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十章 純白線條

-

巴爾巴多斯走向了前方漂浮在空中的純白少女,他再次起手的同時,湛藍色的月光通過聖劍的反射,照到了雅的身上。原本已經失去了生命的雅,猛地吸了一口氣,他咳嗽著睜開了雙眼。

雅伸出了雙手,右手綁著繃帶,左手經脈儘斷。

“這奇怪的感覺究竟是怎麼一回事呢?喂,你聽得到我說話嗎?”雅朝著麵前的空地喊道。他那奇怪的舉動將巴爾巴多斯的目光吸引了過去,對方怎麼也想不到,被聖劍刺穿了胸膛的雅,此時居然複活了。

另一邊,在一片湛藍色的領域內,雅站在一個泛著白光的沙漏一段,沙漏內的沙子全部漂浮在了中間的部位,根本冇有受重力的原因而向一端流去。

而在沙漏另一端,站著一名讓雅感到十分眼熟的男人。雅立馬認出了金黃色的頭髮,他直接喊出了對方的名字,“月?你是月嗎?這裡,這裡究竟是什麼地方?”

“啊,歡迎來到我的領域。”月如此回答雅說道。

“你的領域?你在胡說八道些什麼啊?明明我夢見了,對了,我夢見什麼來著了?我是死了嗎?”雅說著環顧了四週一圈,他記不起自己究竟夢見了什麼,但他知道絕對不是四周的這片景象。

雅嘀咕了一聲後再次看向了月,他朝著對方喊道:“不過話說回來,你為什麼是倒著的?”

“我倒著?你再看看清楚好吧?”

隨著月的話語完畢,沙漏內的沙子開始流動,它們全部朝著雅所站立的一端流了過去,見此雅發覺其實自己纔是倒著的那一端,他不免大叫了起來,“我怎麼?倒掛在空中?”

“現在你的身體先借我用一下,給我看清楚了。”月說完後,湛藍的空間內展現了出了雅本就該看到的視野,不過雅現在是在以看大螢幕的方式麵對自己的視野。

視野的前方,巴爾巴多斯朝著雅慢慢走了過來。雅自言自語的樣子讓巴爾巴多斯感到十分不解,他歪了歪頭說道:“是傻了嗎?”

巴爾巴多斯話畢,他見到雅轉過身看向了自己,對方表現出來的那種眼神和先前截然不同,裡麵透露出了底氣十足的模樣。巴爾巴多斯實在想不明白雅這種弱者究竟有什麼資格以這樣的眼神看自己,他握緊了手中的聖劍朝著雅再次刺去,並喊道:“這一次我要斬下你的頭。”

雅抬起了綁滿繃帶的右手,企圖擋住巴爾巴多斯的攻擊。聖劍刺在了雅手臂上,卻隻割開了最外層的繃帶。繃帶爆裂後,湛藍色的光芒從其中湧出照亮了巴爾巴多斯的全身。巴爾巴多斯見此一使勁,本想要將聖劍刺進對方身軀的他卻隻能硬生生地將劍劃過雅的右手,隨後兩人擦肩而過,互相將前進的腳步停留在了對方的背後。

巴爾巴多斯意識到了事情有點不妙,他微微側過臉看向了雅的右手。泛著藍色光芒的鱗片如同呼吸鰓般一張一合著,五指在光芒下顯現出了爪子的外貌。

這根本就不可能是精靈的手。

“。。。時間之手?。。。”巴爾巴多斯認出了這隻手。擁有時間之神血脈的他在見到這隻手時,全身的各個部位都興奮了起來,巴爾巴多斯立馬轉過身看向了雅,他想要看看對方究竟什麼來頭。

可就在巴爾巴多斯轉身的那一刻,從兩隻妖精身上散發出的光芒一時間遮蔽了他的雙眼,一藍一粉。

“和時間之神大人連接的生物。”空中響起了妖精的聲音,她們出現在熒幕之內看著雅說道:“很高興認識你,雅大人。”

雅站在沙漏之上,他還冇來得及和妖精們打招呼,月操控著雅的身體便調頭走向了純白少女的麵前,他將少女從光束中抱起放到了地上,接著拿起了對方手中的龍之牙。

“時間之神嗎?這種時候你居然會親自過來?”龍牙認出了此時身處在自己拍檔體內的真身,他驚訝地說道。而雅卻回答對方說:“你可不要誤會,不是因為他,我是擔心我女兒而已。”

雅說著看了一眼地上躺著的音,接著他握緊龍牙瞬間出現在了巴爾巴多斯的身前。

對方的速度超出了巴爾巴多斯的想象,他還冇來得及想到如何應對,胸口便中了一劍。巴爾巴多斯向後退了幾步後,哼哼一笑,使用龍之形態的他,身上的傷口立馬便痊癒了。

“這就是時間的力量嗎?可是好像和我想象的還差的很遠呢。”巴爾巴多斯說完,他展開了全身的鱗甲。隨著烏黑甲冑的碎裂,他將自己的速度加快到了頂點。他妄圖以此來與時間的速度對抗。

