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一章 中幕(下)

-

太陽逐漸走向了西方。我望向空中那輪匿藏於雲層後方的落日,猛然發現在它周圍的天空十分湛藍。藍色的高空與捎帶檸檬黃的夕陽融合在了一起,讓我感受到了一股從未有過的清新氣息。

腳下的地麵如同一麵明鏡,它反射著湛藍的色彩,再次將記憶中的那條小河展現在了我的麵前。河水緩緩地流動著,它如同空中的太陽一般,是那麼的安詳。

周圍的景色越發讓我想要與它們融為一體。我想,隻要我成為了它們中的一份子,自己也就不會孤獨了吧?

可是,我究竟為什麼會感覺到孤獨呢?明明,在我的周圍,所有人都充滿了歡笑聲。他們看起來都十分開心的樣子。

我抬起頭看向了麵前的女孩,她和我記憶中的那些人一樣,笑得是那樣地開心,但是我始終不明白,為什麼她能夠這麼開心呢?

我不理解女孩就和我不理解遠處那座亭子裡的那兩個人一樣。坐在亭子中的那兩人,他們在交談間也是充滿了歡笑,究竟是什麼能夠讓他們如此開心,明明保持平靜纔是最輕鬆的不是嗎?彎著嘴角實在是太累了。

“哎哎,堆起來這個後接下去我們做什麼?”麵前的女孩突然將我從發呆中拉回了現實,我回過神看向了她,在我麵前除了她以外,還有一堆高度與我膝蓋相同的沙子。我蹲下身看著麵前的沙堆,想象自己就是一頭巨大的野獸,而沙堆則是崇山峻嶺之中的一座高聳的山峰。

我學著對方先前的舉動伸出了手指,接著在沙堆上戳了一個洞,一個又一個。

看著我的舉動,女孩很疑惑地詢問我這究竟是在做什麼。我以她之前說過的話回答她,我不過是在學她的舉動。

“因為好玩呀。”我說道。

聽了我的回答,對方似乎有點生氣了,她問我為什麼要學她說話。可精靈的本質就是一台複讀機,我重複了一遍先前的回答對她說道:“因為,好玩。”

說完後,我伸出手將右手的袖子撩起,接著開始在沙堆的最下方挖出了一個小洞。坐在沙堆另一邊的女孩對我的舉動很是好奇,於是她學著我的樣子也開始在她那邊的沙子底下挖出了一個洞穴。

一股不服輸的勁從我的心底竄起,為了不輸給對方,我趕忙加快了手中的動作。可在我全神貫注地挖著沙子時,耳邊的風卻帶來了似我非我的歡笑聲,那是小孩子的笑聲,聽它的聲音似乎離我很近,可當我轉頭環顧四周時,卻發現自己根本見不到任何人。

我不明白那究竟是誰在笑?明明離我很近可我卻看不到他。

對麵的女孩子顯然很奇怪我左顧右盼的舉動,她停下了手中的動作,言語中似乎帶著一絲擔心,“你這人是怎麼回事?你是在害怕什麼嗎?”

“不,冇什麼。”我一邊搖頭一邊回答了對方。在那之後,我繼續將洞穴往深處挖去,直到我察覺到沙堆內部變得有點鬆垮,這纔沒有繼續挖下去。

“哎?好像通了,這樣的話,我們就可以挖穿它了吧?”女孩笑著問著我,她說自己有點擔心沙堆會倒塌。

可我一臉自信地回答她,沙堆絕對不會倒塌。

一臉自信,冇錯的我能夠看到我自己的表情。那張滿臉是泥沙,昂著頭自以為是的稚嫩臉龐。

此時在我的麵前蹲坐著兩個小孩,一名是之前在我麵前的女孩子,而另一位新出現的,是個男孩子。他褲管捲起光著腳,正低頭朝著沙堆內部觀察著。

這時我才發現,原來我耳邊響起的不知名歡笑,它們的源頭就是眼前的這名男孩子。

我慢慢朝著眼前的兩人走去,並彎下腰仔細地看著他們。但看樣子,他們並冇有發現我的存在,兩個小孩自顧自地忙碌著手中的活,而在我伸出手摸向男孩,當我的手掌在接觸到他身體的那一刻便穿過了他的身軀,我並不能抓到任何東西。

“你那邊怎麼樣了?”男孩說著探出頭看向了另一邊的女孩問道。

“差不多了。”女孩回答道,她朝著洞內使勁一伸手並問道:“你能抓到我的手嗎?”

男孩聽後仔細地尋找起了對方手掌的位置,他在黑漆漆的沙堆底部摸索了一陣子後,笑臉露出了喜悅,“抓到了!”

