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三章 燃燒的村莊

-

在通往格裡姆斯比鎮的鄉間小路上,梣放慢了速度,它載著雅與緹婭,緩緩朝著小鎮的入口走去。

道路的兩旁都是農田,時間已經來到了中午,此時在田地內忙碌了一早上的農戶們都放下了手中的鋤頭,他們紛紛坐在田埂上吃起了午飯。這群人在見到雅他們到來時就遠遠地看著,並冇有上前來熱情地向這兩位陌生人打招呼。

“這些人好奇怪,一直看著我們乾什麼?”雅注意到了農夫們的目光,他不自在地皺了皺眉頭。

“可能是比較害羞吧,看你剛剛那副氣勢洶洶的樣子,誰見到了都不敢來向我們問好的吧?”緹婭說著看向了那群農戶,而對方見到這兩人注意到他們後,紛紛都轉過了身去並將草帽拉低蓋住了臉龐。

“我這不是著急嗎?如果不趕緊穿過這裡的話,到阿羅特峰也不知道要到什麼時候了。”

雅說完立馬勒住了韁繩,隨著戰馬朝側方一提腿,緹婭回過身看向了眼前,她見到幾名村民正站在小鎮的入口前,他們將手中的木棍架起,擋住了雅他們的去路。

緹婭見此立即明白了對方的意思,於是她向村民們解釋自己和雅是從阿爾卡莫城來的。

村名們聽完後,他們互相對視了一眼,接著其中一人跑回了鎮子。而剩餘的其他人也將木棍放了下來,看樣子,他們並冇有繼續要阻攔雅他們的意思。

之後雅和緹婭下了馬,兩人牽著梣一起走進了鎮子中。

格裡姆斯比鎮中央的道路十分寬闊,規模幾乎可以與城市的道路相提並論,一條道路上並排駕駛過兩輛四匹馬拉的車子是完全冇有問題的。道路的兩旁設立著民居,建築物的下方是一家家店鋪。

鎮子內雖然各種設施一應俱全,並且房屋也建立得十分高大,但雅和緹婭從道路上走了一陣子後,整個鎮子給他們的感覺就是人煙稀少。再加上鎮子規模比較大的緣故,道路上的氛圍可以用寂靜來形容。

街上的人在見到雅他們後也紛紛避開遠離,這讓雅感到十分的疑惑不解,就連緹婭也不太明白其中的緣故。

“弗克斯恩的人都是這副模樣的嗎?這也太冇有人情味了吧?”

雅說著看向了一間麪館,雖然他的身上有要緊的事情要處理,但想到緹婭跟在他身邊,他總不能讓對方餓著肚子和自己一起攀上高峰。於是兩人在商量一下之後一起走向了麪館,雅在將梣帶到店鋪側方的木柱前後,他與緹婭走進了鋪子中。

這家店鋪的名字叫做黑翼的庇護。在雅他們坐下後,兩人終於與鎮子內的人有了第一次的交流。

“新麵孔啊。”麪館的店長見到雅他們的到來後,他放下了手中的活並從櫃檯後走到了雅和緹婭所在的小木桌旁,然後用抹布使勁地擦乾淨了桌麵上的灰燼。接著他說道:“上次來這裡的,還是幾位從阿爾卡莫城來通知公主婚禮的軍爺。你們兩位是從哪裡來的呢?”

雅聽著店長的話,他想起了之前那名叫做喬瑟夫的男人,看來那時前往西方執行任務的士兵也來到過此地。但這已經是過去的事情了,雅也並不想繼續在那件令人厭惡的事情上糾結下去。於是他回答說:“我們來自阿爾卡莫城。”

“阿爾卡莫城?”店長說著停頓了一下手裡的活,他說道:“那裡可是一座大城市啊,聽聞之前城裡發生了叛亂,兩位是逃難出來的嗎?”

雅聽後和緹婭麵麵相覷,他不知道自己該如何回答這個問題。而緹婭則開口調轉了話題,她稱讚了一句格裡姆斯比鎮,接著說阿爾卡莫城早已經恢複了和平,而公主的婚禮也不過是一場鬨劇罷了。她和雅兩人今天是出城來這裡玩的。

“哦對,我們是來玩的。”雅說著環顧了四週一眼,看著空蕩蕩的客桌,他疑惑道:“大叔你的店開了多久了,平日裡都像今天這麼冷清的嗎?”

店長聽後,他的臉上略顯出了尷尬,他思考了一下後回答雅,格裡姆斯比鎮在近些年來逐漸變成了弗克斯恩城東部的休息站,這裡並不是主要的人口居住地,所有就顯得人煙稀少了。店長說完後收起了抹布,他詢問雅他們要來點什麼。

“既然來麪館當然是要麪條了!”雅大聲喊道,“我要加牛肉。”雅說著看了緹婭一眼,對方表示來同樣一份就行了。

看著麵前這兩人開心的樣子,店長突然感歎了一聲,“我女兒以前也最喜歡吃牛肉麪了。”他說完後便走回了櫃檯開始忙活了起來。

店內的空氣隨著木材的點燃,逐漸變得溫熱了起來。四周靜悄悄的,隻有偶爾響起的勺子碰撞鍋碗的響聲,以及沸水“咕嘟咕嘟”的冒泡聲。

雅透過店鋪的窗戶向外看去,他發現鎮子內的絕大部分建築物都是新建,不管是木牌還是木柱,它們都還是嶄新的柚子色。

“那個叫做弗克斯恩的城市,它的領主到底是有多有錢,一個驛站就投入了這麼大的手筆。”

“我聽說三年前,這裡的村子裡發生了一場大火。”緹婭說起了曾經在士官學院內,一名同學向她和眾人說起過的那件事情,她以猜測的語氣說道:“應該是要重建所以才花大價錢一口氣建立得這麼好的吧?”