可雅就站在原地等待著巴爾巴多斯接下去的行動,彷彿對方的所作所為儘在他的掌控中一般。

巴爾巴多斯也完全冇有手下留情,他將全身的力量注入了聖劍之中,接著使用光之刃的力量朝著雅斬去。震耳欲聾的轟鳴響徹雲霄,光之刃在即將接觸到雅的那一刻被卡在了半空中,兩隻時間妖精製造的屏障擋在了雅的身前,光之刃與屏障觸碰到的位置在瞬間經曆了數千萬年的時間。在所有力量均被時間消磨殆儘後,聖劍恢覆成了原始的模樣。

雅與巴爾巴多斯腳下的戰場瞬間化為了荒漠,在這種四周都被時間吞噬了的情況下,所有優勢轉向了雅的那一邊。他用龍牙斬斷了巴爾巴多斯的右臂,然後將聖劍奪到了手中。

巴爾巴多斯抱著斷裂的右臂退到了後方,在沙漏之上的雅看著眼前的這一切不禁叫好了起來,可下一秒發生的事情卻讓他始料不及,隻見巴爾巴多斯朝著月亮抬起斷裂的手臂,對方在力量的噴湧下,手臂再一次長了出來。可這還冇完,在聖劍被奪走後,失去了武器了巴爾巴多斯將背上戴著的龍骨拿了出來。他在雅的注視下一把將其插進了自己的腹中。

在熒幕前的雅被這一幕著實給嚇到了,就像是在看恐怖電影一般,雅立馬捂住了雙眼並喊道:“這人有什麼毛病啊?”

“切腹。”現實中,雅不慌不亂地麵對著巴爾巴多斯的所作所為,對方的鱗甲瞬間被鮮血染紅,烏黑的鱗片下泛起了暗紅色的光澤。

巴爾巴多斯冷笑著將龍骨從腹中拔出,龍骨經受了紅光的沾染逐漸變成了另一副模樣。

雅睜開湛藍的雙眼看著麵前這杆晶瑩剔透的長槍,“這是?”

“龍槍,古拉迪烏斯。”巴爾巴多斯說完用手中的長槍劃出了一道十字飛燕,飛燕割裂了大地,攜帶著岩石的光刃朝著雅飛了過去,並直接撞在了他的身上。這還冇完,隨後巴爾巴多斯趁著時間屏障還冇有誕生,他伸出左手將雷電槍投擲向了雅。

對麵,雅架起了龍牙與聖劍擋住了飛燕的力量,在雷電槍到來之際,他一劍將其斬斷在了空中。

落雷隨著雷電槍的斷裂從空中落下,擊打在了雅的周圍。看著天空中那紫紅色的雷電,雅疑惑道:“格西的雷電槍?為什麼會在他手裡?”

“這可是魔能神賜予給我的力量呢!”巴爾巴多斯咆哮著將龍槍往前一甩,配合著落雷,力量如同薙刀一般向前割去,將雅吹飛到了後方。

隨著身體上不斷傳來酥酥麻麻的感覺,雅大笑了起來,“啊哈哈,有意思,怪不得能夠將朧打成那副樣子,可真有你小子的。不過,這就是你全部的力量了嗎?”

雅居然會叫自己是小子,這讓巴爾巴多斯感覺自己受到了對方的羞辱,他朝著雅喊道:“不要以為放狠話就可以唬到我,狠話誰不會說啊!既然你有時間之手,就給我看看你到底還能撐下我幾槍。”

“真是個自大狂。”雅說著將龍牙和聖劍舉起,他將兩把劍交疊在一起,在摩擦下,龍牙的力量傳到了聖劍之中。白光湧現後,聖劍化為了神劍,鈦白流光。

神劍的出現顯然震懾到了巴爾巴多斯,那人納悶道:“神劍伽裡修裡昂?”

雅將龍牙收回到了腰間,他展開時間之手,並用神劍斬向了自己的小拇指。

在大熒幕前,雅看著月在拿著自己的身體做著如此奇怪的事情,他立馬叫停了對方,“喂,那人自殘你也跟著自殘啊?神經病啊你們?”

可月完全將雅的吐糟當成耳邊風,他一把將小拇指斬下。指頭掉落向了地麵,雅一把將其握在了右手之中,隨後第二把神劍出現在了雅的手中。

“雅,你給我好好看著,我現在給你展示一遍雙刀流,就隻有一遍,看完就給我學會它。”

在熒幕內,雅看著自己雙持著神劍與巴爾巴多斯撞擊在了一起。兩條無比純淨的白光不斷朝著巴爾巴多斯揮去,最後一個絞殺將巴爾巴多的腹部切出了兩條巨大的裂縫。

巴爾巴多斯一聲慘叫,漆黑的氣體從他的腹部噴湧而出,而遭到了神劍傷害的巴爾巴多斯,身體隨著時間的風化而不斷流失,他根本就冇有能力再將傷口癒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