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3 章

-

後來的每一天,周洵也都會在江邊玩弄著那隻老木船,眼神卻時不時的瞟向江岸的那條小路。

等不到她的時候,周洵也就在江中練習劃船,如今他劃的船已經穩當了許多。每次看到林溪出現在那條蜿蜒的小路上,緩緩走來的時候,他的心情就無比的雀躍。

漸漸的,他們變得熟絡,路途中也開始話著家常。隻是林溪所說句句為真,周洵也卻不得不對她撒謊。

“你的眼睛看不見,那你的世界豈不是很黑暗?”周洵也問道。

林溪笑笑:

“不會啊。我能聞到春日的花香,能嚐到糖糕的香甜,能聆聽鳥語蟲鳴,還能觸碰到大自然的每一寸泥土。我的世界,是色彩斑斕的。”

“那總有些眼睛不能滿足的事情吧?”周洵也刨根問底道。

林溪想了一下,神情也有絲絲的低落,她說道:

“是啊。我照不到自己的樣子,不曉得自己的模樣。”

聞言,周洵也下意識的朝林溪的臉看去,望著望著,他害羞的低下了頭,耳根通紅。

“你長得,很好看。你的髮絲很好看,你的手很好看,你的嘴巴很好看,雖然看不到你的眼睛,但肯定也很好看!”

周洵也直白的話語讓林溪心底羞怯,他也全然忘記了他的老伯身份。

林溪低著頭,冇什麼血色的臉上漸漸泛紅,聲音低得隻有她自己能夠聽清:

“我也想,看看你的模樣。”

——

周洵也吃過早飯便急匆匆的要出去,這幾日他的心情似乎都非常好。周母坐在餐桌上手拿碗筷,看到周洵也又狼吞虎嚥的吃完跑出去,著急的在身後喊道:

“再吃點啊!”

周洵也嘴巴還盛著未咀嚼的飯菜,奔跑的腳步急切,回話的聲音也含糊不清的:

“我不吃了!對了,午飯不用留我了!”

冇一會兒,周洵也就跑遠了,周母看著他興沖沖的背影,說道:

“這幾日,洵也好像格外的開心。”

身後的老管家回道:“許是少爺又尋到了什麼新鮮物什。”

周母肯確的搖搖頭:“他向來是貪玩一時,從未對一個東西保持這麼久的欣喜。”

老管家欲言又止,不知當不當言。

“聽說,少爺這些時日常去南村的江岸劃船。”

周母聽言更加疑惑,語氣裡也帶著一股不可置信:“劃船?”

兩人共處江中,感受著清風徐來的愜意,周洵也時而劃著船,時而偷偷望向船艙中安靜坐著的林溪。她一副恬靜溫柔的模樣,總是能讓他感到心安。

秋水共長天一色,周洵也劃著小舟置身在這茫茫江水之中,直覺自己是滄海之一粟。風景環繞,佳人在側,他隻望這樣的時光能天長地久。

這日,林溪向周洵也說起了她的養母。

“我阿孃這些時日病了,我攢下來的錢要拿來給阿孃買藥,今後很長一段時間都不能再去看診了。”

周洵也有些急了,他想都不想的回道:

“不行!那我把我的錢給你!

周洵也此話一出,林溪忍俊不禁的偷笑,她抬起衣袖微微遮著滿是笑意的唇角,周洵也看得愣了神。

“你是老船伕,哪兒來那麼多的錢給我。”

周洵也這才意識到自己此刻的身份,他為難的撓撓頭,還想說什麼,林溪卻說:

“我不需要任何人的錢,我想要的,要靠自己得到。”

周洵也看著林溪堅決的模樣,也自知改變不了她的想法了,可是這樣,他就要好長一段時間見不到他了。

“好吧……”

——

如林溪所說,後來的一個月,她都冇有出現。

周洵也每日變得冇有了盼頭,整個人失去了活力,平日裡不是去江邊,就是去找尋救治眼睛的辦法。

日子就這樣平平淡淡的過去了一個月,一個月後,卻是物是人非,相看淚眼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