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5 章

-

回到家中,周洵也迎來了周母的訓斥和趙姑孃的哭泣。周母說,他跑出去了一日,趙姑娘擔心了一日都坐立不安。

“大婚第二日就丟下新娘子跑了出去,成何體統!”

周洵也卻像是有聽到一般,麵無表情的走過,好像置身事外的模樣。

周母知道此時不能將周洵也逼的太急,便就這樣任由周洵也去了。於是,她轉身過來安慰趙姑娘:

“你莫傷心,洵也隻是今日有事出去了。你始終是他名正言順的妻,他會待你好的。”

——

周洵也每日都出去,比以前更不著家了。林溪過來時,他就過去扶她上船,林溪不在時,他就眼巴巴的等到天黑。

日複一日,周洵也冷落趙姑娘也有十日了,他依舊對趙姑娘冷淡非常。

今日是林溪過江看診的日子,周洵也早早的就在江邊等候著了。看不到林溪,他便覺得心慌,林溪頭一次過了時辰還冇過來,於是,他等不及的上岸去尋林溪。

周洵也順著那條小路一路走過去,就來到了南村。這條小路直通南村,所以找過來很容易,但到了南村,他就犯難了,他不知道哪一處是林溪的家。

早知,他那次應該問到林溪家的住處纔是。

這是周洵也第一次踏入南村,對這裡的一切都很不熟悉。他憑感覺的四處找,終於在不遠處看到了林溪摸索著走來的身影。

這裡的人流和房屋密集,林溪需要伸出手來試探沿路的環境,她的每一步都走得小心翼翼的。

他高興的向著林溪走去,可那些圍繞著林溪的流言蜚語也漸漸傳入了他的耳中。他們對著林溪指指點點,用言語傷害著他歡喜的女子。

“你看這個盲女,又要去江邊與那個周家少爺私會了。”

“聽說周家少爺都有了家室了,她還貼上去,不會是想要做妾吧?”

“不能吧!她都瞎了眼好多年了,周家肯定不會要這樣的兒媳婦!”

“那個周家少爺有錢又英俊,肯定是這個盲女不知檢點!”

字字句句,周洵也聽得心頭滴血,他們怎麼可以這樣說她!

林溪蒙著白綾,今日換上了一身淡黃色的衣裙,她自顧自的走著路,好像聽不到一路上的蜚語流長一般。

突然,林溪感覺自己撞到了一個人,她的額頭結實的撞到了一個男子的胸膛,而他也不躲不閃,反而蹲下身說道:

“我揹你。”

清澈的男音讓林溪受驚的卻步,她連連退後,拒絕道:

“公子,請自重。”

周洵也卻又往林溪邁進了一大步,二話不說的就將林溪背在了背上。

少年清瘦的背上充斥著一種清新的氣息,他的身體很溫暖,揹著林溪的步伐也很是穩當。

林溪吃驚的推辭著,連忙用手抵在自己和周洵也的背間。可週洵也卻伸手將林溪又輕輕的摁了回去,說道:

“彆動了,會掉下去了。”

聞言,林溪才安分一些,可她還是接受不了可一個陌生的男子如此親密的接觸。

為了緩解林溪心中的不安,周洵也開口解釋道:

“我是老伯的兒子,他近日有事,便讓我來載你過江。”

話音一落,林溪手上的力道才送了一些,她試探的問道:

“老伯,還有兒子嗎?”

周洵也揹著林溪,無視一路上那些異樣的眼光:“嗯。”

恢複身份之後,林溪變得和周洵也格外生分,就連說話也是格外的拘謹。周洵也知道她是不信任現在的自己,但他也不急,能夠載著她,再送她回家,便足夠了。

下船的時候,林溪又問了問:“你真的是老伯的兒子嗎?”

周洵也耐心的點頭:“是。”

林溪神情糾結,竟試探的伸出了手,在周洵也的手臂上摸了摸,然後,她緊繃的身上一下子就鬆懈了。

她恬然的笑了笑:“好。”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