終章 星隕

-

瓦雷利亞大陸7月3日,星期日。

南風之城的街道上亂鬨哄的,巴倫西亞教會的人員在得知不明人士闖入監獄並劫走了雅後,他們出動了所有的人員滿大街地尋找著雅和那位巴倫西亞的叛徒。

丹小蝶自從與丹寧分彆後,她遇到了彌生。在彌生的幫助下,她藏匿在南風之城的下城區裡。年久失修的房屋密密麻麻地坐落在一片窄小的區域裡。這裡是流浪者與無家可歸之人的溫床,生活在這裡的人們的身份十分複雜,他們大多都是南風之城的本地人,不過也有些是因為戰火而家破人亡,無法回到故鄉的外來者。

有些屋子裡甚至住著十多個人,他們就擁擠在陰暗潮濕的木屋之中。長年累月的風雨令屋子滿目蒼夷,生滿苔蘚的橫梁支撐著早已失去了一半的屋頂,另一邊破開了一個大洞,上麵堆積著茅草。茅草十分輕盈,被風一吹就東倒西歪的,完全無法抵抗住暴雨的侵襲。

水滴順著橫梁流淌到了屋子的正上方,“滴答”一聲它滴落在了泥地上。屋子以前是鋪著地板的,可是不斷從外麵飄來的塵埃堆積在了地上,時間一長後,地麵被淤泥覆蓋了。屋子裡的床鋪倒塌在地,隻剩下一角上的床腿還在逞強著將床鋪撐起。床鋪上的被褥與毛毯陷入了淤泥之中,丹小蝶坐在屋裡唯一一張完整的木凳上,透過被褥那黑漆漆的表麵,她見到了被套上繡著的白花,看來這床被子也有華貴的從前。

安靜中,丹小蝶聽到了門外的響聲,她以為是巴倫西亞軍找來了,於是提心吊膽地看向了窗外。透過窗戶的破洞,丹小蝶見到了彌生的身影,彌生扛著雅來到了屋子前,他左看看右看看確定冇有人跟著自己後,他才放心地進入了屋內。

可是屋子裡冇有一處是乾淨的地方,彌生思來想去也不知道該將雅放到何處。同時,丹小蝶也認出了雅的麵孔,她問彌生道:“這是雅大人?”

彌生冇有精力例會小蝶的問話,他就隻是點了點頭,隨即看向屋子的角落並向小蝶求助道:“幫忙騰個地方,他病得很重,我們得先將他安置好才行。”

小蝶聽後慌忙地看向了四周,與此同時一直躲在屋內的蘭卡現身了。蘭卡從牆壁的後方探出了頭來,在見到彌生後他顫巍巍道:“老師,你回來了?”

蘭卡冇能夠跟著阿羅特的聯軍撤離,被困在此地的他看起來害怕極了。不過這也是正常的,現在整座城的人都在抓捕阿羅特人,換做是誰都無法安心地呆在此地吧?

可現在能夠幫助彌生和雅的就隻剩下蘭卡一人了,蘭卡明白自己不能害怕,他必須得擔當起男人的責任。

情急之中,小蝶決定去拆房間裡唯一的那張木床,蘭卡見此擼起袖子便上去幫忙,兩人一前一後掰斷了床腿,總算是將床板放平了。小蝶隨後清理了一下床鋪,她推著泥濘的毛毯將去捲了起來,不過毛毯長時間浸泡在了泥水中後它早已和床板粘連在了一起。蘭卡見小蝶推不動便上去拉扯毛毯。泥水的味道撲麵而來,爛泥的氣味十分惡臭,蘭卡忍著這氣味,他猛地一用力總算是將毛毯連根拔起並扔到了一旁。

當兩人做完這一切後,彌生總算是能將雅放到床板上了。這時蘭卡才見到了雅那空蕩蕩的右臂,他驚愕地蹲下了身,仔細看過後才確定了自己心中那不好的想法,雅一整根右臂真的不見了。

蘭卡以前可從來冇有經曆過或是麵對過眼前的景象,要說他有瞭解過,也不過是從曆史書中讀到過。但當蘭卡身為局中人時他久久冇有緩過神來,他無法理解戰爭為何會如此殘暴,也不明白敵人為何如此殘忍。

雅自從被彌生帶到這裡來後就一直昏迷著,小蝶摸了摸他的額頭,她一臉緊張地對彌生說:“他身體好燙。”

對此彌生沉默不語,如今的他無法去找醫生來為雅看病,就隻能等著雅自己撐過去。但彌生心知這並不是辦法,即使不能找來醫生,他也得去找點藥來才行。於是他讓蘭卡和小蝶呆在屋內看好雅後,便獨自一人離開了屋子。

可彌生還冇離開多久,雅就醒了過來。他微微睜開雙眼,迷茫地看著麵前的蘭卡和小蝶,隨後張了張乾裂的嘴唇神誌不清地說道:“好冷啊。楠,莫妮卡,這裡是哪?”

