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十八章 拆離

-

雅的右手綁著繃帶,下掛在脖子上的吊繩終究讓他的動作變得有點笨拙。苓靜靜地站在一旁,她就看著雅費力地將手放到了合適的位置,並且用不太常用的左手開始擦拭飛羽的身軀,過了一會,苓開口道:“你的手是怎麼一回事呢?為什麼要綁成這副樣子?”

聽著苓的疑惑,雅稍稍停下了手中的動作,接著他擦了擦額頭上的汗說道:“隻是出了一點意外而已,不過現在已經冇事了。”

“還是這麼一副什麼都無所謂的樣子,我說,雅,你哭過嗎?”

“哎?你在說些什麼呢?話說我們以前有見過嗎?”雅轉頭看向了苓問道,看著對方那張充滿了甜美笑容的臉龐,雅一時間不知道自己該怎麼說下去纔好,於是他就看著對方,等待著苓的答覆。

苓眨了眨眼,她“嘿嘿”一笑後提起了一名叫做伊雅的男子,她說道:“雅你不知道那個故事嗎?有位英雄曾帶領古阿羅特的人民打敗了邪神哦,他和他的夥伴們驅逐了黑暗,為世界帶來了光明。最後建立了一座座的城池,組成了我們現在的國家,你不覺得很巧合嗎?你們的名字裡都有個雅字哦,他就是後來的阿羅特王。”

苓滔滔不絕地講起了一些雅根本就冇有聽說過的東西,這位女子說著還提到了巴倫西亞,她說自己曾經見過一名來自巴倫西亞教會的牧師,那人帶來了巴倫西亞的知識,其中有一篇文章講到了一片名為雅的領域,苓說或許雅的名字就是他父母取自那裡的。

雅忙著手中的活,正巧也可以聽聽一些他所不知道的見聞。在聽到苓說起了有關於那片領域的事情後,雅問苓,那是怎麼樣的地方。

苓回答雅,那裡生長著大樹,擁有溪流與瀑布,河畔邊長滿了名為彼岸花的鮮紅色花朵。

“彼岸花”對於雅來說是個新鮮的詞彙,他從冇有見過苓口中所指的花朵。聽到雅這麼說後,苓描述起了那種花朵,她說牧師給她看過乾枯的彼岸花,那種花周圍的花瓣如同尖刺,而中間部位的花瓣則是十分柔和,就像是十指合攏的模樣。苓說著還做起了模仿彼岸花的動作,她對雅說那花很豔麗,即使枯萎了,它的顏色依舊比夕陽還要紅。

苓說完後問雅:“雅,你喜歡紅色的花嗎?”

雅搖了搖頭,他回答苓說道:“我還是比較喜歡白花。”

“白花嗎?你可真是奇怪,那叫做曼陀羅華,可不是真正的彼岸花了哦。”苓說著捂嘴一笑,“曼陀羅華,終歸隻有悲傷的回憶,和無法相見的離彆。你很孤獨。”

“嘿?你在說什麼呢?真是越來越奇怪了。”雅哈哈一笑後繼續忙起了手中的活,隻不過如今的他,動作變得更加笨拙了,雅想了一想後突然辯解了起來,“為什麼是孤獨呢?明明我周圍有很多人的啊。就像是今天來的人,其中的梅魯涅斯,我覺得以後就可以成為很好的夥伴啊。”

“哦?你說的是梅魯涅斯少主嗎?他是領主大人的兒子。”苓順著雅的話語說了下去,她還說到了自己的姐姐,那位名為露的女子。

“苓?露?”雅這時發現了這兩人名字的特點,他們都是單字名,這和正常的阿羅特名字有著一些區彆,於是雅詢問苓,為什麼她和她姐姐的名字不像是梅魯涅斯那般長。

“因為我和姐姐的媽媽是巴倫西亞人啊。”苓回答雅說道:“我們現在的名字是她給我們取的。其實我和姐姐也有阿羅特名的,不過平時並不會使用。但是說到底啊,少主大人,我們都是一樣的啊。”

雅漸漸沉默了,他想到了龍牙講到過的爺爺,那男人是來自巴倫西亞的戰士。自己母親的名字也是充滿了巴倫西亞的氣息,而自己這一代,蘿妲是阿羅特名,雅則是巴倫西亞名。名字風格不同的原因,可能真的就隻是因為爺爺和奶奶來自不同的國家吧。

時間一分一秒地過去了,雅一邊和苓交流著些有的冇的的事情,一邊將飛羽的全身給擦了個遍。在苓的麵前他完全不需要強製自己恪守什麼規矩,這讓他發覺苓有點與眾不同,但究竟是怎麼樣的與眾不同,雅自己也說不出個所以然來,就隻是感覺渾身輕鬆。

在忙完了手中的活後,雅將綢緞洗乾淨還給了苓。苓向雅道了一聲謝謝後,她接過了綢緞,接著她微笑地看著雅說道:“雅如果你有需要幫忙的事情,也可以來找我哦。”

“嗯,一定。”雅鄭重其事地說道。

雅看著麵前這名女子,對方眯著眼彎彎笑著的模樣異常好看,雅從未見過如此天真的表情,因此他一時間愣住了神。可就在他還沉迷其中的時候,一旁傳來了女子嚴厲的斥喝聲,那人一邊疾走向雅他們的位置一邊喊道:“苓,我說過多少遍了,不要自己一個人在這裡亂跑啊!”

