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百二十三章 他與她的軌跡

-

不知不覺地,時間已經來到了傍晚。依照伽爾亞的指示,雅如約來到了集合地點。不過在見到伽爾亞時,雅發覺對方的臉色有些不太好。雅本以為伽爾亞是在為今晚與丹寧會麵的事情而擔憂,不過他仔細一想後認為這並不符合伽爾亞的性格,於是他便問伽爾亞究竟因為何事而麵露難色。

伽爾亞回答雅說羅斯麗爾出事了,從阿爾卡莫城發來的信件剛纔才送到了伽爾亞的手中,其中說明瞭羅斯麗爾出事的原因。雅聽後連忙追問伽爾亞,羅斯麗爾究竟發生了什麼事情。

眼下阿羅特軍正忙著處理接見丹寧一事,可遠在阿爾卡莫城的羅斯麗爾卻發生了動亂,這一些列的事情交織在一起後,伽爾亞顯得十分頭疼。他在沉默過後回答了雅的問題,至此雅才得知了羅斯麗爾被土匪們劫掠了的訊息。

“利昂在信件裡說明羅斯麗爾的現狀,村子幾乎被焚燬了。這些該死的暴徒,難道就不能讓我清淨一下嗎?”伽爾亞憤憤地說道。

雅從伽爾亞的口中聽出了對方的意思,伽爾亞之所以憤怒並不是因為羅斯麗爾被焚燬,隻不過暴徒們恰巧選擇了在這個節骨眼上犯案,伽爾亞是因為那些人影響到了他後續的計劃,所以才發怒的。雅聽出了這層意思後心裡算是鬆了一口氣,他想這麼一來的話就說明羅斯麗爾的動亂並冇有他想象中的那麼嚴重,不然的話伽爾亞怎麼會不擔心羅斯麗爾現在的狀況呢?

不過伽爾亞之後的話語讓雅有些心寒,當雅詢問羅斯麗爾內的居民們怎麼樣了的時候,伽爾亞回答說從土匪手中逃出來的居民不過數十人,利昂為他們提供了住所,那些人現在在阿爾卡莫城內,已經安全了。

伽爾亞說話的時候臉色十分鎮定,這讓雅覺得眼前的伽爾亞已經不再是他記憶中的伽爾亞了。明明伽爾亞是個以仁義著稱的領主,為什麼他現在會變成這副樣子呢?可雅還冇來得及多想,伽爾亞便繼續說道:“算了,先將眼前的事情給處理了吧,等我們清楚了丹寧的來意後,再派人回阿爾卡莫城,事情絕對不會這麼簡單就結束。”

雅冇有迴應伽爾亞的話語,他沉默著將頭轉向了彆處。待到伽爾亞離開後,雅走到了營帳之外,看著眾士官一一前往了南風之城的西大門後,雅獨自一人走向了營地的中央。

雅在營地內找到了楠,並且向其說明瞭自己的來意。雅說羅斯麗爾發生了動亂,他擔心小艾和阿雷斯也被捲進了事件之中。但他現在還有要事在身,無法抽出時間親自回去看看,所以就隻能拜托楠代替他去一趟羅斯麗爾,去看看阿雷迪兄妹究竟有冇有事情。

雅說罷後還將沙朗德交與他的軍符交到了楠的手中,雅讓楠帶他手底下的一隊人馬前去羅斯麗爾,倘若路上發生了什麼事情,楠也好全身而退。

楠接下了雅的命令,他鄭重地接過了軍符後對雅說道:“殿下,我此行大概要離開四到五天。”

雅以為楠是擔心自己給出的時間不夠充足,於是他搖了搖頭迴應楠說:“不用這麼著急,按照行程,從這裡到羅斯麗爾少說也有三天的路途,往返再加上調查羅斯麗爾的時間,我給你十天。”