在同一時刻,女孩也笑出了聲來,他們兩人驚喜地喊著自己打通一整個山洞。

此時,在我的身後突然傳來男人的話語聲,他問道:“你們兩個在這裡吵些什麼呢?”

聽到聲音後,我猛地朝身後看去,隻見在我麵前的不遠處正站著兩名男子,他們朝著我走來並穿過了我的身軀,在來到那兩名小孩的麵前時,那兩人一同看向了地上那塊臟兮兮的沙堆。

“我們在挖山洞,爸爸。”女孩嬉笑著回答了問話人的問題。

“挖山洞?”其中那名身材稍微矮一些的男子聽後彎下了腰,在仔細打量了兩個小孩子一眼後,他轉過臉看向了一旁的男孩,並問對方是不是摸了自己女兒的手。

顯然男孩之前確實是這麼做了,於是他“哎”了一聲後趕忙將手中從沙堆內抽出,接著他微微一點頭承認了自己的舉動。

“你也倒是還挺老實。那麼你打算怎麼為這件事情負責呢?”男子一臉嚴肅地說道。

“哎!這種事情可彆亂開玩笑。”這時另一名男人開口說話了,他打岔道:“趕緊讓人帶他們去洗一下臉,時候也不早了,我們差不多也要走了。”

我看向了此時正在說話的男子,記憶中的他依舊是一張模糊的臉龐。可他的聲音很熟悉,我清楚自己一定在哪裡聽到過,可究竟是在哪裡,我卻記不清了。

“怎麼了?小孩子嘛,逗他們玩玩能有什麼事情?”

“好了好了,雅,我們該回家了。”男人說著叫出了我的名字,可正當我要開口應答時,麵前的小男孩卻幫我迴應了對方,我看著他起身跑到了男人的身邊,並叫喊那人為父親。

“既然如此,緹婭,你也快過來和蘭斯洛特叔叔他們道彆。”另一邊的男子說著朝前方的小女孩招了招手,直到這時我纔看清了那女孩的臉,原來她是緹婭。

緹婭站起身提起了禮裙,她朝著蘭斯洛特行了一個屈膝禮,接著向起道了彆。

“巴戈夫,冇想到你這一根筋的傢夥,居然也能培養出如此乖巧的女兒?”

麵前的巴戈夫一臉年輕,他聽著蘭斯洛特的埋汰並冇有生氣,反而是大笑出了聲,“彼此彼此,你這廢物比起我也好不到哪裡去。”

在那之後,蘭斯洛特催促雅穿上了鞋子,並返回宮殿清洗了臉龐。可即便身體上的泥沙已經全部被清理乾淨,小時候的我卻依舊不肯離開宮殿。

看著小男孩走路一扭一扭的模樣,我猛地想起了自己那時的窘境。那個時候泥沙陷入了我的鞋子內,但是害怕被父親責罵的我找了個藉口跑到了宮殿大廳側方的屋子裡,之後脫下鞋子將其中的泥沙倒在了一個角落中。那個角落就是那時我與歌雷亞戰士戰鬥時,不小心拍開的磚頭內部。

我想起來了一切,正當我為此而欣喜若狂時,我見到曾經的自己走到了蒂婭的麵前並向其道了彆。可巴戈夫並冇有打算要放過我的意思,他問小時候的我,是不是忘記了某件事情。

我努力回想著那時的我究竟是如何迴應了巴戈夫,直到我想起來時,麵前的男孩也開口了。我與他一同說道:“這是必須的嗎?”

巴夫格發出了威脅的語氣對著曾經的我喊道:“怎麼?還不願意啊?”

“放心,我會對她負責的。”小時候的我以不弱於巴戈夫的氣勢朝著對方喊道:“你要相信我!”說完後,我看著曾經的自己走到了緹婭的麵前,並對對方許諾自己一定會再次回到這個地方,而緹婭也一定要等著我。

緹婭反覆問我這究竟是不是真的,我也一次又一次地迴應對方,自己一定會辦到。我看著他們吵鬨的模樣,是那麼地開心。

看著眼前兩個小孩天真的對話,周圍的那兩名大人也都笑出了聲來。他們都在笑呢,可為什麼他們能夠這麼開心呢?我想這不過是我將記憶美化後的結果。

夕陽最終還是消失了,在這個無光的世界,充滿了汙穢的世界裡。眼前的小河依舊在我身前流動著,它穿過了漫長且無邊無際的草原,最終凝固成了冰雪中的一部分。

可惜這裡冇有大海,不然它也不會如此孤獨。

風聲,水聲,凝固聲。所有聲音交彙在了一起。我看著眼前的景象,在灰濛濛的場景中,一道白光湧起,隨著我耳邊不斷響起“嗡嗡”聲後,白色將一切遮蓋。

我,再也看不到見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