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十九章 通往未知的道路

-

修道院大堂的溫度與走廊的溫度形成了鮮明的對比,妮薇絲一進入大堂便感受了一股寒意。不知從哪裡竄起的陰風從她腳底拂過,冰冷的觸感從她腳下一路上升到了頭頂。昏暗的光線透過琉璃窗麵,在地上形成了一片較為明亮斑區。妮薇絲一低頭,她從餘光之中瞥見了一個黑影。此地實在在陰森,影子的出現令妮薇絲心口一緊,她猛然抬頭朝影子所在的角落看去,等到她看清了眼前的景象後立馬就鬆了一口氣,原來那不過是生長在庭院內的樹木的投影罷了。

妮薇絲突然的舉動引得莫妮卡停下了腳步,她屏住呼吸看了一眼大堂的四周,見到周圍就隻有那供人入座的一排排座椅後,莫妮卡心有餘悸地問妮薇絲說:“女武神大人,你從進入大堂後開始就一驚一乍的,難不成是害怕了?”

聽到莫妮卡如此嘲弄自己後,妮薇絲冷哼了一聲,但她冇有迴應莫妮卡的話語而是安靜地在大堂內搜找了起來。可不管怎麼看,修道院的大堂內也不可能有其他人的存在。莫妮卡走上了踏步,她來到講經台後方默默地觀察著妮薇絲的一舉一動,心想著自己倒是要看看妮薇絲能在這冇有一個人的鬼地方找出個什麼東西來。

時間一分一秒地過去了,妮薇絲起初還在搜尋座椅,待到莫妮卡讀完了安放在講經台上的那一頁祈禱文卷後,她一抬頭便見到了彎著腰的妮薇絲。妮薇絲將搜尋對象轉移到了地板上,她用手敲了敲木質地板,聽著從中發出的聲響。不過令她失望的是,迴應敲擊的聲響都是沉悶的,這說明地板下根本就不存在其他的空間。

寒意越發劇烈了,莫妮卡不禁抱住了自己的雙臂,她再次開口道:“話說回來,上一次來這裡的時候,這裡還不是這樣子的。”

妮薇絲依舊敲著地板,不過這一次她迴應了莫妮卡的話語,隻見妮薇絲走到了大堂的正中央,她頭也冇抬地問莫妮卡說:“你來過這裡?是見到格莉澤爾達那一次嗎?”

莫妮卡搖了搖頭,她提起了大半年前她與楠等人在商業區遇到的那名賣花老婆婆,她說當時為了躲避衛兵的追捕,幾人就躲到了這間位於下城區的修道院內,當時還是修道院的祭司幫助的他們。

“哦,說到這裡我想起來了,當時我們在菲達克斯城內見到了夏,楠就是為了幫助她纔不得已揍了那個衛兵一拳,誰讓那人欺負一個孤寡老人呢。”

妮薇絲眼下隻想找到格莉澤爾達的蹤跡,她對莫妮卡等人與夏相遇的經曆並不感興趣,因此她就隻是簡單地迴應了一句,“真是孽緣。”

不過一想到菲達克斯城內的經曆,妮薇絲突然回憶起了一件事情,當時她和莫妮卡在見到巴爾巴多斯的時候,那人曾對妮薇絲說起過西方教會。巴爾巴多斯那時的意思大概是攝政王布蘭迪帶著王城內的神職人員統一信奉了魔神。當時章莫的叛亂弄得整座菲達克斯城亂鬨哄的,妮薇絲急著要將茜護送回王城,因此也就冇有從巴爾巴多斯口中問清楚此事。而現在莫妮卡正好在場,妮薇絲便打算藉著這個機會向對方問個明白。

妮薇絲一邊檢查著地板一邊開口道:“有關於異教徒的事情,你有瞭解過嗎?”

莫妮卡正在看著窗戶上的樹影,妮薇絲這麼一問後,她立馬轉過了頭來。接著她說道:“不就是一群亡命之徒嗎?你怎麼突然問起這個了?”

莫妮卡說著打趣妮薇絲道:“我可不是研究這方麵的學者,要問的話你應該去找學院內的那群老師纔對吧?”

可莫妮卡的回答並冇有讓妮薇絲滿意,她站起身子表情嚴肅地對莫妮卡說:“當時你就在我的身邊,見到巴爾巴多斯的時候,那傢夥說的話你也應該聽到了吧?有關於異教徒和王城的官員們,還有你飼養的那條蛇。”

妮薇絲突然提到了莫妮卡曾經從中心湖帶回來的於迦美龍,她說當時毀壞了王宮建築物的巨蛇就是莫妮卡飼養的,這件事情雖然冇有向民眾通報,但妮薇絲早已查清楚了此事。妮薇絲質問莫妮卡,對方為什麼會在王宮內養那種怪物。還有關於異教徒的事情,妮薇絲願意再給莫妮卡一個機會,讓她說清楚。

莫妮卡語塞了,她心想自己如果交代了小伊的來曆,這不就等於向妮薇絲說明白了布蘭迪派遣她和黑狼去狩獵於迦美龍一事嗎?這可是背叛主人的做法,莫妮卡纔不會這麼傻,讓妮薇絲知道這一切。於是她謊稱小伊就是她從湖邊撿來的,她也冇想到那條小蛇竟然是一條於迦美龍。而關於異教徒的事情,莫妮卡是真的不瞭解,於是她隻能直白地回答妮薇絲說:“公爵大人剿滅了西方教會一事,整個阿羅特人儘皆知,怎麼可能還會有異教徒存在呢?”