楠點了點頭允諾道:“我會快去快回,但是我不在的這段時間內,殿下一定要保重,軍隊裡可有人。”楠說著謹慎地看了看四周,在見到周圍冇有可疑人員後,他接著告誡雅說:“所謂虱子腹中藏。”

哪知雅聽後卻大笑了起來,他對楠說道:“你的好意我明白,不過我並不認為他們能做出什麼大動靜來。去吧,我等你的訊息。”

楠告彆雅後帶一小隊人馬離開了。而雅在處理完此事後他立刻動身前往了南風之城的西大門。在西大門前,雅遇見了梅魯涅斯。梅魯涅斯此時正在和伽爾亞商議著事情,他見到雅到來後便轉頭看向了對方,接著說道:“哦,雅大人來了。大家現在可都在城門外迎接。。。嗯,丹寧,對,那麼事不宜遲我也去部署人馬保衛南風之城的安全了。”梅魯涅斯說著離開了現場,他在走過雅的身邊時突然又開口了,“會議一事就靠你了,我會保護你們的周全,一旦發生什麼事情交給我來處理便可。”

梅魯涅斯的表現有些反常,雅一時間有點分不清他到底想要做什麼了。會這麼配合彆人工作的梅魯涅斯還能叫做梅魯涅斯嗎?難道是因為現在的情況真的十分緊急,就連梅魯涅斯也為此認真起來了嗎?

雅當然不會這麼想,不過伽爾亞似乎並不是怎麼意外。伽爾亞對雅說人總是會變的,梅魯涅斯說到底也是阿羅特人,所以在麵對巴倫西亞人時,他自然會站在阿羅特軍這邊,這是十分正常的事情。伽爾亞說完後便帶著雅前往了城門外,路上他詢問雅剛纔到哪裡去了,雅老實地回答伽爾亞說自己有點擔心羅斯麗爾的狀況,所以就讓楠代替他去調查了。

伽爾亞聽後搖了搖頭,他說雅其實是在擔心那對兄妹吧,不過他並冇有指責雅單方麵的行動,伽爾亞說隻要雅等下能夠好好地配合他,事情一結束,不用雅說,他也會派人去搜尋阿雷迪兄妹。

兩人一邊說著一邊來到了城門外,此時丹寧已經抵達了南風之城的郊區。遠遠的雅就見到了一輛塗裝得十分普通的馬車,他有些疑惑道:“那裡麵坐著的就是巴倫西亞的王爺?”

伽爾亞對此給出了自己的解答,他說丹寧此次是揹著教會來到的南風之城,所以低調一點是一件好事。

馬車越行越近,阿羅特軍為了迎接丹寧的到來,他們在城門口排成了兩列,不過此次會麵是私下進行的,阿羅特軍因此就冇有用敲響鐘聲或是吹響號角的方式來迎接丹寧。他們靜靜地等待著清州城部隊的到來,等到來者完全進入了眾人的視野時,眾人才發現這次隨著丹寧一同前來的人馬不過百人。

士官們謹慎地觀望著清州城的部隊,倘若馬車中的丹寧是替身的話,他們稍有不慎便會落入巴倫西亞人的圈套之中。可士官們似乎多慮了,馬車在距離城門口百米開外的位置停下了,接著兩名巴倫西亞的騎兵在馬車周圍巡邏了一圈,他們檢查完畢現場後,丹寧才從馬車中緩緩走了出來。

伽爾亞隨後朝著士官們使了一個眼神,士官們隨後從部隊中挑選出了幾名精銳,護送著一名士官走向了丹寧。與此同時丹寧在騎兵的護送下也朝著南風之城走了過來。他一邊走一邊撐開了雙臂,笑嘻嘻道:“你就是阿羅特的公爵?看著還怪年輕的。”

丹寧本想與士官相擁以表現自己的友好,但是他瞟見了遠處的伽爾亞。在見到伽爾亞後,丹寧似乎是想明白了什麼。他的臉色一沉,隨後便不悅道:“怎麼,我都來親自出來了,你們還怕我不成?”

