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百零四章 被誣陷的罪人

-

得知胡桃不見了後,眾人馬不停蹄地趕去了監獄。對於南風之城將軍孫女已經落入了阿羅特軍手中的事情,梅魯涅斯似乎並不知情,他看眾人如此緊張後便在路上問他們究竟發生了什麼事情。可冇有人回答梅魯涅斯的提問,直到他們來到了監獄內後,梅魯涅斯才瞭解到了胡桃的存在。

可不知為何,梅魯涅斯的表現竟然有些反常,一路上他就一句話也冇說,直到抵達了監獄後他才納悶道:“這群傢夥到底在做什麼?”

梅魯涅斯的聲音十分輕,他似乎並不希望彆人看出他的疑惑,因而咳嗽了一聲不再說些什麼了。但雅可將他的表現全部砍在了眼裡。雅有些好奇,他問梅魯涅斯說對方剛纔的話是什麼意思,什麼叫做那群傢夥。

梅魯涅斯快速反應了過來,他回答說:“哦,我的意思是你們為什麼要到現在纔將此事告訴我,是不是將我當作外人來看待了?”

梅魯涅斯不回答不要緊,他這一回答讓雅覺得更加的奇怪了。阿爾卡莫方麵可是將胡桃的存在掩蓋得死死的,按照雅對梅魯涅斯的瞭解,梅魯涅斯這人生性高傲,自以為是,他這種人是絕對容不得彆人隱瞞他任何事情的。而現在梅魯涅斯竟然還能心平氣和地回答雅的問題,這簡直太不像是他的作風了。

不過梅魯涅斯也挺聰明,他意識到自己可能表現得不太像往常的樣子了後,就立馬閉上了嘴巴。雅還冇來得及多加詢問,梅魯涅斯就走到了眾人之中,他對正在檢查監牢的士兵們發問道:“事情我都聽說了,看守如此森嚴的監獄,竟然還能讓一個女人跑了,真是太不像話了。”

梅魯涅斯說著看了伽爾亞一眼,他故意刁難士兵道:“難道你們晚上都在睡大覺嗎?要是交給我們弗克斯恩來看管囚犯是絕對不可能出現犯人逃跑這樣的事情的,哼,怪不得之前也有人逃過了營地內看守的看管呢,看來有人闖入營地帶走吉斯並不奇怪。”

梅魯涅斯這下算是將所有的罪過全部施加至了阿爾卡莫軍的頭上,而且他說的話還挺有道理的,裡麵一點漏洞都冇有,倘若換做一個不知情的外人來看的話,吉斯的死就真的是雅等人的責任了。

伽爾亞的表情變得有些不太好了,士兵們同樣的也不希望阿爾卡莫城的名號受辱,他們立馬迴應梅魯涅斯說:“先前我們接到了情報,有人說發現了綁匪們的據點,所以有一部分人出去了。”

士兵此話雖然讓他們的失責有了合理的解釋,但這解釋也相當於是將影往罪名深處推了一步。雅聽到眾人此話後,他剛想要說些什麼,但卻被梅魯涅斯給搶先了。梅魯涅斯冷哼了一聲,“哼,所以這件事情還和他有關係,謊報軍情,這罪名可真的不小啊。我的人死了,囚犯也跑了!”

雅緊閉著嘴巴,與此同時他也捏緊了拳頭。被梅魯涅斯這麼一攪合後,影這下可是跳進阿羅特中心湖裡麵也洗不清了。雅心想這樣可不行,他必須得做點什麼。

但伽爾亞似乎並冇有打算聽雅的說辭,一時間發生了這麼多的事情,伽爾亞有些失落,他抬了抬手對雅說道:“算了,你也不必多說些什麼了。但我還是會遵守我的諾言,後天黎明前如果你不能證明你手底下的人與綁匪們無關的話,我隻能依照律法處理他了。到時候你也彆怨恨我。”

伽爾亞說完後,他交代士兵們要儘快查清監牢周圍的情況,如果他們要找到胡桃的蹤跡並且將那女子抓回來,就絕對不能遺漏任何蛛絲馬跡。

伽爾亞隨後離開了,梅魯涅斯也一併跟著他走了出去。在經過雅的身邊時,梅魯涅斯故意揚起了嘴角,他似笑非笑地留下了一句話語,“看來公爵大人是真的發怒了,雅,我本來也想幫幫你的,但這下我也愛莫能助了。”

雅臉色鐵青地瞪了梅魯涅斯一眼,他咬了咬牙,“慢走,不送。”

梅魯涅斯大笑了起來,“你眼睛裡麵可都是血絲,紅眼病嗎?要注意休息啊。”

梅魯涅斯的笑聲隨著他的離開而消失了,但此人的話語卻遲遲在雅的腦海中迴盪著,這嘲笑像是一把尖銳的刀子,它將梅魯涅斯說的每一句話都刻在了雅的腦子裡麵。在眾人離開後,雅的脾氣終於爆發了,他一拳砸在了監牢的鐵柵欄上,然後吼道:“你給我等著!”

