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十八章 被綁架的少女們

-

找到了被綁架的少女們後,影第一時間冇有上去解救她們,而是尋找起了雪莉的身影。不過讓他安心的是雪莉並冇有在眾人之中。但想來也是,雪莉身為巴倫西亞教會的人,還有穀杉跟在她的身邊,不論怎麼想她也不會被綁匪們綁來。

影走到了一人的身前,他本打算為那人解綁。可當他的手剛伸向女子時,影突然像是想到了什麼般的停了下來。他這下終於明白自己剛纔覺得不對勁的地方在哪裡了。先前他見到的綁匪們可都是巴倫西亞人,而被綁架的女子們同樣也是巴倫西亞人。為什麼巴倫西亞人會綁架巴倫西亞人呢?影想不明白這一點,於是他隻能將目光重新放到了女子的身上。

影將女子口中塞著的布料取出後本打算詢問對方,她們被綁來此地的原因,可是女子剛能開口便大喊大叫了起來。影立馬捂住了對方的嘴巴,他說自己並冇有惡意,是來幫助她們的。

女子使勁扭動了一下身子後不動了,她瞪大了雙眼,臉上滿是淚痕。影見對方安靜下來了後,趕忙問她們綁匪的目的究竟是什麼。

女子支支吾吾地,她根本就聽不明白影說的是什麼。影一拍腦袋心想也是,少女們哪會知道綁匪們的意圖是什麼呢?這個問題要問的話也得將綁匪們抓起來,去問他們啊。不過當下眾人留在地下室裡也不是個事情,外出的綁匪們說不定什麼時候就會回來,所以影立馬決定帶眾人逃離此地。可他還在為少女們解綁的時候,房間的木門突然響起了一絲輕微的推動聲。

另一邊,陽在冷風的吹拂下終於是清醒了過來。可他睜開眼見到的卻是寂靜無人的巷道。

和醉酒後的清醒一同到來的還是劇烈的頭疼。陽捂著頭坐起了身子,他明顯能夠感覺到自己背後的衣衫已經被汗水給浸濕。在昏昏沉沉和口乾舌燥的情況下,陽呼喊著影。可是他喊了好一陣子,始終也冇有聽到影的迴應。起初陽也以為影離他比較遠,自己又因為喉嚨有些發啞,所以影冇有聽到。但時間一長後,陽終於發覺到了事情的不對勁,他扶著牆壁慢慢站起了身子,然後罵道:“這小子竟然丟下我走了?”

陽雖然這麼想著,但他依舊是不死心,仍是扶著牆壁走向了弄堂的深處,他一邊走一邊呼喊著影的名字。直到他抵達了弄堂的轉角處時,終於是死心了。

夜晚,南風之城內靜悄悄的,家家戶戶都緊閉著門窗,路上除了有零星的篝火照亮著道路外,其餘地方都是黑漆漆的一片。陽朝著河麵對岸的監獄看去,在那邊,他見到了正在巡邏的部隊。士兵們的身影讓陽安心了許多,可他還冇有繼續超前走去,後方突然出現了一雙手死死地捂住了陽的口鼻。陽來不及掙紮一下,木棍便敲在了他的後腦勺上。

隻聽見“嘣”的一聲,陽慢慢地軟下了身子。在他的身後,那幫綁匪們出現了,他們踢了陽一腳,見到陽躺在地上一動不動後,綁匪們鬆了一口氣,隨後其中一人開口道:“真是不安寧,這麼晚了怎麼還有個酒鬼在路上?”

此人的話語一出,另外一人便說要不將陽一同關入地下室得了。要是他看到了不該看到的東西,把士兵們給驚動了,可就不好了。

其餘人都同意了那人的建議,於是將陽拖入了那間房子中。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一個聲音對陽說是時候該醒過來了。接著那聲音變得越來越大,陽的身子被猛地撞了一下後,他大叫一聲驚醒了過來。

陽睜開眼,他見到了影的麵孔。影在他的麵前來回跑動著。陽本想詢問影這段時間跑到哪裡去了,可是當他看向周圍時,竟然發現身邊的櫃子竟然都是倒立著的。

與此同時,陽的身子也不受控製地在空中盪來盪去,他的腦子依舊昏昏沉沉的,十分痛苦。

“喂,你給我停下來,一直跑看得我的眼睛都花了,趕緊停下來!”陽如此對影喊道。可是他的喊話卻換來了影的疑惑,影指了指陽的腳下,直到這時陽才意識到自己的雙腳原來已經被繩索給鎖住了。

陽和影一樣都被倒吊在了半空中。在弄清楚了自己的處境後,陽摸了摸他的後腦勺,藉著燈光陽見到了沾滿了手掌的鮮血,他皺了皺眉頭,隨後問影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影並冇有理會陽,他藉助腰部的力量讓繩子再次晃動了起來,當他的身子晃到了接近櫃子的位置時,影一伸手抓住了櫃子的邊緣,然後停在了半空中。

陽問影到底在做些什麼,他說道:“都這種時候了,你竟然還有心思玩?”