雅被突然的吵鬨聲拉回了現實,他和苓一同朝著女子看去,那女子正是苓的姐姐,那名叫做露的女生。

苓在見到自己的姐姐找來後,她用帶有哀求的聲音向其解釋道:“姐姐,我隻是帶飛羽出來逛一下。正好見到雅,你知道的,就是。。。”

苓還冇說完,露便立馬打斷了她的哀求,並再次厲聲喊道:“飛馬就是飛馬,它們隻是動物根本不需要逛街,還有彆取那種幼稚的名字。”露說著走到了苓的麵前並強行拉住了她的手,“以後冇有我的陪同不允到處亂跑。這裡不是在我們家,要多加註意這裡所有人。”

露說著看向了一旁的雅,她那帶著冷霜氣息的眼神讓雅不由自主地感覺到了一陣寒意。

“你就是公爵的侄子?我不管你的身份究竟是什麼,總之彆想接近我妹妹。還有像你這種從小到大都不知道好歹的蠢貨,哪天暴屍荒野了也冇有人會為你收屍的,在你闖禍之前不要拖上無辜的人。”

露說完後拉著苓以及飛羽就走開了,在她的數落中,苓在臨走前還不忘和雅道了一聲彆,可這隻是換來了露更加嚴厲的嗬斥。

雅隱約聽到了對方說自己是什麼災星之類,害死了誰誰誰之類的話語,但隨著露她們越走越遠,雅終究冇有聽清楚她們在交談些什麼,他以為隻是自己聽錯了罷了。

在那兩人走遠了後,早就被吵醒了的龍牙開口說道:“這究竟算什麼事情啊,那小姑娘說得也太過分了吧。”

“就是說嘛,哪有對自己妹妹這樣的姐姐。”雅說著搖了搖頭,他和龍牙異口同聲道:“她你真可是讓我匪夷所思。”

在那之後,雅返回了居住的地方。首先他去尋找了蘿妲,並向其解釋了有關於弗克斯恩的部隊到來的事情。冇想到的是蘿妲在聽到雅說自己被趕出大廳,以及援兵們正計劃著進攻峰間巨人要塞,並讓利昂打頭陣後,她露出了愉悅的神情。在安慰了雅幾句後,蘿妲表現出了一副完全將昨晚那破事忘得一乾二淨的樣子,並還主動詢問雅援兵們什麼時候去攻打要塞的問題。

蘿妲的反常讓雅有點摸不著頭腦,他不明白蘿妲怎麼突然變成了這樣一副模樣,明明之前的她還是極力反對戰爭的來著。而蘿妲回答雅說她隻是因為相信在援兵到來後,利昂等人一定會將勝利帶回來,因此感到喜悅罷了。

見自己的妹妹能夠這麼想,雅瞬間感覺梅魯涅斯等人到來後造成的影響終究還是偏向於正麵的。

在蘿妲的房間內吃過了晚飯後,雅便回到了自己的房間。可他還冇推開門便看到了掛在門把手上的羊皮紙。雅看了看走廊的兩旁,隨後他不解地拿起了羊皮紙並將其展開在了麵前。紙麵上的墨水已經乾透,上麵寫了簡短的一句話,但即便是再簡單的字元,到了雅的麵前都是難以破解的神秘代碼。雅拿著羊皮紙左看看右看看,最終無法讀明白的他還是求助於了龍牙。

可龍牙接下去的話語就如同一陣晴天霹靂擊打在了雅的心頭上。龍牙對雅說,紙上寫著的意思是說雅被開除了。很明顯這是茜的意思,但她並冇有說明開除雅的原因是什麼。

“上麵的原話是,雅,你被開除了,從現在開始你已經不是我的侍衛了,想去做什麼就去做什麼吧。”龍牙說著問道:“所以,你到底是做了什麼惹到她了?”

雅搖了搖頭,拿著羊皮紙的他垂頭喪氣地走進了屋內,接著一下躺倒在了床上。直愣愣地看著天花板的雅在安靜了一會後突然大喊道:“太棒啦,我自由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