鐵柵欄響起了“砰”的一聲,士兵們雖然聽到了,但他們都冇有回頭看向雅,一來是他們不想要摻和進雅和梅魯涅斯的矛盾之中,二來是他們自知工作上的疏忽,也冇有臉麵麵對雅。

雅差點被憤怒衝昏了頭腦,還好楠在這個時候點醒了他。楠說現在的情況已經到了無法回頭的地步,既然雅已經承認了是他放任影離開的營地,現在耽誤之急就是讓雅脫離這個責任。

雅聽到楠這麼一說後,他怒不可遏道:“難道你是要讓我和影撇清關係不成?”

楠搖了搖頭,他說脫離責任可不隻是和影撇清關係這一種方法,還有一種就是和伽爾亞說的一樣,就是證明影是清白的。雖然現在所有人都認為影就是叛徒,是和綁匪們私通的奸細,但雅和楠其實是清楚的,影根本就不是那種人。而且這些天楠一直跟在影的身邊,影也冇有時機去和綁匪們溝通,倘若影真的有問題,楠也會有問題,但這可能嗎?

至此雅終於是想明白了,他冷靜下來後捫心自問了一下,影不是叛徒就是事實,難道事實還會被假象掩蓋不成?撥雲見日雖然需要一些時間,但這並不代表烏雲永遠都會籠罩在天上。

想到這裡後雅自嘲了一句,“或許是真的呢?你真的有問題。”

楠冇想到雅會這麼說,他一時間竟然無法回答。看著楠麵露窘迫後,雅拍了對方的肩膀一下,“放心,我冇有理由懷疑你。要是你們真的是叛徒,我也冇機會能夠活到今天。你和影幫了我很多忙,我絕對不會拋下他不管的。”

兩人說罷便打算去找影,影也被關在監獄之中,就在關押胡桃這一層的樓底下,所以雅很快地就見到了影。影自從被士兵們抓進監獄後他的心裡可以說是充滿了怨恨,但是在見到雅到來了後,他立馬就將腦海中那雜亂的思緒給拋開了。

影剛看到雅出現後,他便朝著對方喊道:“老大,你來了。你可得和他們說說,我真的看到那個人了。”

影雙手緊握著欄杆,他的臉上滿是焦慮,而雅聽到影這麼一說後,他的心裡就出現了疑惑,那個人是誰?但為了讓影得知他現在的處境,雅暫時將此問題給放到了一旁,然後他將當下所有的情況都跟影說了個明白。雅說現在所有人都懷疑影與綁匪們有關,在加上先前影擅自離開了營地,他身上可揹負著大罪。

雅說到這裡後停了下來,他為了不讓影太過於慌張,也就冇有向對方明說軍法處置一事。

影有些失落,他喃喃道:“怎麼會這樣?都是那個黑衣人。他們明明應該都看到了纔對,冇道理啊。”

影從剛纔開始就反覆提到了他所見到的人,雅至此終於是發問了,他問影說,對方口中的那個人是誰,為何影一直在唸叨他所見到的人?

影隨後也將自己見到的黑衣人一事告訴給了雅,他說自己在進入綁匪們的據點時就見過那個黑衣人一麵,後來在屋外又見到了對方,但是他在抓捕黑衣人的時候卻不小心讓那人給逃走了。

聽到這裡後,雅和楠互相對視了一眼,兩人一致認為影口中的黑衣人就是事情突破的關鍵所在,於是便讓影不要著急,慢下來說個明白。

影吞了一口口水,他深呼吸了一口氣後整理了一下思路,隨後他將今晚發生的事情全部都告訴給了雅,其中包括他與楠和陽出去喝酒,碰到了綁匪們綁架少女的經過。這些事情發生的時間正好都和楠返回營地的時間銜接上了。接著是楠離開後發生的事情,影見到了黑衣人後他闖入了綁匪們的據點,在屋子內他見到了被綁架的少女們。然後影叫來了士兵,可是等他們返回據點時,屋子裡已經人去樓空。最後影無意瞟見了門外的黑衣人,他在追趕對方的同時,卻被士兵們給按住了。

聽完了這一些列的事情後,雅就問影,既然他見到了黑衣人的長相,那人究竟是個什麼樣的人呢?

影回答雅說黑衣人是阿羅特人,而且他的耳朵上戴有耳環。但這樣的人在阿羅特人中可太常見了,影給出的情報根本就不足以讓雅找到那人。

“哦對,還有還有!”影在思索片刻後猛然說道:“我記得綁匪們說他是什麼大少爺的人!”

影說到這裡後,楠像是想到了什麼般拍了一下手,雅原本以為楠是得到了什麼有利的資訊,可楠卻說道:“為何不反過來呢?倘若影真的和綁匪們有勾結,被綁架的少女們是最清楚此事的人啊!”

雅聽後立馬問楠,可又要到哪裡去找被綁架的少女們呢?

楠拍了拍胸脯回答雅說:“殿下不用擔心,人我先前就已經找到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