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 章

-

周洵與是北村的一個少爺,衣食無憂;林溪是南村的一個盲女,與養母相依為命。

這些年村子清貧,冇人捨得花錢渡江,好些船伕看到賺不到銀子,也就不撐船了。

這日周洵也來到江邊遊玩,玩弄著他從老船伕手中買來的木船,並未察覺到緩緩走近的女子。

林溪靠近江岸,聽到江邊傳來隱隱約約的船聲,嘴唇欣喜的揚起。

“老伯,可以載我過江嗎?”

正在江上玩得不亦樂乎的周洵也聞聲望來,看到一個衣裙漸黃的女子正在朝他說話。

周洵也噗嗤笑出了聲,怎麼還有人走路蒙著眼睛的!

江風徐徐吹來,站在岸邊的林溪不急不躁的定定站著,等待著周洵也的迴應。

“這幾日來江邊都不見您,還以為您不撐船了呢。您不撐船,可就冇人載我到對岸看診了。”

周洵也這才曉得,原來她是個盲女。隨即,他興致大起,正好閒來無事,演齣戲逗逗人豈不快哉!

於是,周洵也劃著船槳,將船劃到了江岸。船頭撞擊岸邊,發出一聲悶響。

林溪感應到船過來了,小心的摸索著上了船。她小步的上了船後就安靜的坐在了船艙中,纖細的手指緊緊的抓著。

周洵也見狀悶聲偷笑,他還是頭一次見到瞎子。

周洵也伸手的將船撐開,又吃力的劃著船槳,船身不穩的搖搖晃晃。縱使如此,林溪也依舊安靜的坐好,冇有抱怨一句。

“近來生意可好?”安靜坐著的林溪突然問道。

劃船的周洵也卻冒著冷汗,他若是一直不說話,恐讓她心生懷疑,他若是說話了,那就穿幫了!

周洵也沉著嗓子,聲音故作老成的回道:

“還好。”

話音一落,林溪就忍不住“噗嗤”笑出了聲,惹得周洵也一陣窘迫。

“老伯莫不是病了,聲音怎的變了樣。”

周洵也立即順著話音的接下話:

“是啊是啊,前些日子染了風寒,聲音就變成這樣了。”

如此牽強的理由,周洵也冇想到林溪竟然信了,還關懷道:

“那老伯可要注意身體。”

頓時,周洵也覺得愧疚又難為情,他有些怨恨自己為什麼要玩弄如此善良單純的姑娘。

到了江中央,風很大,船也更加晃了,連周洵也都覺得有些失控。他也是膽大,頭一次劃船就敢將人栽過江。

“每次到了這裡,風就特彆大,船都會晃得厲害。”

聞言,周洵也有些沾沾自喜了,原來那些老船伕撐的船也會晃的嘛!

劃過了江中央後,江麵安靜,水麵上冇有一隻船隻,連波浪都是一小陣的。周洵也撐著船,開始對這個盲女感到好奇。

“你過江,可是要去看眼睛?”

林溪的嘴唇一直都彎彎的,總是帶著和善的笑意。

“是啊。”

“那你的眼睛為何會瞎啊?”周洵也一直想問來著,隻是找不到時機。

林溪冇有猶豫的搖搖頭,回道:

“我也不知道,從小就是這樣了。”

聞言的周洵也忍不住哈哈大笑:“哈哈!哪兒有人從小就瞎的!”

話一出口,周洵也才發覺到言語間的不尊重。他訕訕的瞄著林溪,發現她白綾下的嘴角緊抿著,手指低落的互相摳挖著。後來的路途中,林溪冇有再說話了。

將林溪送到了江對岸,周洵也滿懷愧疚的去扶林溪下船。林溪的手搭上週洵也的那一刻頓了頓,後又探索了握了握他的手臂。

周洵也見狀疑惑的問道:

“怎麼了?”

林溪冇有立即回答,而是過了一會兒後緩緩出聲:“冇事。”

看到林溪上了岸,周洵也也是有些不放心,揚聲朝著走得有些遠了的林溪問道:

“姑娘!需要我送你回去嗎?”

這邊江岸的江風也很大,驟然颳起,吹亂了林溪細碎的髮絲,也吹動了少年懵懂不羈的心絃。

林溪腳步停頓的的回過頭,周洵也望著,她的眼睛蒙著一條白綾,衣裙飄揚,看起來恬靜又神秘。

“不用了。回去的船很多,你回吧。”

周洵也見林溪這麼說,也找不到繼續等她的理由,便自己又撐船回去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