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4 章

-

那日,周母派人去打聽了周洵也這段時日的行蹤,知道他是每日去找南村盲女後勃然大怒,心裡的狠然下了決心。

“放著門當戶對的趙姑娘不要,竟去找什麼盲女!我絕不會讓他去娶一個累贅!管家,你帶上聘書和聘禮去趙家,就說是周家來下聘了!”

周洵也渾然不知,在他對林溪暗生情愫的時候,自家卻偷偷給自己下了聘禮。

成親當日,周洵也被周母用藥湯灌暈了,整個人都不省人事,連被人強行拜堂成親了都不知道。

周洵也模模糊糊的睡了一夜,本以為是個尋常的夜晚,可當他第二天醒來發現身邊躺著個陌生女子時,整個人都震驚了。

他連滾帶爬的下了床,驚恐的反覆檢視著周圍的場景。這時,床上的趙姑娘也緩緩睜開了眼睛。

周洵也看著這個陌生的麵孔,聲音都發著顫的坐在地上:

“你,你是誰?!”

周洵也看著眼前滿是喜慶的佈置還有自己和她身上的婚服,心裡還是祈求這不是真的。

趙姑娘不解的看著周洵也,起身看著他回道:

“我是你娘子啊!”

趙姑娘一靠近,周洵也就立馬避開的起身,他不相信的跑出了婚房,又看到了映入眼簾的大大的“囍”字。他不可置信的步步後退,恍惚道:

“不是的,這不是真的!怎麼會這樣!”

就在周洵也在院子裡大吵大鬨的時候,周母匆忙了趕了過來,她看到周洵也吵鬨的模樣神情溫怒:

“胡鬨!洵也你在乾什麼!”

看到周母過來,周洵也又立馬跑過去拉著周母求證,眼神渴求:

“娘,這是怎麼回事?您告訴我這是怎麼回事?!”

周洵也的聲音難過的哽咽,眼裡佈滿了悲痛的血絲,他祈求的望著周母,周母卻是殘忍了閉了一下眼,語氣狠絕道:

“你成親了,娶的是趙家姑娘。”

周洵也聞言,抓著周母的手也瞬間垂落。他困惑的皺著眉,神情恍惚的直搖頭:

“怎麼會,我連親都冇提……”

可是下一秒,周母的話又將他打回了現實。

“我去替你提了。”

周洵也驀然瞪大瞬間,聲音艱難的難以發聲:

“為什麼?”

周母有些憤恨的看著周洵也,罵道:

“不然,我要眼睜睜的看著你去娶南村那個盲女嗎?我告訴你,絕無可能!”

周洵也震驚的看向周母:“您怎麼會知道……”

這下,周洵也終於相信了,他痛心的接受了他已經被迫成了親的現實,但他還是不甘心的哀求著周母。

“就算是這樣,我不喜歡她行不行,您不要讓我娶彆人行不行?”

周母的表情異常決絕,殘忍的回道:“木已成舟,你不接受也得接受。”

可週洵也也不是個輕易服輸的人,就算周母強行讓他和趙家結了親,他也不會承認這門親事。

“這門親事並不是我同意的,我死都不會接受這門親事!”

說著,周洵也憤然扯掉身上的喜服外衣,就這樣跑出了家門。

周洵也頹然的走在大街上,完全和周遭的世界隔絕,像個失常的人一樣渾渾噩噩的行走著。走著走著,他突然想去南村的江岸看一看了。

他想她了。

來到江岸,周洵也一眼就看到了坐在岸邊等待船隻的林溪。她還是那個恬靜美好的樣子,不走近,他都能想象得到她嘴角永遠揚著的那抹笑。

周洵也的心中激動澎湃,時隔月餘,他終於能見到她了!

周洵也將那條小木船輕輕劃到林溪旁邊,用著難掩激動的聲音問道:

“姑娘,要坐船嗎?”

聽到聲音的林溪也愣了愣,她瞬間高興的咧開了嘴,重重點頭:

“要!”

坐到了船上,林溪感覺周洵也比以前安靜了許多,卻不知,他正用滿是思念和愛戀的眼神深深的望著她。

林溪開口問道:

“是不開心嗎?”

周洵也緩了緩聲音,回道:“冇有。”

過了一會兒,林溪又開口了,語氣肯定:“你有。”

周洵也失笑,自知自己瞞不過林溪了,便扯謊道:

“是有一點。這段時間你也不來坐船了,船客少,我也冇有生意,自然心情不暢。”

林溪頓了頓,說道:“抱歉。”

周洵也無謂的勾著嘴角,輕描淡寫的回道:“無妨。”

無妨,你來了便好。

就算再逃避,也不過是自欺欺人,發生了的事情依舊揮之不去的填在周洵也的腦中。

周洵也終於向林溪問出了很久都冇有問出口的問題:

“你,有喜歡的人嗎?”

措不及防的問題直白的讓林溪的臉紅了又紅,再次相見,周洵也的視線便永遠停留在她的身上,她的每一個神情都被周洵也深深的印在心頭。

周洵也心中歡喜又帶著苦澀,明明這,纔是他心愛的女子啊……

“有。”林溪回道。

周洵也錯愕,急忙問道:“是誰?”

林溪想了好一會兒,搖了搖頭道:“我也不知道。”

周洵也鬆了一口氣似的無奈道:“原來姑娘是在打趣我。”

莫名的,林溪覺得這次的周洵也心情格外的沉重,而周洵也也像是格外害怕與林溪分彆一般,將過江的船劃得極慢極慢。

路途再長終有期,小木船平穩而又緩慢的,也終是劃到了對岸。

林溪起身下船,周洵也立馬丟下木槳,小心翼翼的扶著林溪下去。

到了岸上,周洵也還是捨不得鬆手,他望著林溪,問道:

“我等你回來,送你回去,可好?”

林溪有些意外,她猶豫的開口道:

“可是我看診要許久。”

周洵也不可推辭般,直接說道:“無妨,我在此處等你回來。”

見推辭不得,林溪終是點頭了,她過意不去的說道:

“那我走快些。”

可這話周洵也就不願了,他急著攔住她道:

“我不著急,你慢慢走。”

周洵也看著林溪漸漸走遠的身影,心裡也隨著她的遠去而變得空落落的。

周洵也說到做到,真的等林溪等到了傍晚時分。那時夕陽就快落下,原本,林溪應該找個地方歇息明日再回的,但她想到周洵也說的話,還是走了過來看一看。

冇想到,他真的在等她。

周洵也下船將林溪扶上船,林溪剛坐下,便愧疚的說道:

“抱歉,讓你等了這麼久。”

周洵也依舊溫柔的看著林溪,搖頭說道:“無妨。”

周洵也又劃著船槳將林溪送了回去,他多希望這片江能越劃越長,這一輩子,他就這樣載著她。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