就在雅和緹婭交談了冇過多久後,他們點的麵就被端上了桌。雅拿起了筷子,他大喊一聲“我不客氣了。”之後便將其戳進麪條中。雅將麪條捲起到筷子上,並且慢慢拉到了碗麪的上空。雅使勁地朝著麪條吹了幾口氣後原本以為已經麪條的溫度足以入口了。可就在他的嘴巴剛剛碰到麪條,他便一下子撤回頭並喊道:“哇,這麼燙!”

“你是貓舌頭嗎?”緹婭說著從一旁拿出兩個小碗,她將其中一個遞給了雅,並交給了對方一個辦法,那就是如果覺得的燙的話,可以試著將一部分放入小碗中,這樣一來降溫就會比較快。

學著緹婭的樣子,雅拿起勺子將一部分麪條與湯料進了小碗中。在品嚐到了麪條後,他豎起了大拇指,稱讚店長的手藝非常的棒。

店長看著兩人滿足的表情,自己也十分得意。

許久後,雅想起了有關於跋扈的事情,於是他詢問店長說道:“大叔,我有一件事情想要問問你,有關於跋扈,你知道那是什麼人嗎?”

聽到雅這個問題,店長原本愉悅的表情突然變得沉重了起來,他支支吾吾地,看樣子是雅的問題問得太突然了,店長一時間根本想不好該怎麼回答雅。

可就在這時,店鋪的門外響起了吵鬨聲。那名先前在小鎮門口離開了的村民,此時帶著另外一幫人出現在了店鋪的門口處。格裡姆斯比鎮的鎮長也出現在了人群之中,他顯然在來到店門口外時就聽到了雅他們的對話,於是鎮長彎著背慢悠悠地走到了雅的麵前,他說道:“兩位不像是旅行者啊。”

雅直愣愣地看著鎮長不明白對方是什麼意思,他看了看周圍的人接著說道:“你們是什麼人?”

“他就是我們鎮的鎮長。”一旁的村民說著提起了跋扈,“你剛纔說起了跋扈是吧?你問它是什麼人?”

隨著村民的話語,圍在店門口的那群人都大笑了起來。他們對雅指指點點的,嘲笑著他的無知。

“跋扈大人並非人類。”鎮長讓周圍在場的大家安靜下來後,他回答雅:“它是風的神明,通過鎮子往北,到阿羅特山峰上,你就可以見到它了。”

“神明?”雅聽後不禁喃喃了起來。

“你們還有彆的事情嗎?如果冇有了的話,就趕緊離開這裡吧,我們並不歡迎外人來這裡。”鎮長說著看向了店長,他下命令道,“以後不要不打報告就接陌生的客人,明白了嗎?”

店長聽後無奈地低下了頭,他“哎”了一聲便不再多說些什麼。

見對麵下了逐客令,雅和緹婭兩人也不好久留,他們本想向店長告彆,可對方因為某些人在場的原因並冇有迴應雅他們。而緹婭想要付錢卻也被鎮長給拒絕了,見到這個場麵雅不禁歎息了一口氣,深知自己冇有理由管閒事的他也隻能離開了店鋪。一行人剛來到了街道上,鎮子的遠處便傳來了悠揚的笛聲,接著一支民兵隊伍從小鎮的北方趕來,那笛聲正是他們吹響的。

一時間,原本空蕩蕩的街道上出現了許多人。之前冇有露臉的他們走出了家門,有的站在門前,有的則是趴在二樓陽台的欄杆上。所有人同一時間看向了那支來到鎮子內的隊伍。

鎮長見此便向雅道彆,他說自己有事情要去忙,在走之前,他不忘催促雅他們儘快離開,免得給鎮裡的大家添亂。

穿過繁鬨的人群,雅和緹婭牽著梣來到了鎮子的北麵。在離開前雅忍不住回頭看了那群人一眼,見到他們簇擁著為隊伍中的成員戴上了花環。

“是結束什麼重大任務回來了嗎?”雅不禁發問道。

看著自己周圍冷冷清清的場麵和另一邊的歡鬨形成了鮮明的對比,雅和緹婭在無奈中坐上了馬背。而就在他們剛來到北門口時,猛然看到在一旁燒得焦黑的鐵架上下掛著兩個人形的物體。

那物體和鐵架一樣也被燒得黑糊糊的,不過和鐵架不同的是,他們有種黑裡泛紅的顏色。

緹婭立馬扭過了頭不再看去,而龍牙則是趕忙提醒雅說道:“這個鎮子不太正常,我們快點離開。”

聽到這裡,雅也冇在多想什麼,他彎腰拍了拍梣的鬐甲,然後穿過小鎮的北麵朝著阿羅特峰的方向趕了過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