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6 章

-

周洵也又是到了天黑纔回家,可是這晚,周母卻將周洵也攔在了院子外。

“這麼晚,去哪裡了?”

周洵也冇有回話,周母又逼問道:

“是不是又去見那個南村盲女嗎?!”

見周洵也還是不理會,周母隻好說道:“你這樣會害她的你知不知道?”

聞言,周洵也驀然抬起頭:“我不會害她!我也不會讓任何人害她!”

周母說道:“你不會害她,可流言蜚語卻會吃了她,連骨頭渣滓都不剩!女子清白為重,你可在意過她的名聲!”

周洵也睜著眼睛說不出話,周母又繼續說道:

“你已經是個有婦之夫,你天天去找她,難道想讓她被人指指點點,從此成為南村人的話柄嗎?星子唾沫也會淹死人,她作為一個女子,彆人三言兩語就能讓她的清白蕩然無存!”

周母的話如雷貫耳般迴盪在周洵也的腦中,是啊,他隻想著能夠陪著她,卻忘了想她會不會受影響。

今日,他也聽到了南村人對她的指指點點,都是因他而起的!他們說得那樣的難聽,要是他不在,她該怎麼辦?

訓斥了一通,周洵也失魂落魄的回到房中,他躺著床上,一閉上眼,那兩行清淚就抑製不住的流了下來。

“你說,我該怎麼辦……”

——

那日起,周洵也兩日冇有去江邊了,到了第三日,他還是去載林溪過江了。

這日,林溪格外的興奮,一向恬靜的她也開始說個不停。

“大夫說,我看完今日,很有可能就好了!”

聞言,周洵也難過的心也跟著高興了起來:“是嗎?那太好了。”

林溪的眼睛好了,她就能看見這世間真正的五彩斑斕了,日子也就好過些了。他,也就能放心些了。

林溪興奮的點頭:“嗯!大夫親口告訴我了!看了這麼多年,我的眼睛終於能治好了!等我睜開了眼睛,我要去山上看看山茶花的樣子,我要來江邊看看江水的樣子,我要看青山、看綠地,看所有我冇有見過的顏色!”

周洵也看到林溪笑得這樣開心,也跟著她心情愉悅的笑著。

“除了這些,你還想看到什麼嗎?”周洵也問。

聞言,林溪頓時紅了紅臉,聲音小小的,但足以讓周洵也聽得一清二楚:

“我還想,看看你的模樣。”

林溪的答案讓周洵也意外,他欣喜得熱淚盈眶,看著林溪的眼睛也忍不住濕潤。

“好!”

周洵也扶著林溪下船的時候,忽然心中有些不安,他問道:

“用不用我陪你去?”

林溪笑著搖搖頭:“不用了,你在這裡等我回來吧!”

“可是!”周洵也有些著急,林溪笑著安撫他道:

“我去過那麼多次了,你就放心吧!你就在這裡等我回來。”

林溪孤身走了過去,可週洵也望著她的背影,心裡卻還是覺得不安。於是,他跟了上去。

他站在林溪身後,不遠不近的跟著她,看到路人不小心撞到她,他總是飛快的上前想要扶住她,可她每次都會堅韌的自己站起來,他又收回了伸出去的手。

彎彎繞繞,周洵也跟著林溪來到了鋪子。林溪在門口頓住了腳步,走了進去。

冇多久,周洵也就看到林溪踉踉蹌蹌的出來了,她泛白的直接緊緊的扶著門,彷彿下一秒就要失去力氣的滑落。

周洵也立馬跑了過去,在林溪摔倒的時候接住了他,他看到林溪臉上的淚痕,頓時心頭一緊。

“怎麼了?”

周洵也心疼的拂去林溪臉上淚水,問道。

林溪也不管周洵也為什麼會出現在這裡,她不安的揪著周洵也胸前的衣裳,難掩抽泣的哭道:

“那個大夫,是個騙子,他走了……”

周洵也聞言擰眉,但比起這個,林溪的哭更讓他覺得揪心。

周洵也一麵抑製著自己的情愫,一麵心疼的將林溪攬在懷裡,柔聲安撫道:

“冇事的,我們再去找一個大夫,肯定能治好的。”

林溪哭得控製不住的抽氣:“可是,我已經冇有銀子了。”

周洵也下意識的想說他有,但是他有明白她是個獨立的姑娘,她不想要彆人的饋贈與施捨。於是,他哽咽的攬著林溪,說道:

“冇事的,總還有有辦法的!”

幾年來的付出功虧一簣,眼前的希望破滅,林溪哭得連話都說不清楚。她極力的想要控製住哭泣,但心底的委屈與難過又是她難以隱忍的痛苦,這樣的林溪,纔是最讓周洵也心疼!

周洵也安撫著林溪的背,在眾目睽睽之下將林溪緊緊的摟在懷中,待林溪苦累了,他就將林溪背在背上。

“你累了,我們先回家。”

林溪這次安靜的靠在周洵也的背上,也不說話,周洵也也不知道她是睡著了,還是還在哭。

相比來時的歡喜,回去的兩人更顯沉重,林溪第一次哭著坐在這個船中,周洵也看著林溪的眼神也第一次這麼的憂傷。

周洵也不放心,便又揹著林溪回了南村。本以為天黑了,看到的人不多,對林溪的流言蜚語也會少一些。可冇想到,那些村人的言語依舊不饒人。

林溪的心情漸漸平複,她最終在村口讓周洵也將她放下了。她低著頭,不讓周洵也看到她臉上未乾的淚水,說道:

“時候不早了,你也回去吧。”

周洵也直到她是不想讓她看到她難堪的一麵,便應聲道:“好。你路上小心。”

林溪沉默的點點頭,“嗯。”

周洵也目送著林溪走遠,纔不舍的轉身離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