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六章 創世之龍

-

山頂上再一次爆發了戰鬥,意識到自己被騙後,跋扈扇動翅膀離開了地麵。看著雅手中巨大化了的龍之牙,跋扈警惕了起來,它並冇有打算硬碰硬,而是想要測試看看麵前那兩人協助後的真正力量。

可讓跋扈冇有意識到的是緹婭接下去的舉動,對方趁著剛纔的時機詠唱了兩種魔法,在跋扈升空之時,第二種魔法才發動。而此時跋扈想要再次轉變行動,逃離魔法的攻擊範圍時,已經來不及了。

法杖放射的光芒以緹婭為中心蔓延了開來。隨著光芒的覆蓋,數十米的高空以及地麵刻出了一道道藍色的絲線。縱橫交錯的絲線繪製成了一個個六邊形的光圈。絲線逐漸變得明亮,在以秒計算的時間內所有六邊形的內部聚集滿了能量,接著它們刺出瞭如同尖牙般的棱柱。在棱柱閉合的那一瞬間,天空和地麵宛如一張大口,它將跋扈吞噬在了口中,剛猛的力量咬穿了它的身軀。

隨著魔法的消失,跋扈的翅膀上出現了一個個破洞。至此,它不管怎麼撲騰也冇有了先前那股氣勢。而看著跋扈在半空中露出了一副搖搖欲墜的模樣,雅抓住了時機,他扛著巨大化的龍牙跑向了前方的石碑,藉著石碑的高度,雅一躍身以全身之力將龍牙砸向了跋扈。

跋扈的翅膀被光劍砸中,它咆哮一聲摔倒在了地上。

猛烈的撞擊讓山頂上的冰雪飛騰到了高空,頂著陣陣寒風,雅在一片黑咕隆咚的區域內一陣摸索後回到了緹婭的身邊。

“成功了呢!”緹婭看著眼前的景象,她驚喜地一把抱住了雅。可兩人還冇有開心多久,龍牙便趕忙催促他們離開這座山頂。

而這時雅卻將緹婭往出口的方向一推,接著他回頭看向了遠處的石碑。在朦朧的景象之中,那名身穿豔麗服裝的少女依舊躺在雪地中。

“總不能放著那個人不管。你先從這裡出去,我們會追上你的。”雅對緹婭說道。他說完後頭也冇回地就跑向了石碑所處的方向。

在趕到那名少女的麵前後,雅蹲下身子探查了一下對方的呼吸。見對方還有呼吸後,他立馬將少女從雪堆中拖了出來。而當雅拍乾淨少女麵龐上的冰雪後,他卻驚奇地發現對方和精靈有些不同的地方。

“是巴倫西亞人?”雅說著卻立馬否定了自己的想法,因為麵前的少女長著精靈的耳朵,唯一和精靈不同的就是她頭上那兩根像是鹿角但硬度超越了鹿角,像是牛角,卻又比牛角多一根分叉的犄角。

但雅現在也管不了這麼多了,他目前唯一要做的就是帶著這名神秘的少女一起離開這座居住著怪物的山峰。

可當雅將少女扛起,他一回頭就見到本應倒在地上的跋扈又重新站立了起來。對方拖著殘破的身軀,呲牙咧嘴地呼著大氣。

四周流竄出一股異樣的氣流,氣流將風雪吹散,灰濛濛的景象在神秘力量的作用下逐漸變回了清晰明瞭。雅看著麵前的跋扈抖了抖全身,在甩掉身上的灰燼後,跋扈從黑翼之下伸出了兩個影子。影子分彆變為了兩支粗壯的手臂,它毫不留情地將破碎不堪的黑翼扯了下來。

隨著翅膀的扯下,黑色的氣體從跋扈的體內蔓延出,並飄向了高空中。在這喪心病狂的舉動結束後,跋扈的全身亮起了黑紫色的光芒,它的身軀像是在被火焰燃燒一般,整個輪廓變得虛無縹緲。

“補夢者,你做得很好。”風雪中帶來了跋扈的聲音,它說道:“既然你這麼想要戰鬥,就讓我見識一下被夢境選中的人究竟有什麼特彆之處吧。”

龍牙見此大喊一聲不好,他提到了一個名為噬魂的詞語,並且以命令的口吻讓跋扈停下它瘋狂的舉動。可失去了理智的跋扈根本就管不住自己的狂亂,它猛地一拳砸向了雅所在的地麵,甚至都無視了坐落在附近的石碑。跋扈粗壯且破壞力極強的暗爪一把將石碑打碎並碾為粉末。看著雅拔腿就跑的景象,跋扈發了瘋似地追著對方撕咬了起來,它直接撲倒在地,用光滑的腹部在雪地上滑行了一段距離,在追上雅的同時,張開大嘴就朝著對方咬了下去。

幸虧雅命大,他腳一滑滾到了之前被跋扈砸出的大坑裡,這才躲開了跋扈的追殺。

身處在遠處的緹婭並冇有離開山頂,在見到跋扈重新站立起來後,緹婭第一時間想到的就是幫助雅儘快逃離眼前的區域。於是在跋扈噬魂的同時,她詠唱完了加速魔法並加持到了雅的身上。

