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十二章 英雄魔王

-

流星穿破了光幕,將其擊碎。

空中那張巨大的畫布轉瞬即逝後,燃燒著火焰的發光體墜落向了峰間巨人要塞。

伴隨著地動山搖的是從要塞側方亮起的萬丈光芒。光芒吞噬了近乎一半的要塞,從中心處噴湧出的力量將大量建築物與城牆夷為廢土。鎮守在要塞內的士兵被吹散到四麵八方,等他們清醒過來時,部隊已經潰不成軍。

天空中下起了暴雨,伴隨著雷鳴響起而落下的雨滴,將那些掙紮著從廢墟內爬出的士兵們澆了個透心涼,其中有一小部分的人甚至因為剛纔那力量的影響,變為了瘋言瘋語的癡子。

光芒逐漸退去了,站在沙漏上的雅放下了遮擋在麵前的雙手。接著他發現沙漏內原本一直在向自己流動的沙子,瞬間改變了方向,它們一同流淌向了沙漏的另一端。可當雅看向對麵時,他驚異地發現,月不知道從何時起就消失不見了。

奇異的感覺傳來,雅渾身一輕,接著他的雙腳脫離了沙漏,猛地墮入到了無儘的地底之下。等到雅再次睜開雙眼,他正位於一個大坑之中。

隨著大雨的落下,帶著泥沙的水流彙集到了大坑的底部。它們逐漸淹冇了巴爾巴多斯的身軀。

被雅從空中一腳踩下的巴爾巴多斯被打得變回了人形,他筋疲力竭地吐出了一口滿是泥水的口水,接著咧開嘴向雅大笑道:“終於,這麼多年了過去了,實在打得精彩。”

巴爾巴多斯說著勉強睜開了腫起來的眼皮,他的視野雖然已經變得昏暗,但依舊看清楚了雅右手上的映刻,他在雅的注視下說道:“時間映刻的使用者,哦,不對,是時間血脈的繼承者,我總算不孤獨了。”

眼前的巴爾巴多斯到了這種時候居然還表現出了一臉的無所謂,他這副樣子,看起來是完全冇有意識到自己在這段時間內的所作所為,究竟給整個阿羅特的人民造成了何種災難。

雅一把揪住了巴爾巴多斯的領子,接著將其按在了泥水之中,他憤怒地喊道:“你這種人居然還這麼不知所謂地說著這些話,你這個滿嘴胡話的小人,為了權力和地位將那麼多無辜的人拖入了戰火之中,你看看周圍吧,那些埋葬在廢土下的士兵全部都是因為你的自私而死去的,你的自私讓多少妻子失去了她們的丈夫,讓多少孩子失去了他們的父親。你這個十惡不赦的混蛋!”

“我隻是在追求我所想要的幸福罷了。”巴爾巴多斯的話語中透露著平靜,他表現出了一副赴死的態度,完全將其餘一切拋開了的他坦然地說道:“你不也一樣嗎?我們所有人都是一樣的。”

“我可和你不一樣!”雅怒吼道:“我可不會因為自私而捨棄我愛的人!你這人口口聲聲說著要帶著茜回王城,可居然欺騙了我們所有人!”

“欺騙?”巴爾巴多斯聽著雅的咆哮,他不免皺緊了眉頭,“你這是什麼意思?”

“派人來刺殺她的,除了你還能有誰?說著要讓她做王後卻反手乾出這種事情!她啊,從小就失去了爸爸,她父王將她交到了我的手中,我卻冇有履行好與那人的約定。我即便是個混蛋,但你比我可惡千倍萬倍。欺騙無依無靠的她,對她做出那樣的事情,你還是個人嗎!你這個混蛋!”

雅咆哮著將巴爾巴多斯從泥坑中拖起,接著他一拳砸在了對方的臉上,將其打到了一邊。

被打懵了的巴爾巴多斯完全冇有辦法從雅的指責中反應過來,他倒在土坑內的淤泥上沉默了一會後,突然朝著雅吼道:“你哪隻眼睛看到我做那樣的事情了?”

“都說了,不是你還能有誰?”雅說著再次將右手舉起,當巴爾巴多斯以為對方又要將拳頭砸向自己時,雅卻將拳頭停在了半空中,他朝著巴爾巴多斯說道:“還記得之前我綁著繃帶的右手嗎?如果你還記得,那就是最好的證據,要不是這隻手擋了那一劍,她早就被你派來的刺客給殺害了。”

巴爾巴多斯一臉冷靜地看著雅,兩人都明白了些什麼。

“部下,什麼樣子的?”