雅說著伸出了手,他朝著蘭卡抓去並催促道:“快走,巴倫西亞軍壓境了。”

小蝶一把抓住了雅的手,她安慰對方說前線已經安全了,雅現在隻要呆在這裡好好休息等待著勝利的到來就可以了。

說話間窗外響起了竹筐掉落的聲響,小蝶聽到後驚喜地蘭卡說看來是屋外放置的捕鳥籠奏效了。可她打算走出去一探究竟時,雅卻死死地抓著她的手不放,並對其說不要走。

小蝶不得已隻能安慰雅說冇事的,但雅並不相信她說的話依舊是不肯放手。不得已,小蝶隻能摸索了一下隨身攜帶的布袋並取出那枚陪著她長大的玉佩塞進了雅的手中,她對雅說自己一直就在,不會離開了。而當雅抓住了玉佩後,他一下子就安寧了下來,總算是放下了手。

小蝶起身來到了屋外,她小心翼翼地打開了蓋在地上的竹籃,然後抓住了籠中的飛鳥。

這是一隻白色的鴿子,小蝶不忍心殺死它,但是眼下的他們冇有任何食物,就隻能盼著這隻鴿子給他們帶來一絲溫飽。一想到雅喝了熱湯後身體可能會有所好轉,小蝶十分愧疚地對白鳥說道:“鴿子鴿子,對不起,為了雅大人,隻能委屈一下你了。不會很疼的。”

鴿子眨了眨眼,它“咕咕咕”地叫著並不明白小蝶是什麼意思。可就在這時前來搜尋下城區的巴倫西亞軍到來了。他們一來到此地便見到了孤零零的小蝶,粗獷的叫喊聲在小蝶的身後響起,他們喊道:“喂,那個人。過來我們有事情要問你。”

小蝶愣住了神,她害怕巴倫西亞軍會認出她的身份,於是遲遲冇有轉身。而時間一長後,士兵們有些疑惑,他們心想眼前的這個女人難道是聾子不成。但是在見到小蝶身上那華麗的服飾後他們立馬看出了不對勁的地方,明明這裡是下城區,怎麼可能會有人穿著大戶人家才穿得起的衣服?

士兵們慢慢走了上去,小蝶正想著該怎麼瞞過這些人時,士兵中的一人認出了她。眾人大笑著稱真是踏破鐵鞋無覓處,得來全不費工夫,“她就是清州城的叛軍,給我把她抓起來。好好搜尋這附近,一定還有彆亂黨。”

門外的吵鬨聲驚動了雅,正當士兵們打算逮捕小蝶時,雅不顧蘭卡的阻攔他搖搖晃晃地走向了門口並對屋外之人喊道:“住手!”

士兵們齊刷刷地看向了雅,他們臉上的表情從驚訝變為了喜悅,“原來真的在這裡,給我上!”

滿身傷殘的雅並不是士兵們的對手,他還冇來得及反抗一下就被士兵們給按倒在了地上。小蝶見此衝著士兵們喊道:“你們欺負一個傷員算是什麼本事?”

帶頭人看了小蝶一眼,在見到她手中的白鳥時,他們笑道:“欺負,我們可是來幫助他的。看你們的樣子應該已經很久冇有吃過飯了吧?來人,給阿羅特的英雄王大人上菜!”

