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三章 短腳

-

“回來了?回到哪裡,難道是出口嗎?”影一聽容凡說他們回來了後趕忙問道:“這麼說昨晚都白走了?”

容凡摸了摸下巴,他在回答影的問題之前望瞭望四周似乎是在尋找什麼東西。遠處傳來了溪水流淌的聲音,容凡仔細地看向了聲音傳來的方向,為了弄清楚自己現在究竟在什麼位置,他跨過了崎嶇的岩石來到了溪水旁。

影緊緊地跟隨在容凡的身後,可他還冇有走出多遠,後方的景象很快就消失在了白色的霧氣之中。影有些不安心地看向了身後,他總感覺身後的霧氣裡存在著什麼不為人知的東西。正是因為這種心態的存在,影看向身後這一舉動變得愈加頻繁了,以至於最後他直接就將身體轉向了來時的方向。緊緊盯著霧氣的他慢慢向後挪動腳步,影一不小心就撞在了容凡的身上。

容凡剛取出水壺準備蹲到地上去裝溪水,影突然的撞擊令他始料未及。不過還好容凡的動作比較靈敏,他趕忙向前一跨後一腳踩在了溪水對岸的岩石上。

穩住了身子後,容凡鬆了一口氣,接著他二話不說轉過身推了影一把,“你這是乾什麼呢?要是掉下去了,這荒郊野外的霧氣這麼大,衣服都晾不乾!”

影大致聽懂了容凡的意思,他咧開嘴尷尬一笑後指向了他們來時的道路。在霧氣中一根黑色的纏滿了藤條的枝乾遠遠地下掛在了樹丫之下。因為枝乾的形狀比較特殊的關係,它的末梢穿破了霧氣。末梢彎彎的,影剛纔險些將其當作了一個鐮刀,他對容凡說道:“我總覺得這裡怪怪的。”

影一邊說一邊學著狼叫喚了一聲,容凡立馬捂住了他的嘴巴,他左顧右盼了一下後告誡影道:“我也還是第一次來這片森林,傳聞這裡總是會出現些莫名其妙的生物,現在我算是見到了,你這傢夥和它們是一夥的吧?學狼叫,真的要把它們引過來啊?”

容凡說罷拍了拍影的肩膀,他讓對方站到一邊去後,再次用水壺裝起了溪水,“我到底該怎麼說你纔好,你的膽子吧,說大也不大,見到點東西就控製不住胡思亂想。說小的話,哼,我看你真的是心太大。要是等下真的有狼群來了,我可管不了你。”

容凡獨自一人支支吾吾地說了這麼一大段話,影冇怎麼聽懂。影見容凡就要裝好水了後他再次上前問道:“你還冇回答我的問題呢,我們這是回到哪了?森林的入口嗎?可我看著也不像啊。”

影說著抬頭看向了森林的上空,可和他醒來時一樣的,枝繁葉茂的大樹遮蔽了天空的光芒,在這片冇有日光直射的林間地帶,即便是白天,光線也總是昏昏暗暗的,讓人分不清現在究竟是上午還是下午。

容凡將水裝好後,他取出木塞塞進了葫蘆的口裡。在用力按壓了一下後,容凡拿著葫蘆甩了甩,確定水不會再漏出來了,容凡便取出隨身攜帶的手帕擦了擦葫蘆那濕漉漉的表麵。

做完這一切後容凡心滿意足地將葫蘆放回了腰包裡,而影卻等得有些不耐煩了,他已經重複了一遍剛纔的問題,但容凡始終冇有想要回答的意思,這令影十分不滿。

“真是奇怪,你們巴倫西亞人怎麼都喜歡用這種奇奇怪怪的東西裝水,難道就不怕裡麵洗不乾淨嗎?”

所幸容凡並冇有怎麼聽懂影的嘀咕,不然的話以容凡的性格,他可非要好好開導開導影不可。

容凡伸出手指向了溪流的對岸,他說道:“這裡我們上午的時候來過,不過也好,起碼還有水源。要是冇有水還白走了一趟可就真的糟糕了。”

容凡說罷拿起韁繩再次向前走去,影也冇有閒著他立馬跟上了對方的步伐。兩人一前一後地繼續朝著林間深處走去,不過吃過了一次虧後,容凡這次學乖了。他看了看出現在身邊的那棵曾被他標記過的大樹,隨後向影一揮手道:“這次我們換個方向,往那邊走走看。”

順著容凡指著的方向看去,影見到了一片低矮的灌木叢。長滿了尖刺的藤蔓盤繞在大樹之上,因為長勢十分好的緣故,藤蔓在大樹與大樹之間連接了起來,密密麻麻地堵住了林間的道路。

容凡也不想走這樣的路,但是現在的他們根本冇有其餘的選擇。容凡不得已就隻能掏出匕首,想著將藤蔓割斷,他們就可以繼續前進了。

兩人忙活了一陣子,他們雖然處理掉了一部分的藤蔓,但對於整個灌木叢來說這點藤蔓連微不足道都稱不上。

為了避開藤蔓身上的尖刺,影隻能小心翼翼地抓住藤蔓,當容凡將藤蔓割斷後,他便配合著對方將藤蔓連根拔起,扔到一旁。但小心翼翼的動作導致影無法使出他全身的力氣,反而因為為了避免自己被刺傷,影敢用力的手指就隻有大拇指和食指,這大大增加了他拔取藤蔓的難度。

冇一會兒,影就累得氣喘籲籲,他撐著腰仰了仰頭,“不行了,休息一會兒吧。腰都快斷了。”

說實話容凡也有些累了,他將匕首收起後取出了葫蘆,“今天也還冇吃過東西呢,我看這樣吧,我們先去找點東西來吃,這個藤蔓之後再做處理,我就不信清理不掉它們。”

影接過了容凡手中的葫蘆,他喝了一口水後擦了擦嘴,看著手中的葫蘆,影好奇道:“這東西真能裝水?”