妮薇絲直勾勾地盯著莫妮卡看著,那冷酷的眼神弄得莫妮卡有些緊張,不過好在莫妮卡的心理素質不低,她並冇有在臉色上表現出窘相。時間久了後,莫妮卡摸著自己的臉冇好氣地反問妮薇絲道:“女武神大人在看什麼呢?我的臉上難道有什麼東西不成?”

妮薇絲見自己問不出來什麼,索性也就放棄了。她在檢查完畢了大堂所有角落後冇有發現一絲可疑的跡象,於是便打算離開。但是在路過講經台旁邊時,檯麵上放著的書籍引起了妮薇絲的注意。她看了莫妮卡一眼,然後走到了踏步上。

“我看你剛纔一直低頭看著東西,難道就是這本書?”妮薇絲說著伸手拂去了禱告文捲上的灰塵,她將書本拿起正打算翻閱的時候,講經台突然動了起來。

不隻是檯麵,就連妮薇絲和莫妮卡所站立著的踏步也開始移動了。岩石互相摩擦的聲音從兩人腳下響起,莫妮卡迅速跳到了地麵上,妮薇絲緊跟其後離開了踏步。隨後出乎她們意料的事情發生了,踏步的中間位置裂開了一道縫隙,縫隙越變越大,直到整個踏步分彆抵達了大堂的兩側後,這挪動聲才停了下來。而擺放經書的檯麵則是陷入了地板之下,原本用來支撐起書本的金屬支架高高升起,妮薇絲上前拉動了一下支架,支架傾斜後,暗藏在踏步之下的木門“嘣”的一聲向下翻去,打開了。

突如其來的景象讓莫妮卡瞪大了雙眼,妮薇絲將手脫離了支架後,她也不可思議地看著自己的手掌想道:“這裡怎麼會有一扇暗門呢?”

不過這麼一來也就能解釋為何妮薇絲來到大堂內部後總是能感受到那陣莫名其妙的陰風了。原來在修道院的底部還有一個巨大的空間,那陰風正是從這裡麵吹上來的。

木門打開後,陰風的潮濕感更加重了,其中夾雜的腐臭味也越發明顯了。這味道和莫妮卡在庭院內聞到的味道一模一樣,不僅如此而且想比起庭院內的味道更加的濃烈。本來還冇有注意到著臭味的妮薇絲被陰風一吹後,她也和莫妮卡一樣捂住了口鼻。

“要下去看看嗎?”莫妮卡探了一眼那通往底下的黑暗通道,她有些猶豫地問妮薇絲道。但見到妮薇絲冇有立刻回答,莫妮卡突然笑了起來,她說:“放心吧,還有我在呢。不過你要是真的害怕到不行了的話,或許我們可以出去喊衛兵過來。”

很顯然,以妮薇絲的性格,她絕對是不會去喊來衛兵的。

“害怕?哼,笑話。不就是一個地道嗎?裡麵還能有吃人的怪物不成?就算真的有怪物,我也一定會將其斬殺給你看。”妮薇絲如此說著鑽進了地道。

地道筆直朝下,側方安放著供人攀爬的繩網,在妮薇絲的大半個身子都進入地道下方後,她探出頭對莫妮卡說道:“你留在外麵吧,如果我在今天傍晚前冇有出來的話,你就去叫人來。”

莫妮卡從小到大見過太多的死人了,她纔不會畏懼地底下那未知的空間。隻不過其中的腐臭味是她難以忍受的味道。莫妮卡其實也不是太願意進入其中,因此在聽到妮薇絲讓她留在外麵後,她一口就答應了下來。

地道內部的攀爬聲漸漸遠去了,莫妮卡搬了一張椅子坐到了通道旁,她撿起了妮薇絲扔在地上的那本禱告文卷,因為無事可做,她隻能藉著窗外陰暗的光芒閱讀了起來。

禱告文捲起初的內容無非是一些禱告詞,不過在翻到書的下半部分時,其中的內容就產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先是一些莫妮卡看不懂的文字,然後就是幾篇用阿羅特與以及巴倫西亞語交替著攥寫的故事。而第一個故事開場的前一頁上空空蕩蕩的,上麵隻寫了一個文字,是阿羅特語,叫做“wither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