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七章 狡戰

-

8月2日,星期二的夜晚。利昂帶人於瑪卡門東側的營地裡就明日攻打山隘一事展開了會議。參與會議的人員除了阿爾卡莫城的正規軍外,還有很大一部分是各大傭兵團的領頭人。會議上,利昂為眾人點明瞭攻打山隘的要點,他向在場所有人說山隘是阿爾卡莫軍攻入弗克斯恩城的必經之路,隻有將山隘以及其後方的格林姆斯比鎮給奪下來,纔能有機會大挫弗克斯恩軍。

雇傭兵們本就是些粗人,他們不是很明白“有機會”這詞代表的意思,當所有人都以為隻要拿下山隘就等於勝券在握的時候,利昂的一席話打破了他們的幻想。

“我想大家應該都明白這場戰爭對於我們來說的意義,弗克斯恩是叛軍,但是他們現在的人數是我們的數倍。攻下山隘隻是這場戰鬥的第一步,隻有拿下來了我們才能保證自己有立足之地。不然的話,單憑後方的村子,麵對敵人的突襲,我們根本就冇有招架之力。所以我們要運用好我們現在的所有力量,第一擊就要打得響亮,打得漂亮,震懾敵人奪下格林姆斯比鎮,令弗克斯恩軍無法侵犯阿爾卡莫領分毫。”

在利昂說話的同時,立足於他身旁的傭兵團士兵們也捶胸高呼願意為阿爾卡莫城獻出生命。隨後利昂命令士兵將地圖釘在了木桌上,待到士兵們做完這一切又把書桌翻起後,利昂走到了地圖前,他指向地圖上標有瑪卡門的位置並問在場的眾人,誰有膽量明日前去瑪卡門向鎮守在那裡的弗克斯恩軍叫陣。

傭兵們明白明天的戰鬥是他們立功的好機會,他們自然爭先恐後地想要接下這一任務,其中一人更是叫囂道:“弗克斯恩人向來嬌生慣養,膽小怕事,明日給我五百人,在加一把磨好的長刀,便可以殺得敵人屁股尿流,有來無回。”

傭兵的話語引起了周圍人的大笑,紮拉也在現場,隻不過他並冇有跟著其餘人笑起來,而是背靠著木柱冷哼了一聲,“就憑你一個人?五百人?守在瑪卡門後方的可是數萬敵人,你隻帶那麼一點人去,還冇等到叫戰,就被圍上來的亂槍給捅死了吧?”

被紮拉這麼一說後,先前說話之人突然提高了嗓門,他十分不服氣道:“那你說,你有什麼高見?別隻是個光會在旁邊講,什麼意見也提不出來的,我可比你大了不少,我當傭兵的時候你估計還在喝奶呢!”

此話引起了眾人的大笑,當所有人都將目光轉向紮拉想要看一場好戲時,利昂也同樣地看向了紮拉。

紮拉不慌不忙地走到了地圖前,他指著地圖說道:“敵人既然在人數上占有優勢,我們迎戰所有敵人隻會是螳臂當車,以卵擊石。這種自取滅亡的做法可不是聰明人會去做的。”

紮拉說著與利昂對視了一眼,接著他向利昂提出了自己的建議,“什麼叫做叫戰?前提當然是要在氣勢上逼得對方隻敢派將領對戰。以技巧斬殺敵軍將領,以最小的犧牲換取最大的成果。”

其實不用紮拉說,利昂也明白當下阿爾卡莫城唯有這一種選擇。利昂滿意地點了點頭,他說紮拉說的有道理,應對數量眾人的敵人,要打敗他們就必須得使他們人數上的優勢消失,而紮拉所說的策略則是最好的辦法。

利昂說罷便令傭兵團們明日派出所有戰士前往瑪卡門,但他們並不能直接開戰,而是要在瑪卡門前叫囂,能夠轉移敵人的視線就轉移,能夠拖延敵人行軍的速度就拖延。

“正如我最開始所講的,我們此番是要平安通過山隘,奪下格林姆斯比鎮。瑪卡門並非我們最終的目標。”利昂說著便問傭兵團的眾人,他們手底下戰士的人數到底有多少,他不要確切的,要的是能夠撐場麵的所有能站在瑪卡門前的人數。

而正當眾人計算著所有能夠拉出去撐氣勢的戰士數目時,屋外傳來了一陣喧囂聲,原來是士兵在營地後方的林地裡抓住了一名弗克斯恩的斥候。

士兵們抓住此奸細後便將他帶到了利昂的麵前。

“給我跪下!”士兵說罷一腳踹在了奸細的大腿上迫使此人跪到了地上。

麵對屋內這夥身材魁梧,凶神惡煞的傭兵,奸細表現得十分害怕。他低著頭不敢看利昂一眼,直到利昂走到了他的麵前,此人才偷偷瞟了利昂一眼,隨後便又低下頭不作聲了。

“大人,我們在後麵的林地裡抓到了他,今天下午的時候我們就覺得此人有些不對勁。鬼鬼祟祟地徘徊在營地後麵的土坡上,之前也冇有人見過他,是個生麵孔。原來是偷偷地在畫營地通往瑪卡門的路線圖。”

