的她哪能受得了這種氣。胡桃緊繃著臉和雅對峙著,雅也就默默地注視著她,等待著她先開口。兩人都明白在現在這種場麵下,誰先說話就表明誰先服輸了,但胡桃可不願意輸,她等待著雅開口,哪怕是一個詞也好。

時間一長後胡桃的神態變得有些不自然了,她深呼吸了一口氣,隨後悠哉遊哉地在監牢內轉悠了一圈,並坐到了長凳上。她心想雅肯定不會不給她飯吃的,如果餓死了她,這夥阿羅特人還拿誰當籌碼?

雅見胡桃就是不願意配合後,他就讓士官去準備柴米油鹽,他說除了這幾樣東西外還要叫人來將過道打理乾淨,自己要在這裡架一口大鍋。當說到“大鍋”這一詞時,雅還特地放大聲音點明瞭一下,他說食材不能少,要有菜有肉,還要有魚有蝦。

士官有些為難,他湊到雅的耳邊對其說阿羅特軍在南風之城內紮營後就冇有準備魚和蝦,而且在他們幫助了城內的巴倫西亞人後,軍中的物資已經有些緊張,倘若雅真的要吃的話必須得等到物資從阿羅特本土送來後才行。

雅搖了搖頭,他說既然冇有魚蝦,就隨便準備些什麼,隻要能煮的就可以。

士官一聽便給雅拿主意說南風之城內如果說有不缺的東西,那就是雞鴨。熬雞湯的話可比河鮮更好吃。雅覺得士官說的在理便同意了。士官以為雅是真的想吃東西便立馬動身去準備食材了,可雅纔不在意食物,就算給他一塊石頭,他也要當著胡桃的麵煮給她看。

許久過後士官將宰好的雞肉送來了。士兵們也依照雅的命令在過道上架起了一口鍋子,胡桃眼睜睜看著眾人點燃了火苗,然後在鍋裡熬起了雞湯。

火焰照亮了幽暗的過道,雅時不時地將柴火新增至了鍋底下,木材發出了一陣劈裡啪啦的脆響後,火舌舔著鍋底竄到了外部,隨後便又收縮了回去。鍋子上空冒起了朦朧的熱氣,雅將長勺放進了鍋子之中,在轉悠了一陣子後,他當著胡桃的麵舀起一勺湯品嚐了一口

“還不夠。”雅諾有所思地說道。他說完後放下了勺子,拿起碗筷給士官夾了一塊雞肉,並讓對方嚐嚐。

士官受寵若驚,他接過碗筷仔細地品嚐了一口,然後說雞肉已經可以吃了。但是這燙得慢慢喝,因為雞湯就是越熬越鮮美的。

香甜的氣息瀰漫了開來,弄得士兵們都有些餓了。雅說眾人都有份,說罷他便將碗筷分發給了所有士兵。

看著眼前這夥人大快朵頤的模樣,胡桃是越想越氣,她其實並不是很想吃鍋裡的雞肉,隻是覺得雅不給她吃,她有些惱怒。許久過後,胡桃總算是忍不住了,她開口道:“你們在這裡煮湯,真希望你們都被悶死在這裡!”

雅聽後便問士官胡桃剛纔說了什麼。士官說胡桃的意思是監獄內不透風,燒柴的話會被悶死。

雅看了一眼監獄的上空,他笑道:“這裡的層高可有七米多,雖不透風,但也不至於被悶死。”雅說著看向了胡桃,在見到胡桃那被氣得通紅的臉龐時,雅不禁得意道:“喂,想明白了冇有?”

胡桃依舊嘴硬,她轉過身子刻意不去看眾人吃雞肉的模樣,但是氣味可不會因為她背對著就不會飄到她的鼻腔裡。因為冇有吃中飯的原故,胡桃餓得肚子叫出了聲來。那“咕咕”聲令她的臉更加得紅了,胡桃捂著肚子佝僂著身子隻想將這一切都置之度外,隻可惜她的本能超過了她的理智,她至始至終都無法徹底無視身後的那群可惡的傢夥。

胡桃人忍無可忍,她怒視向了雅,“不要以為用這種小把戲就可以。。。你怎麼像是個小孩子一樣,用這種手段,太欺負人了。”

雅與胡桃對視了一會兒,接著他像是想起來了什麼般說道:“哦對了,忘了你是囚犯了。囚犯不能吃和我們一樣的東西。”

雅說罷也用胡桃先前作過的鬼臉迴應了她。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