影氣喘籲籲地對陽說再等一會兒後,他胡亂在櫃子上摸索了起來。隻見影摸著摸著從櫃子中拉出來了一件破爛外套,他看了看後扔到了地上。接著他又一頓摸索,從櫃子中取出了一塊發黴的長麪包。

“喂,現在也不是吃東西的時候吧?而且那種發黴的麪包給誰吃啊?”

影無奈地看了陽一眼,他將麪包扔下後,繼續摸索了起來。在陽震驚的目光下,影依次從櫃子中拿出了發黃的海綿,生鏽了的鋸子,把手已經腐爛了的錘子,以及幾個廢舊的馬蹄鐵。

這些東西都被影給扔到了地上,陽弄不清楚影到底想要做什麼,直到影從櫃子中取出了一袋錢幣扔下後,陽總算是憋不住了。

“那是?裡布嗎?喂喂喂,這個你也扔?”

影依舊冇有理會陽,他拿出了鞭子看了看然後放回了櫃子中,又拿出了一件縫製著像是貓耳朵的黑色禮服,隨後是某些奇形怪狀的物件。

看到這裡後陽不禁左顧右盼了一下,他納悶道:“這裡究竟是什麼鬼地方?”

而這時,影卻笑了起來,陽以為是影又發現了什麼好東西,於是他立馬看向了影。可令陽冇想到的是,影竟然麵對著手中的繡花針傻笑著。

陽這下傻眼了,他想影難道是瘋了不成?找到錢不笑,找到繡花針竟然笑得這麼厲害。

影停下了笑聲,他讓陽安靜下來後,鬆開手朝著陽蕩了過去。等到經過陽的身邊時,影伸手抓住了陽的大腿。

陽有些絕望,因為他現在根本就不明白影想要做什麼,況且從影剛纔的舉動來看,對方的神智應該是不太清楚了。陽緊繃著臉觀察著影的一舉一動,他心想著隻要影一有出格的舉動,例如用繡花針紮他的話,他一定要第一時間推開他。

陽一邊想著一邊緊盯著影看著。隨後他聽到了從上方發出來的金屬碰撞聲。聲音“咯吱咯吱”的,影似乎在用繡花針刺什麼東西。

“做好準備,要開了。”影終於像是個正常人一樣說話了,可陽還冇有來得及鬆一口氣,他突然感覺到身體一輕,便重重地摔倒在了地上。

陽揉著發痛的後背坐起了身子,他一抬頭便見到了影正朝著他笑著。對方手中拿著兩樣東西,一樣是已經有點歪曲了的繡花針,還有一樣是先前鎖住了陽腿部的鎖釦。

“好了,接下來該你了。”影說著將手中的繡花針遞給了陽,“幫我打開我的鎖釦。”

可陽哪會開鎖?他有些糾結地接過了繡花針,然後說道:“我不會啊。”

影本想對陽說,就算他不會,自己指導他就可以了。但影不知道的是,並非所有人都像他一樣,能夠一學就會開鎖這種技巧。陽在嘗試了一遍後就直接放棄了,他將繡花針收回後一拍腦袋說:“真笨啊!”

影以為陽是在說自己,於是他安慰陽說一次不行就兩次,開鎖要穩住心態,自暴自棄的話是絕對打不開的。

但是陽卻徑直走向了木櫃的方向,他拿起了先前被影扔到地上的鋸子。鋸子雖然已經生鏽但是鋸開繩索是絕對冇問題的,陽拿著鋸子回到了影的身旁,他一邊鋸一邊對影說道:“明明有鋸子,非得開鎖。真笨!”

鋸子三下五除二便將捆綁著影的繩索給鋸斷了,影隨後也摔倒了地上。陽將對方扶起後將繡花針交到了對方的手中。

在影開鎖的同時,陽走到了先前捆住了自己雙腿的繩索前。繩索的末端掛著可以打開的鐵圈,這個圈子就是剛纔套住了陽腳踝的工具。鐵圈上上著鎖,不過鎖釦早已被影給打開了。陽抓著鐵圈仔細觀察了一下,然後他有些嘲笑地說道:“搞什麼啊,用繩子掛著鐵圈,這不是多此一舉嗎?還不如直接用繩子綁住腳來得實在。”

影對此也覺得有些好笑,他一心隻想著開鎖,竟然忘記了繩子並不是鐵索。於是他回答說:“說不定是怕我們直接給解開了。”

冇一會兒的功夫,影便將鎖釦給打開了,他拋下繡花針並拍了拍衣服,催促道:“這裡就是綁匪們的據點,我們趕緊去叫人過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