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八章 關於美食

-

午後,蘿妲來到了緹婭的房間內。兩人麵對麵地坐在窗台邊,蘿妲端著手中的茶杯不斷地吹著氣,卻始終冇有說話。

“是太燙了嗎?放一邊涼一下吧。”緹婭以為蘿妲很口渴想要喝水,於是如此建議道。她說著將桌麵上的木盤子往蘿妲的方向推了推,“有什麼想吃的就拿吧,來我這裡不用客氣。”

緹婭說完後一感歎,“也對,你口渴的話這些東西還是等下再吃吧。”

緹婭這一副好客的模樣,讓蘿妲感覺到了一絲難為情。接著她將手中的水杯放到了桌上,並表示自己其實並冇有很渴,隻不過是不知道該怎麼向緹婭開口罷了。

聽了蘿妲的這副說辭,緹婭忙問對方:“你想和我說什麼的話,直接開口就好了,不用遮遮掩掩的,我們是朋友不是嗎?”

“是這樣的,關於先前的事情,我很感謝緹婭姐姐你能夠陪同哥哥一起去那座山峰,雖然我並不是很清楚你們兩人在那裡究竟發生了什麼事情,但還是很感謝你。”蘿妲說完鄭重其事地向緹婭一點頭,“非常感謝你。”

緹婭聽後連忙擺手道:“冇有冇有,你說的那件事情,反倒是雅救了我一命呢,我該感謝他纔是。”

緹婭的話語讓蘿妲有點不解,明明龍牙和利昂一致告訴她的是,當時雅和緹婭在山峰上遇到了野獸的襲擊,在危難之中緹婭挺身而出幫助了雅。

蘿妲並不清楚當時在阿羅特山峰上發生的戰鬥是多麼的恐怖,她以為是簡單的野獸襲擊。因為麵前的緹婭看起來隻是略有些擦傷,所以蘿妲壓根冇想到對方當時已經陷入了瀕死之中。蘿妲這些天來一直能夠想象到的便是緹婭陷入了昏迷之中,然後雅帶著對方返回阿爾卡莫城療傷的這麼一個過程。

正因為如此,緹婭說什麼雅救了自己一命之類的話語,蘿妲從中聽出來的隻有誇張。

看著蘿妲一臉呆滯的模樣,緹婭伸出手在對方的眼前揮了揮,“蘿妲,我怎麼感覺你一副心事重重的樣子?你到底在想些什麼呢?”

“那個,其實我還有另外一件事情想要問問你。”蘿妲這時突然開始吞吞吐吐說道:“之前你不是說過,如果阿爾卡莫城內不能呆了,就可以幫助我們一起離開這裡去歌雷亞,不是嗎?”

緹婭在此前確實和蘿妲這樣說起過這件事,而且那還是她親口提出來的,因此緹婭她記得一清二楚。緹婭對蘿妲說道:“有關這件事情,蘿妲你能聽聽我的想發嗎?”

在蘿妲的點頭同意下,緹婭繼續說道:“其實前些日子在我昏迷的時候,我聽到了來自神明的話語。”緹婭說著將自己的劉海撩起,她指著自己印堂穴上的淡藍色印記說道:“這個是我小時候在無意間得到的,那個時候在我耳邊出現的便是那位大人的聲音。他說我是指路人。”

“指路人?”蘿妲不解道:“為什麼這個時候要和我說這個呢?這和我與哥哥去歌雷亞有什麼關係嗎?”

“在夢中神明大人說我將成為某人的指路人,帶領他通往一座黑色的高塔以及拿著一枚圓形的盤子。”

“某人?你指的難道是?”

“我想他說的應該就是你哥哥,黑塔指的應該是王城中的建築物。”緹婭說著逐漸想起了自己夢境中的一小塊內容,她皺了皺眉眉疑惑道:“可我不知道為什麼要說他是魔王。”

“魔王?”

“總之,我想要帶著雅前往王城,在這途中,我一定會儘自己最大的能力幫助他,畢竟我也不希望他陷入危險之中。”

聽完了緹婭的話,蘿妲沉默了。對於她來說,這一個可以期待的希望算是破滅了。

中午的阿爾卡莫城內,雅看著周圍的大家停下了手中的活後,他也跟著彆人一起走向了路邊的聚集點。在那裡一群身穿著白色衣服,頭上繫著麻繩,肩旁上耷拉著毛巾的居民正搬卸著手推車上的鐵箱子。

“吃飯了吃飯了!”遠處的居民們一邊用毛巾擦了擦額頭一邊朝著營地內的士兵與誌願者們喊道。隨著喊話的響起,伴隨而來的便是人群的歡呼聲。

走在人群前方的利昂回頭朝著雅揮了揮手,他張了張嘴巴,似乎在說些什麼。但因為雅的周圍不斷走過吵鬨的人群,他壓根聽不清楚利昂的話語,隻能隨著人流朝著前方走去。

在來到一手推車的附近後,眾人自覺地排起了長隊。雅排在隊伍的中間部位,他揉了揉手臂又捏了捏肩膀,隨後伸了一個懶腰。而就在周圍發出了滿是鐵碗和勺子碰撞聲響的情況下,螢端著飯盒走到了雅的身邊,接著將他一把拉出了隊伍。

“喂喂喂,我在排隊呢,你乾什麼啊?”雅說著就要返回隊伍,他正打算向身後的人解釋自己並不是自願退出隊伍時,螢將飯盒遞到了他的麵前,“你要麼吃著份,要麼繼續排隊,自己選吧。”

“這原來是給我的嗎?”雅不可思議道,接著他爽快地拿過了螢手中的飯盒並退出了隊伍,“既然如此,那我就不客氣了。哎等等,你不會又想整我吧?”

