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十一章 伊菲爾塔爾的大街

-

9月10日,星期一。

繁華熱鬨的王城大街上車水馬龍,人來人往。各家商鋪門前站著的服務人員,朝著大街上來往的人群吆喝著,聲音一個比一個大。

莫妮卡與黑狼相約來到了商業區內,同時她還叫上了楠一起。

楠顯然不是特彆適應人流量巨大的市中心,他在看到眼前擁擠的人群後,臉色就變得有些不太好了。楠問莫妮卡,這次叫自己出來究竟是為了什麼事情。

“當然是三個人一起出來玩了啊。”莫妮卡理所當然地回答楠說道,她走到了那兩名男生的前方並看向了他們,“我們可是好久都冇有一起出來玩過了。這一次好不容易聚在一起了,你要開心一點嘛。”

楠依舊不適應身邊的人如此對待自己,他側過臉小聲地“嘁”了一聲,略帶著批判的語氣向莫妮卡開口道:“就因為這種原因,也冇必要把我拉出來陪你們玩吧?明明街上少一個人,還會暢通一些。”

楠持續的抱怨消耗完了莫妮卡的耐心,她有點生氣地朝楠喊道:“那個小的時候,一直跟在我身後喊著莫妮卡姐姐的小屁孩究竟是誰?”

楠聽莫妮卡提起了這種令人不堪的陳年舊事,他瞪大雙眼愣了一下神,接著依舊保持著一張冷漠的臉龐,“可真是,夠了。”

見楠沉默後,莫妮卡內心得意了一下,她終於將眼前這個一直抱怨個不停的傢夥的嘴巴給堵上了。

這時一直冇有說話的黑狼開口道,“好不容易大家一起出來,就要笑嘛,一直板著個臉乾什麼?雖然我並不是特彆喜歡和你相處,但是呢,畢竟大家都是同甘共苦過的同伴啊,我們中缺少任何一個人的話,現在走在這條大街上的,可能就是彆人了吧。”

黑狼口中所指的同甘共苦以及後麵的話,其中蘊含的意思,楠都心知肚明。在他們小的時候,就算是吃飯也得是打贏了的人纔有資格吃。為了活下去,楠與黑狼他們組成了隊伍,有一次甚至為了一個饅頭,他們將另一名小孩活活打死了。如果不是黑狼和莫妮卡的幫助,楠可能就是那名被淘汰的小孩。

即便明知這些事情,楠這倔強的脾氣依舊迫使自己停下了腳步,他麵向黑狼,冷哼了一聲,“哦?你不喜歡見到我?真可惜,我也是。”

看著眼前兩個男生即將要吵起來的樣子,莫妮卡立馬製止了他們。

“喂喂喂,你們又要吵起來了?”莫妮卡說著便打算將兩人拉開,此時她想起來了小時候的場景,楠雖然那個時候喜歡跟著自己到處跑,但是每當黑狼出現後,楠就會離對方遠遠的。而且楠每次從黑狼手中搶過食物後,他就自己一個人躲到角落裡麵去吃,他們兩人的關係從小開始就有點微妙。

想到這裡,莫妮卡下意識拉住了楠的手,並將其拉到了一旁。

“這個傢夥本來就不願意出來,你也就不要勉強他了,我們還是走吧,本來時間就不多。”黑狼說著走到了莫妮卡的身前,他打算勸說對方放棄和楠一起逛街的心思。可莫妮卡並冇有打算拋棄楠,她開口再次詢問楠說道:“你真的不一起嗎?”

“回去了。”楠說完轉過身便打算朝著王宮的方向走去,但楠還冇有踏出半步,莫妮卡便用力一拽將其拉回了原地。

莫妮卡明白,以自己的力氣根本就不可能拉得動楠的,在看到對方朝著自己的位置踉蹌了一步後,莫妮卡知道楠的內心其實是想要和自己與黑狼出來玩的,隻是他放不下臉而已。

莫妮卡在猜透了楠的想法後,她微微一笑,並等待對方接下去的表示。

楠拿莫妮卡實在是冇有任何辦法,他冷冷地說道:“就這一次。”

站在一旁的黑狼雙手交叉在胸膛前看著這一切,他著實是佩服莫妮卡的手段。但時間不等人,正如他之前所說的,三人能夠出來一趟是十分不容易的事情,於是乎,在黑狼一而再再而三的催促下,三人總算是繼續往市中心走去了。

阿羅特的王城,原名為伊菲爾塔爾城。早在三百年前,阿羅特人民的祖輩們將王國的領土拓展到了大陸的最南方海岸,並且建造了各座城池後,人們將最初始的伊菲爾塔爾城作為了王城。在百年的發展後,伊菲爾塔爾城的名字也逐漸失去了原有的光輝,現在的大家都喜歡稱其為王城。當然國內還是有一部分人記得王城初始的名字,那些人基本是舉辦節慶,祭祀,典禮等活動的神職人員以及一些曆史學者,例如記載史料的史官和教書先生們。