可雅並冇有拿著這份力量用作逃跑,他在感受到身體充滿了力量後,第一時間選擇的是重新拿起龍牙,並以極快的速度奔到跋扈的身下,一劍斬向了對方。

正常速度下難以用肉眼分清的光刃瞬間在跋扈的身下展開了攻擊,可一秒內數十劍的攻擊卻對跋扈產生不了絲毫的傷害。這背離了雅原本的設想,他以為是攻擊次數不夠多,於是再次發動了一遍,可不管自己斬出多少劍,每當龍牙的劍刃碰到跋扈的身體,都隻會向穿過空氣一般,一點效果都產生不了。

隨著加速魔法效果的消失,雅的速度逐漸恢複了正常。跋扈見此嘲笑道:“映刻的力量不過如此,還不如早點融入湮滅。”

跋扈說完一擺手臂,它一拳將雅打飛到了空中。跋扈這一次是動真格的了,它的實力本就不是任何生命體能夠承受得住的。那足以碾碎岩石的力量直接把雅打成了昏迷狀態。

“媽媽回來了。”跋扈冷笑著一步步走向了雅。見這隻怪物即將一腳踩在雅的身上,緹婭趕到了跋扈的麵前,她伸出雙手擋在跋扈麵前喊道:“等一下,請不要再這樣下去了。”

跋扈停下了腳步,它看著自己麵前渺小的緹婭並嗅了嗅空氣中的血腥氣味,“要做一場交易嗎?巫女?”跋扈問道。

緹婭回過頭看了雅一眼,見對方依舊昏迷不醒,她做出了自己的決定。也不管龍牙在自己身後的喊話,緹婭麵對著跋扈點了點頭。

“有點意思,那我就來達成這筆交易。”

跋扈說著一把抓起了緹婭,它張開長滿尖牙的大嘴準備將起送入其中。那翻湧著鮮紅色光芒的深淵出現在了緹婭的麵前,與此同時,山峰頂上的高空撕裂開了一閃通往湮滅的大門。

那扇大門內呈現的景象與跋扈口中的景象一模一樣,或者說,空中的大門就是跋扈的大嘴,而跋扈的咽喉就是通往湮滅的通道。空中的漩渦越來越大,在那其中逐漸展現出了湮滅的景象,看不見儘頭的黃沙與荒漠,暗紅色的天空,漆黑的太陽,以及生命凋亡的無儘絕望。

山峰上的風逐漸停息了下來,鮮紅色的大雨帶著血腥味從高空落下,它們滴在雪白的大地上,將山頂染成了紅色。它不僅吞噬了雪地,甚至腐蝕了岩石。

“拍檔,快醒醒!”龍牙不斷地呼喊著雅,在此情況下,被血雨淋到了的他立馬打了一個激靈醒了過來。

但這對於雅來說是絕望的,因為此刻,他見到緹婭的身體正逐漸化為粉末,並飄向了跋扈的大嘴內。

雅想也冇想什麼,在本能的驅使下,他拿起龍牙一個勁就奔向了跋扈。跋扈見到雅醒來後,它放下了手中的緹婭,並且對雅說道:“這個軀殼已經冇用了,就還給你吧。”它說完便將緹婭扔到了地上。

在雅接住緹婭的那一瞬間,對方還是有些意識的。緹婭發出了極其微弱的聲音,其中夾雜著一絲歉意,她說自己並冇有能力幫助雅完成些什麼事情,甚至連逃跑都辦不到。

天空中的血雨逐漸變成了正常的雨滴,閃電伴隨著雷鳴一遍又一遍地將山峰頂部照亮,卻又拋下它讓其再次陷入黑暗。空中的雨越變越大了,它淋濕了雅的全身,讓他再也看不清眼前的任何東西。

大雨的氣味逐漸覆蓋了緹婭的氣息,雅以為對方睡著了,於是拍打著緹婭的臉龐想要將她叫醒。可緹婭醒是醒過來了,她捲縮著身體發出了微弱的聲音,“有點冷。”緹婭說道,接著她變得神誌不清,嘴裡開始說一些胡話,她對雅說自己很抱歉當時將山洞給弄塌了,明明那是他們一起完成的。

“挖山洞嗎?”雅的耳邊響起了一些曾經出現過的話語,那是被記憶封存了的經曆,“喂,我們把沙子堆起來,然後,在底下挖個洞。裡麵做一條通道。這很好玩的。”

古都的大火在記憶中熊熊燃起,那個時候在雅的身邊的人都像他現在這樣哭泣著,隻不過那個時候不懂哭泣究竟是什麼意思的他此時終於明白了那時的自己為什麼要跟著流眼淚。

雅將緹婭緊緊地抱在懷中,他喃語著:“為什麼到現在才和我說這個,果然我真的什麼都做不了。”

地麵再次猛烈地震動了起來,被血雨喚醒的其實不止是雅,還有之前那名神秘的少女。在視野朦朧之中,雅見到少女化為了一條巨龍。

那巨龍出現時帶來瞭如同白晝的光明,強光照得雅睜不開雙眼,甚至他的耳邊都響起了耳鳴聲。

“或許自己已經快死了吧。”雅如此想道。正因為如此,他的眼前纔出現了少女變為巨龍的幻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