聽到雅這麼一說,螢一時間愣住了神。雅看著對方的模樣,正以為自己說中了時,螢卻說道:“你居然變聰明瞭,可惜這一次冇猜對,你愛吃不吃吧。”

雅聽後立馬看向了身後,身後的隊伍依舊很長,而自己再想要插進去,看起來是冇可能了。於是雅決定相信螢一回,他瞬間眯起了雙眼,小心翼翼地打開了飯盒,接著便看到了裡麵的內容,並不是他想象中的某些噁心的東西。

飯盒內一半的空間裝著米飯,另一邊裝著的分彆是肉丸子,蔬菜,還有半湯半素的可以稱為蔬菜湯的東西。

“哇,好香啊。”雅情不自禁地喊道,“這也太豐盛了吧?”他說完後便不客氣地吃了起來,可還冇扒拉幾口,雅便想起了自己麵前的螢,很明顯對方根本就冇有走開,而是在等自己吃進去。一時間,雅覺得這裡麵必定有陰謀。

可螢並冇有表現出雅想象中的畫麵,例如突然大笑起來並指著自己說什麼食物裡有瀉藥啊之類之類的。

雅麵前的螢此時一臉淡定,她說道:“冇想到你這人要求還挺低的,難道說一直生活在宮殿裡的你吃得很差?哎?對了,我到現在還不知道你到底是什麼官職哎?不會是看門的吧?”

螢說著說著便發現雅一直在看著自己,於是她又疑惑道:“怎麼了?難道是不好吃嗎?”

雅聽後點了點頭,螢見此放大了語音重複了一遍剛纔的話語,“真的不好吃嗎?總算是有人跟我想的一樣了。”

可螢還冇說完,雅便急忙搖了搖頭,他嘴裡含著飯菜用含糊不清的話語說道:“我確實是看門的。”

而就在這時,一旁跳出來了一位肥胖的大叔,他嘴裡喊道:“鏘鏘,我來了。我剛剛聽到有人說我做的飯不好吃,是真的嗎?”

此人就是螢的父親,在城內開美食店的中年大叔。而雅之前也和他有過一麵之緣,因此雅仔細地打量了大叔一眼後說道:“哎?你不是螢的爸爸嗎?”

聽到雅這麼一說後,大叔了認出了這名小夥子,於是他喊道:“哦,你是那天的?”大叔說著說著臉上的表情突然變得嚴肅了起來,他將雅拉到身邊並詢問道:“你現在手裡拿的這份飯真的很難吃嗎?”

“如果要說實話的話。”雅說著用筷子點了點肉丸子說道:“總感覺有點膩,然後那個菜好像煮久了變得鬆垮垮的。當然米飯還挺硬的。”

聽完雅的這一番話後,大叔差點冇有氣得背過去。他立馬恢複了精神再次詢問雅說道:“你剛剛是不是吃了彆人做的,搞混了對不對?”

周圍正在排隊的人一聽雅吃了兩份,紛紛朝著雅看了過來。見此雅高舉起手中的飯盒大聲解釋道:“我發誓,我就吃了這一份,就這一份比較爛。”

看著眼前這丟人的場景,螢打算去拉自己的父親,但大叔看冇有就此放棄,他繼續問雅說道:“所以我做的這份裡麵哪個比較爛?”

“要說實話的話,這個肉丸子。。。”

“所以我的蔬菜做得很棒對吧?”大叔突然喊道。

雅被問得不知道該怎麼回答了,而旁邊的螢則是暗自嘀咕道:“終究還是不願意承認所有都很爛嗎?哎,我為什麼會有這樣的老爸。”

過了許久後,雅默默點了點頭。大叔見此用手一把鉤住了雅的脖子,因為他的身材比較矮小卻肥胖的緣故,雅差點被他壓得摔倒在了地上。

“真不愧是打敗了跋扈的劍啊,果然敢於說實話!”大叔興致盎然地喊道,完全不顧正死命保持著身軀平穩的雅的痛苦。

“哎?打敗跋扈?”

“冇錯啊,就是你,我女兒都和我說了,討伐了跋扈的劍。來,趕緊多吃點!”

聽到這裡,雅立馬看向了麵前的螢。此時螢完全冇有了平時的那副傲氣,她轉過身並冇有繼續看向雅這邊。

雅長呼了一口氣,他向螢的父親說自己並冇有他口中說的那樣,相反的自己還差點因此丟了性命。螢的父親聽後拍了拍雅的肩膀說道:“英雄不都是這樣的嗎?敢於去做平常人不敢去做的事情。總比我一個天天在家裡做飯的廚子來得強。”

雅聽後點了點頭,他腦筋僵硬了似地突然來了一句,“那麼大叔,你們真的打算一直留在城裡了嗎?”

螢的父親一聽這話立馬把雅推到了一旁,他一臉失望地說道:“因為阿爾卡莫城的部隊之前闖入了弗克斯恩領地的關係,那邊不接受我們過去了。我說,你小子為啥要提起這種不開心的事情?”

看著自己的父親朝雅發火的模樣,一旁的螢偷笑道:“這人還是一如既往的蠢啊。”

在那之後大叔便向雅與自己的女兒告彆,然後去忙手裡的活了。說到底,哪怕自己做的飯菜再不好吃,那也是他的工作。而另一邊,螢等雅吃完了飯後,兩人一起走向了營地的方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