丹寧的話語聲十分響亮,似乎是生怕伽爾亞聽不到。伽爾亞聽到丹寧此話後他隻能帶人迎了上去,他一邊走一邊對向丹寧抱歉道:“冇想到王爺親自出來了,王爺可比我想象中的要年長不少,足夠沉穩。”

丹寧聽不懂阿羅特語,不過他早已做好了準備。當翻譯人員將伽爾亞的話轉述給丹寧聽後,丹寧的臉色一下子舒展了開來,他說道:“哪裡哪裡。”

一陣虛情假意後,丹寧拍了拍手。隨後雅見到士兵們再次撩開了馬車的簾子,將一名女子帶了出來。士官們見此都覺得莫名其妙的,丹寧這次過來說是談事情怎麼還帶了個女人,難道是要用美人計不成?而丹寧之後的話語更讓士官們疑惑不已,丹寧竟說此女子是他的女兒。

“竟然帶了自己的女兒過來,此行如此凶險,這心也太大了吧?”士官們如此想道。不過伽爾亞不同,他並冇有過問丹寧為何會帶來他的女兒,而是直接帶著丹寧和清州城的部隊前往了會議地點。

會議地點設立在南風之城外,是一間臨時搭建的木棚。眾人入座後,伽爾亞客套道:“聽聞王爺要過來,我們特意將會議點設立在此地,雖然簡陋但請王爺不要責怪。”

丹寧本來就不是很在意會議的地點在哪,他隻在意會議能不能順利進行,於是他也客套地回答伽爾亞說,阿羅特軍準備得還挺充分的,讓他很滿意。

雅隨後坐到了伽爾亞的身旁,丹寧一見到雅的出現,他就將目光死死地鎖定在了雅的身上。雅被看得有些不自在,他以眼神迴應了丹寧的眼神,兩人的眼神對在了一起後,丹寧竟然麵露滿意地點了點頭,他詢問伽爾亞這位年輕人是誰。

丹寧其實是明白的,雅既然能夠坐到伽爾亞的身邊,他必定是信件中提及的阿羅特英雄王。而伽爾亞之後的回答也印證了這一事實,伽爾亞說雅是自己的侄兒,也就是阿羅特軍的指揮官。

“真是年少有為。”丹寧意味深長地來了這麼一句。同時,丹小蝶也看向了雅,在得知雅就是阿羅特軍的指揮官後,她明白自己的父親要她嫁給的就是眼前的這個男人。

不過雅那嚴肅的目光讓丹小蝶不敢多看,丹小蝶就是偷偷看了一眼,隨後她便收回了目光。

隨後眾人開始了會議,談話的初始階段所有人都是比較拘謹的,生怕會說漏什麼或是說錯什麼。不過當丹寧提及了巴倫西亞教會後,他直接來了個徹底的吐槽,丹寧說教會在巴倫西亞的改革令他十分不滿,簡直就是一群喪心病狂之徒。

伽爾亞無法對丹寧的話語作什麼評價,不過雅倒是先開口了,伽爾亞還冇來得及阻攔,雅便迴應丹寧道:“剝奪自由,抹殺人性,這些我也都聽說了,不過說他們是喪心病狂之徒,倒不如說他們是一群獨裁者。”

而令伽爾亞冇想到的是,雅的話語令丹寧十分滿意,他像是找到了可以和阿羅特軍產生共鳴的話題一般大笑道:“說得好啊,所以這也是我來此地與你們會麵的原因。”

之後丹寧提起了巴倫西亞教會的計劃,不過他為了以防範萬一隻說了教會命令清州城打造鎧甲一事,並冇有說及教會複製映刻的瘋狂舉動。伽爾亞認真地聽完了丹寧的話語,他冇想到教會竟然對阿羅特軍的鐵騎如此在意,這也令他得意不少。

而雅在得知教會拚了命要打造鎧甲後,他輕聲對伽爾亞說:“看來巴倫西亞教會也不過如此。”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