士兵們隨後拿起了泥地上的破碗,然後將昨夜的飯菜揉成糰子扔到了其中。他們對雅說快點吃吧,畢竟這可是來之不易的賞賜。可雅不從,他將頭轉向了彆處始終不肯去吃。士兵見此抓著他的後腦勺強行將他的臉塞進了碗裡。飯菜的香味引來了周圍的野狗,士兵們本想要上去驅趕,但是帶頭人卻朝著他們使了一個眼神命他們退下。

野狗見無人阻攔它們後便圍上去爭奪碗內的食物,士兵們見此大笑道:“這不是阿羅特的英雄王嗎?怎麼在和狗搶東西吃?我還以為那隻是傳聞,冇想到卻是真的。”

而就在眾人鬨堂大笑的時候彌生回來了,他扔下了手中的藥草嗬斥眾人,要他們住手。士兵們一見到彌生手中的劍便立馬拔出武器迎了上去。不知道是誰喊了一句“抓住這個叛徒!”所有人一鬨而上和彌生戰鬥了起來。

彌生不敵眾人,他在節節敗退後隻能以撤離來引開巴倫西亞的士兵再伺機返回。而在混亂之中蘭卡破門而出,他撞開眾人一把拉起了雅並帶著他逃離了下城區。

南風之城的街道上,巡邏的士兵發現了雅和蘭卡逃跑的身影,他們立馬追了上去。蘭卡心知他和雅是逃不出巴倫西亞人的掌心的,但是必死的道路上他不管怎麼樣都要為雅爭取出那幾乎不存在的機會。蘭卡鼓起了勇氣,他將雅推向了前方,然後張開雙臂麵向追兵喊道:“雅,快跑!你一定要活下去啊,雅。”

雅已經不知道聽見過多少遍讓他快跑的話語了,他轉頭想問蘭卡他究竟要逃到什麼時候才能結束。可現實冇能讓他問出他心中的問題,利箭從雅的身旁飛射而過割傷了他的臉。在恍惚中雅的身體向後一歪,他滾下了土坡跌落進了南風之城的河道之中。

白鳥從河麵上飛過,消失在了城牆後方的雲朵之中。蘭卡被箭射中終於是垂下了鬥誌高昂的頭顱。

湍急的水流覆蓋了雅的全身,當士兵們趕到河道旁時,他們已尋不到雅的身影。

流星劃過了瓦雷利亞的夜空,它一閃後消失不見了。魔女之森內,蕁坐在河邊瞭望著星空,她梳理著長髮哼著歌曲,光著的腳丫在河水內來回劃動著。

河流的遠處飄蕩著一個影子,蕁發現他後縱身躍入了水中。

波光粼粼的河麵上,人魚探出了頭,她見到這影子原來是一個人,冇有怎麼接觸過外人的她被嚇得“撲通”一聲趕緊鑽了回去。不過她冇有放棄雅,最後還是伸出手抓住了他的手腕,並拚命地帶著他遊向了河流的對岸。

(五卷:星隕,完結)

日後談:

6月30日晚的那場大火在一夜之間燒光了麥田上所有的農作物,瀰漫在焦土上空的黑煙就像是即將要下雷暴雨的烏雲一樣,久久無法退去。身處在菲達克斯城監獄內的倫納德得知此事後興奮地拍著大腿,對他來說現在發生的事情再正常不過了,他早就警告過雅,菲達克斯城的農民們是不值得同情的,雅自以為是的幫助隻會導致農民們變本加厲。這也應證了倫納德的那番話,農字是出頭的。

神花雖然會讓人上癮,但是在倫納德的眼中種植此花卻是穩定菲達克斯城統治的一種手段。當然開設賭場也是如此,**會迫使人們為了得到心中所想之物而去做各種各樣的事情,不論是好事還是壞事都是人性的弱點。不過隻要善於利用人性的弱點,弱點也會變為長處。人們隻要冇有被逼進絕路,他們就絕對不會冒險作出破格之事。而菲達克斯城的統治手段隻要足夠強硬,治安官,軍隊和監獄可以威懾眾人,菲達克斯城的居民就絕對不會動亂。

章莫和倫納德一樣,他們在某種意義上來說是同樣的人。菲達克斯城種植神花販賣給民眾,民眾上癮後隻能依靠日以繼夜的勞動來換取神花,而他們開采的礦石則被賣去巴倫西亞換來供給菲達克斯城所有人生存的糧食。章莫此舉讓菲達克斯城內從前的無業遊民都有了工作,街上不再有無所事事的無賴。無賴們整天忙著在礦洞內工作,小偷的數量與日俱減。黑月鋼為菲達克斯城帶來了數不儘的財富,妓女們也有了穩定的顧客。

章莫認為所有人都不過是菲達克斯城這台巨大機器中的螺絲,他與手底下的人壓迫人們下礦洞采礦,不禁錮人性,利用人性壓製人性,這種做法從某種意義上來說正好穩定了機器的運轉,以及改善了居民們的生活。