士兵們說著將奪來的地圖交到了利昂的手中,利昂當即便打開了地圖,他倒是要看看弗克斯恩的斥候畫了些什麼。

地圖就是一張簡單的羊皮紙,上麵用炭筆歪歪扭扭地畫了一條線,然後是東西兩個大圈。明眼人都看得出來這兩個大圈代表著什麼,一定是阿爾卡莫軍地營地以及西邊通往弗克斯恩領地的瑪卡門要塞了。而除了路線和兩大地點外,斥候還在羊皮紙的角落裡寫了兩行數字。字跡歪歪扭扭地修改了多次,利昂仔細看了一眼數字後他走到斥候的麵前詢問對方道:“弗克斯恩的人?”

斥候拚命點了點頭,就好像他一旦不配合利昂的話,就會被對方斬殺了似的。

利昂隨後又問道:“這數字是人數?說實話,你到底見到了多少人?”

斥候慌張地看了利昂一樣,他冇有想到利昂竟然會問出這個問題,他在思索過後顫巍巍地回答說:“兩萬,或者是三萬。”

阿爾卡莫軍的營地和人數被弗克斯恩派來的人員看得一清二楚,還冇等到斥候回答完話,傭兵們也怒不可遏地走上前來拎起了斥候領子,他們罵道:“好你個傢夥,竟然偷窺我們?”

眾人著實憤怒,不過這也是在所難免的,畢竟兩軍還未曾正麵交鋒,弗克斯恩人就探清了阿爾卡莫軍營地的方向和行軍的路線,這可是大忌。

但是利昂和其他人不一樣,他依舊心平氣和地問斥候道:“就你一人?冇有其他人了?”

斥候心知一旦他說老實話,回答利昂說自己的同伴早就在他被抓住的時候就逃回弗克斯恩的據點,報告軍情了的話,他可就冇有一點價值了。於是他選擇了撒謊,“是,不對,就是我一個人。大人害怕人數太多會暴露行蹤,所以就我一人前來。”斥候一邊說著一邊求乞利昂放過他,“大人,你們的情況除了我之外可冇有人會去彙報,所以你們不用擔心,請你放我一條生路吧。我保證!等戰後,放我回家!”

所有人都不相信斥候所說的話,他們對利昂說阿爾卡莫軍的行軍策略恐怕已經傳到了敵軍將領的耳中,所以當下他們隻能轉換策略並且絕對不能放過弗克斯恩軍的斥候,一定要斬殺了他,將此人的人頭送還給弗克斯恩人,好出一口惡氣。

利昂仔細聽完了眾人的話語,不過他權衡利弊後並冇有采取他們的建議,反而是出乎了眾人意料說道:“放他回去。”

利昂的命令讓傭兵們十分不解,不明白利昂為何要如此決定的眾人有些惱火,不過他們還是儘量控製住了自己說話的聲音,“大人!你可知此舉意味著什麼嗎?放虎歸山?”

“既然你們都認為敵軍將領已經知曉了我們的計劃,那麼殺了這人和不殺這人又有什麼區彆呢?隻為了出一口惡氣?冷靜一點想想看吧。”利昂這一席話令在場所有人啞口無言,接著他令士兵們放開了斥候,“既然你已經看到了我軍營地內的情況,想要去彙報就去彙報吧。告訴你的長官,明日阿爾卡莫軍三萬人馬外加傭兵團一萬人馬。騎兵五千,步兵三萬,精銳以及重甲兵五千,定會一舉拿下瑪卡門。讓鎮守瑪卡門的將領洗乾淨脖子,準備受死。”

弗克斯恩的斥候原本還不信利昂說的話,但是在利昂嚴肅的眼神之下,阿爾卡莫軍無一人敢攔住斥候,斥候心知自己逃生的機會不多,於是立馬逃離了現場。

斥候離去後,傭兵們終於是忍受不了了,利昂剛纔的決定不止放走了斥候,還將阿爾卡莫軍的情報全盤告知了敵人。這無異於自我毀滅。

“你這是瘋了嗎?”一部分傭兵這下不再稱呼利昂為大人,他們問利昂難道明日要他們自投羅網去送死不成?

利昂並冇有因此生氣,有一部分看明白了利昂舉措的傭兵也跟著他一同笑出了聲來,紮拉就是其中之一,他拍了拍手道了一聲好。在魯莽之人驚愕的眼神下利昂走回地圖前,他目視著地圖,背對眾人問道:“彆忘了我們最初的計劃,我們要的是通過山隘。對了,繼續剛纔被打斷的話題,你們手底下一共有多少人來著?”

傭兵團的領頭人們麵麵相覷,沉默過後他們回答利昂說所有能派上戰場的,就算是加上後勤的夥伕和鐵匠們一共也不過八千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