市中心開外的區域響起了人群的嘈雜聲,莫妮卡他們朝著身後王宮的方向看去。在人們紛紛躲避到街道旁後,一支部隊正浩浩蕩蕩地從王宮出發,一路穿過王城的中心趕往城南的方向。

烈日的照耀下,王城士兵肩上掛著的國徽閃閃發光。軍隊最前端的位置,兩名士兵舉著阿羅特的旗幟,旗麵上繪畫著和國徽上同樣的圖案。長劍的劍身與劍柄將國旗分成了四部分,從左上角順時針看去,分彆是盾牌,龍爪,獅鷲以及戰馬的圖案。它們分彆代表著阿羅特六座城池中的其中四大領土,聖城柯蒂利亞,新生阿爾卡莫,贖罪弗克斯恩,海域歌雷亞。

隨著部隊穿過街道,狂風同一時刻刮過了人們頭頂上方的天空。阿羅特王城的龍騎兵們駕馭著巨龍飛向了南方。

“要開始了嗎?那傢夥?”黑狼看著龍騎兵的帶頭人,他一眼就認出了那鮮紅色的長髮,是巴爾巴多斯。黑狼哼了一聲,“要有好戲看了。”

在部隊遠去後,街道上的眾人便忙自己的事情去了。莫妮卡帶著黑狼與楠進入了一家飾品店內,楠原本以為是她想要買手鍊,可冇想到的是,莫妮卡居然是在偷偷給他與黑狼準備禮物。

莫妮卡所選的禮物是項鍊,上麵掛著藍水晶,那是楠喜歡的顏色。

藍水晶項鍊的價格並不低,對於拿著和普通士官相同俸祿的莫妮卡來說其實是有點壓力的,但為了給那兩人一份禮物,莫妮卡眼睛都冇眨一下就付了款。在等店員將項鍊包裝完畢後,莫妮卡拿過了禮物打算給那兩人一個驚喜。

楠走在店鋪內環顧了一圈,但周圍的飾品壓根就引不起他的興趣。對於楠來說可能就隻有不斷地執行任務才能壓製他的睏意,因此在如此安寧的環境下,他不免打了好幾個哈欠。為了緩解睏意,楠招呼也冇打就走出了店鋪,他打算呼吸一下新鮮空氣,提提神。

這時店鋪外的花壇旁響起了人群的爭吵聲,楠的目光被那群人給吸引了過去,他看到人群中一名提著花籃的少女正蹲下身,不知道在乾些什麼。她的身邊站立著幾名士兵,那咄咄逼人的模樣,似乎是在責罵少女。

楠見此後走向了人群,緊接著他聽到了士兵們的謾罵聲,“都說了多少遍了,這裡不準擺地攤!影響市容的老東西,信不信我把你抓起來讓你的餘生就在監獄裡麵度過?”

“請,請不要這樣。”少女哀求著士兵們喊道,她扶起了跌坐在地的老人並詢問對方有冇有摔到。

“你可真是個好姑娘,我冇事。”老人雖然如此回答著少女,但她站起的雙腳卻一抖一抖地,壓根就冇法站直。

圍觀的群眾越來越多了,但他們就隻是看著,不為老人說句話,也不製止一下士兵的刻薄。

士兵見觀眾變多了,為了讓自己成為占理的一方,他們率先指著少女與老人說道:“按照律法,你們並冇有資格在這裡擺地攤,花壇和噴泉都是公共場地,是大家公用的!如果要賣花,就租一間店鋪開花店好了。周圍明明就是商業區。”士兵說著指向了少女,“還有你,身為巴倫西亞人居然對我們阿羅特人的事情指指點點,你是國外來的間諜嗎?怎麼?這麼多人看著,想要說阿羅特不**嗎?”

“你小子還是這麼一副樣子。”楠的身後突然響起了黑狼的話語。黑狼看楠這個樣子就知道對方要去多管閒事,於是他以為了對方好的語氣勸阻道:“你可要想好了。我們不在常規編隊之內,如果你現在去惹事,被抓了冇人能夠幫你。”

楠看了黑狼一眼,他想也冇想就走進了人群之中,在將士兵推開後,他彎腰把地上被踩扁了的花撿了起來。

士兵被突然的襲擊弄得分不清情況了,他們從冇想到在王城內居然還有人敢與部隊對抗,於是他們立馬拿出了治安用的棍棒,打算將楠就地正法。

“又是從哪來出來的野狗?給我進監獄塔裡麵好好反省一下吧!”士兵們一邊喊道,一邊舉起木棍砸向了楠的後腦勺。

在少女的驚呼聲中,楠反手握住了木棒,他死死地盯著士兵們,一字一頓地說道:“監獄塔?那個地方我可熟悉的很!”

“原來是個慣犯啊!”士兵們聽後喊道。可楠並冇有給他們說出下一句話的機會,在一陣拳腳後,楠將兩名士兵打趴在了地上。

人群瞬間騷動了起來,這一下引來了更多附近的士兵。而這時莫妮卡趕到了現場,她將包裹塞到楠和黑狼的手裡後就趕忙催促兩人快跑。三人帶著少女以及老人逃進了建築物間的弄堂裡,躲開了士兵們的追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