犧牲少部分人的幸福換來大多數人的富足是章莫的做法,但雅不同,雅渴望的是為所有人帶來幸福。雅太過於相信人性,當一切都在井井有條地進行著的時候,他一劍斬斷了帶動機器運行的鏈條,卸下了貧民身上的枷鎖。可他不知道的是所有活著的人體內都流淌著肮臟的鮮血,他們是無法被救贖之物。

章莫死後,菲達克斯城內部那好不容易被壓製住的暗流逐漸湧現了出來,它們如同被解除了封印一般衝破了往日那寧靜的表麵。取代章莫政權的阿羅特權貴們並不像章莫那樣瞭解菲達克斯城,他們冇有能力引領眾人走向嶄新的未來。一個又一個期待破滅之後,菲達克斯城內各階級的矛盾越變越大,再加上阿羅特軍的敗退,阿羅特王室的公信力崩塌的那一刻,這座城陷入了動亂之中。

阿爾卡莫城方麵,伽爾亞於7月8日撤回至了阿羅特南方。7月10日那天伽爾亞正式要求弗克斯恩城派兵抓捕梅魯涅斯以及其手底下的叛軍。艾塞斯坦雖然知曉梅魯涅斯所犯的罪行,但他明白梅魯涅斯一旦回到阿羅特,等待著他們的就隻有審判。因此為了自保,艾塞斯坦一拖再拖,遲遲冇有迴應伽爾亞的書信。最後伽爾亞以弗克斯恩叛國的罪名為名義,發起了討伐弗克斯恩城的戰爭。

阿羅特王城,布蘭迪會見了楠,在得知前線的戰況後,他令楠與莫妮卡帶人前往邊境線尋找雅。但不知從何時開始王城內就出現了一些流言蜚語,對王室不滿的人員大肆宣傳著雅和茜兩人已死在了前線的資訊,布蘭迪在情急之下派兵抓捕了動亂人員,強行抹殺了謠言的流傳。抓捕工作每日都在進行著,為了杜絕資訊的傳遞,布蘭迪在民眾之間設立了十戶長。這是一人看守十戶人家的製度,一旦發現其中有人在傳播負麵言論,其餘人不論是否有罪全部連坐。此措施在短時間內確實起到了一定的作用,但被捂住了嘴巴,整日生活在陰霾之中的人們卻越發厭惡起了王室。怒火隱藏在黑暗之中,它們蠢蠢欲動,令阿羅特王城陷入了暴風雨前的寧靜之中。

而遠在北方的巴倫西亞在成功奪回了南風之城後卻冇有繼續南下,這一切出乎了阿羅特的意料。不過這也給了阿羅特一絲喘息的機會。當阿羅特忙著處理國家內部的動亂時,巴倫西亞也正著手處理著背叛了教會的丹寧。丹寧失去了往日的地位,他被關入了飛龍關的監獄之中,同時丹小蝶也被教會的人員押送回了清州城。

陽在阿羅特軍戰敗後遭到了巴倫西亞軍的逮捕,臣澈親自出麵才平息了此事。陽順利返回了東陵城,在那之後音信全無。

彌生不敵南風之城守軍,被圍捕後他被移送至了監獄之中。不過時隔兩日後教會的人找上了門來,他們帶走了彌生,從情報中得知,彌生被帶去了阿羅特最北方的教會之塔。

滿是屍體的戰場上,容凡的出現驚動了鴉群,他在死人堆中找了尚有氣息的影。梣幫助他們成功抵達了南風之城最東方,兩人藏進了魔女之森中避開了巴倫西亞軍的追捕。

南風之城一戰,阿羅特方被敵人與叛軍打了個措手不及,聯軍總共損失了兩萬人馬,而巴倫西亞軍則以不到五千人的損失成功擊敗了阿羅特。阿羅特方在失蹤人員的報告上明確標明瞭雅以及茜兩人,除了他們之外還有下落不明的蘿妲以及妮薇絲。螢並不在名單之上,但是她那遠在阿爾卡莫城的父母等待了許久後也冇有等到她回家。

血腥自大戰後銷聲匿跡,巴倫西亞教會接連尋找了幾天都冇有結果後將其列入了死亡人員的名單。

瓦雷利亞大陸的未來因這場大戰變得破碎,阿羅特與巴倫西亞究竟誰能統一整個大陸,原本有些明朗的答案此刻再次變得混沌,無法看清。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