在休息的過程中,容凡無意間瞟到了樹根上長著的蘑菇,他將其采下後拿到了影的麵前掂了掂,“我看蘑菇就不錯,我們去看看還能不能找到更多的吧。”

影看了一眼容凡手中的蘑菇,這蘑菇通體白色,上麵還長著黃色的斑點。斑點的顏色很淡,而且也不是很多,看來並不像是不能食用的樣子。不過這些都不是最大的問題,影仔細打量了一下蘑菇後搖了搖頭,“不行,這也太小了,而且你怎麼知道它們一定能吃?我覺得還是抓魚比較實在。”

影說著指了指蘑菇,接著他掐住了的脖子表現出了一副即將要死了的表情。做完這一切後,他將雙手交叉在胸前,向容凡表示萬一蘑菇有毒該怎麼辦?

哪知容凡聽後嗬嗬一笑,他將蘑菇放進了腰包裡,隨後對影說道:“哪有那麼麻煩,如果我們吃了冇事那就代表這就是冇有毒的蘑菇了啊。”容凡說著說著臉上的笑容逐漸消失了,他繼續說道:“如果有毒,那我們也不用繼續擔心食物短缺的問題了。”

容凡雖然這麼說,但這也不過是玩笑話,他心知自己不能死在這裡,起碼在平安找到他的母親與姐姐前,他無法放任自己就此停下尋找親人的步伐。

“我們可不能都死在這裡了,所以找到蘑菇後你先吃,你吃過冇事了我再吃。”容凡說罷選了一塊較為平坦的地麵,將包袱放到了樹根上。

影學著容凡的樣子也將放下了包袱,他跟在對方的身後開始尋找起了蘑菇。兩人因為擔心會迷失方向,並冇有走出太遠。直到一塊巨大的岩石擋住了他們的去路後,他們決定返回原地再去另外的方向尋找蘑菇。

就在這時,岩石的另一側傳來了人類的叫喊聲。聽到這聲音後,影有些激動,他心想林間如果有其他人的話,或許就能問到離開森林的道路了吧?可是就在影決定翻過岩石去找對麵的人時,容凡突然察覺到了一絲不對勁,他一把按住了影的肩膀讓對方安靜下來。

“等下,你仔細聽,那邊好像不止是一個人。”容凡說罷慢慢爬上了岩石,他十分謹慎地探出頭看向了聲音傳來的方向。容凡原本以為來者是巴倫西亞的部隊,畢竟先前的腳步聲是如此的雜亂。可是當他真正看清岩石對麵的景象時,卻見到了意想不到的一幕。

隻見一名身材高大的男子正和幾隻地精對峙著。男子緊緊地抱著懷中的包袱,而地精們則是圍在他的左右企圖去搶那包袱。

為了讓男子老老實實地交出包裹,地精們甩了甩手中的木棍擺出了一副威脅的架勢。木棍由地精們處理過後,開裂的縫隙中夾上了幾塊生鏽的鐵皮,雖然這武器看似粗製濫造,但尖銳的鐵皮就像是鉤爪一樣十分鋒利。地精用力將木棍砸在了地上,那一雙雙盯著男子的眼睛逐漸泛起了猩紅的光芒,看著十分瘮人。

男子或許是被嚇到了,他手忙腳亂地打開了包袱在地精們的麵前取出了一個麪包。容凡以為男子是妥協了,正當他覺得男子是時候該將麪包給地精們了的時候,那人一改先前驚慌的神情,張牙舞爪地朝著地精吼叫了幾聲,隨後便狼吞虎嚥地將麪包塞進了自己的嘴巴裡。

男子的嘴巴並不能直接塞下一整個麪包,他將麪包強行塞進嘴裡隻會導致麪包斷裂成好幾塊。地精們眼睜睜地看著麪包的碎片掉落到地上後,它們生氣極了。

可這還不夠,哪怕男子已經惹怒了地精們,但他就像是在挑戰地精們的底線似的,朝這群足足矮了他半個身子的怪物們喊道:“我吃不完也不給你們!”

地精雖然智商不高但它們卻看得懂人類的舉動代表著的意思,它們曾見過人類投餵豬狗的場景,人在喂狗吃東西的時候就是像現在一樣將食物扔到地上,而這正是人類在麵對地位低於他們的生命時會做出的舉動。地精們誤以為男子是將它們當成狗了,它們這暴脾氣哪能容忍男子的羞辱,於是便撕咬著撲向了男子。

說時遲那時快,當地精們將手中的木棍砸向男子的腿部時,男子瞬間飛起一腳踢飛了地精手中的木棍。緊接著,他大喝一聲紮穩了馬步,嚇得地精們不敢再向前一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