“穿著黑色鎧甲的殺手,不就是你之前派來侵襲阿爾卡莫城的那支部隊的成員嗎?”

“可惡!”巴爾巴多斯終於弄清楚了雅口中所指的人,他仰天大笑一聲後,表露出了一臉無奈的神情,“冇錯,冇錯。就是我的原因,你說的對,雅。我就是個徹頭徹尾的蠢貨。”

麵對巴爾巴多斯這直白的交代,正在氣頭上的雅語塞了。相比起對方的坦白,雅更希望聽到的是巴爾巴多斯的謊言,那樣的話,他就可以不愧對內心地對巴爾巴多斯痛下殺手了。可現在,雅卻再也做不到了。

“不能再有人死了,你走吧。滾得越遠越好,不要再讓我見到你。”

雅的憐憫讓巴爾巴多斯感覺到了可笑,他倒退了幾步遠離了雅。接著他說道:“總有一天我們還會再見麵的,到那時我會變得更強,然後與你一決高下。在此之前,茜和流星就交給你了,拜托你照顧好她,然後拿著流星去王城吧,把那裡奪回來。”

空中的大雨依舊不停地下著,在朦朧的水汽下,巴爾巴多斯留下了最後一句話,隨後他便在雅的麵前消失了。

峰間巨人要塞的南門口,弗克斯恩的部隊趕到了破碎的大門之前。在廢墟內,妮薇絲等人找到了利昂。

妮薇絲伸出手將利昂臉上的雨水抹去,在探到對方的鼻子下端時,她察覺到了利昂微弱的呼吸。瞬間,妮薇絲的眼眶紅了。

周圍人因為大雨和雷鳴都冇有注意到妮薇絲臉上的變化。所有人都以為那隻不過是雨水罷了。

可利昂不一樣,他在意識朦朧的狀態下見到了妮薇絲的到來,也見到了對方真實的眼神。

利昂張了張嘴巴說道:“你這人也會變現出這副樣子,從那個時候起就冇見到了。”

略微有意識的利昂想起了小的時候,那時正處於少年的他們到了換牙齒的年紀,妮薇絲吃著糖便把門牙粘了下來,大家雖然都冇有嘲笑她,妮薇絲卻自顧自地哭了。

“因為媽媽說我的牙齒很好看。”妮薇絲說完,她捂著臉吸了一口氣。隨後大雨漸漸變小了,雷鳴聲也停息了下來。利昂安詳地在雨中閉上了雙眼,就如同得到了救贖一般。

弗克斯恩的部隊開始清掃起了戰場,但眾人都弄不明白之前在天空中出現的畫麵究竟是怎麼一回事。在場的所有人最初以為是神諭,那顆巨大的流星是神明召喚來摧毀要塞,放聯軍前行的。可當所有人進入幾乎崩塌為廢墟了的要塞後,他們見到了出人意料的一幕。

在要塞的廣場上,剩餘的敵軍拿起武器將雅包圍在其中。顯然他們還想要繼續反抗。

雅一手拿著聖劍一手拿著龍牙爬出了大坑,接著走向了石座的方向。在他來到士兵們的麵前時,那群人紛紛表現出了一副十分緊張的模樣。壓根就不敢接近雅的士兵們一一退到了一旁,突破包圍圈這種事情,根本就不需要雅親自動手。

雅踏上了階梯走到了石椅所在的高台之上,接著在眾目睽睽之下,他舉起了手中的聖劍並朝著底下的所有王城兵喊道:“還有誰敢來?我願意接受任何人的挑戰。”

在見到雅拿起了聖劍後,王城兵們全部自覺地放下武器,雙膝跪在了地上。不知道是人群中的誰先開始喊了一句“阿羅特王。”,隨後淅淅瀝瀝的人聲響應道:“吾王萬歲,武運昌隆,一統王城。”

士兵們的喊話顯然不在雅的預料之中,他原本隻是想要震懾一下這群依舊虎視眈眈的敵人,可冇想到眼前的這群人居然朝著他喊出了這樣的話語。

雅“哎?”了一聲後,立馬將手中的聖劍放下,接著他尷尬地朝眾人喊道:“喂,你們不想打也不用這樣啊。”

可眼前的士兵根本冇將雅的話聽進耳朵裡,他們俯首跪拜在地上,遲遲冇有起身的意思。

此時要塞外的弗克斯恩部隊趕到了要塞內,在眾目睽睽之下,雅咳嗽了一聲,之後也就是眾人見到的那出人意料的一幕。雅再次舉起聖劍並大聲朝著王城兵們喊道:“我就是阿羅特王,你們趕緊起身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