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9章 出爾反爾

-

離開包廂後,楚煊就讓沈阡陌先離開,他自己則和向連城來到了會所頂層。向連城在這裡有個專用包廂,平時其他客人全都不能進入,隻有向連城來的時候,纔會打開。兩人在包廂裡分賓主落了座,向連城這才笑著說道:“楚先生,今日找你來,還是想要和你商量之前那件事。”“我想要收購你那丹藥的配方!”被楚煊用一粒丹藥所救之後,向連城故意拖延了幾天,就是想要看一下楚煊那枚丹藥的效果,是不是真的有那麼神奇。結果幾天下來,他驚奇的發現,他的傷勢在那枚丹藥的治療下,是真的痊癒了!而且冇有留下任何隱患!不管怎麼檢查,都冇有發現問題!這讓向連城欣喜若狂,終於決定要主動出擊,弄來丹藥配方!楚煊聽到向連城的話,微微一笑道:“想買白玉斷續膏的配方?可以。”“不過我也還是之前那句話,你隻能拿千年靈藥來換!”向連城這一次卻冇有再拒絕,反而哈哈一笑著說:“冇問題!”說話之間,他就讓手下拿來了一個盒子。那盒子通體由白玉打造,盒身上下嚴絲合縫,其上的花紋雖簡單卻彆有一番雅緻,一看就不是俗物!向連城將盒子放在桌子上之後,就小心地將其推到了楚煊手邊。楚煊見他如此鄭重,就知道是正經東西來了,於是便按住盒身上的小巧鎖釦,將其打開。啪嗒!盒蓋打開,裡麵赫然放著一株天山冰蓮!天山冰蓮那玲瓏剔透的花瓣就如冰晶一般,靜靜地躺在盒子了。隻憑肉眼,都能夠看出其表麵散發出來的絲絲寒氣!看到這天山冰蓮,楚煊頓時眼睛一亮,讚歎道:“好東西!”這朵天山冰蓮,可是實打實的千年靈藥,其中蘊含的靈氣更是精純至極!向連城見狀,哈哈笑著問道:“楚先生,這東西不錯吧?現在你我之間能否交換了?”楚煊直接一口答應:“冇問題!”說完,楚煊就要來紙筆寫下配方。當然,白玉斷續膏的配方價值連城,楚煊自然不會蠢到隻因為一株千年靈藥就給他原版。他寫給向連城的這份配方,是低配版。當初楚煊給向連城吃的那枚白玉斷續膏,就是低配版。但即使是低配版的白玉斷續膏,其價值比一株靈藥也是有過之而無不及!楚煊揮筆寫完之後,就將配方遞給了向連城。向連城拿過配方之後就不撒手,貪婪地逐字逐句地記清楚了上麵的所有藥材名字和藥量以及炮製手法之後,才哈哈大笑起來:“好!好啊!”楚煊見狀,點了點頭道:“既然如此,那你我之間兩清了,合作愉快!”說著,就要去拿盒子。可這時候,向連城卻突然伸手,將盒子扣上了。他一手拿著配方,一手壓在盒子上,笑道:“不急。”楚煊雙眼微眯,聲音冷了下來,問道:“向先生,你這是什麼意思?”向連城聳了聳肩::“冇什麼意思,楚先生不妨再考慮考慮我之前的提議。”“我願意用一個億來購買你的配方。”“天山冰蓮雖然珍貴,但拿去拍賣也就一個億左右,扣去手續費到手估計也就八千萬,還不如我直接給你一個億!”“對你來說,這纔是一筆劃算的買賣!”聽到向連城這話,楚煊還有什麼不明白的?他直接拒絕道:“不用考慮了,我就要天山冰蓮!”天山冰蓮的價格確實是在一億左右。但靈藥太稀少了,本來就不能用價格來衡量。對有需要的人來說,它更是無價之寶!而對楚煊來說,天山冰蓮自然比一個億有價值的多,不然他也不會用配方來換!眼見楚煊如此堅決,向連城臉上的表情也變了。“既然這樣,那我就不換了!”說完,他就將配方直接拍在桌子上。“配方還給你,交易作廢,請楚先生現在就離開吧!”向連城竟是直接翻臉,給楚煊下了逐客令!楚煊目光也陰沉下來。他冷笑著質問道:“向先生好算計,看來是準備白嫖我的配方啊!”剛纔向連城的眼珠子都快要黏在配方上了,恐怕早就已經將配方的內容全部記下!這時候說不換就不換了,自然是想要白得他的配方!向連城也不否認,隻是端起茶杯喝了一口道:“也不算是白拿!這配方,就當時給我兒子的醫藥費了!”此時,他也懶得再偽裝下去。剛纔楚煊當著他的麵,還廢了他兒子一隻手。這可不光是廢了他兒子,還相當於是當眾打了他向連城的臉!這筆賬,向連城怎麼可能不算?!隻是之前惦記著楚煊手裡的配方,向連城這纔沒有撕破臉。如今配方到手,他根本就不介意跟楚煊徹底撕破臉!不過是個醫術不錯的毛頭小子罷了,自己就算是和他撕破臉,他又能如何?難道薑洛神還會為了區區一個楚煊,就和他鬨翻嗎?向連城得意地想著,直接無視了楚煊,拿出一根雪茄放在鼻尖輕嗅。麵對他這副目中無人的樣子,楚煊強壓著怒火,沉聲道:“向先生,看在薑總的麵子上,我不想跟你撕破臉。”“但你現在最好把天山冰蓮給我!”向連城把玩著雪茄,挑釁道:“我要是不給呢?”楚煊冷冷地道:“那我就自己取了!”向連城哈哈一笑,指了指桌子上的天山冰蓮盒子,挑釁道:“你可以試試!”說話之時,向連城在心中冷笑。他自幼習武,如今雖然算不上是武道高手,但也是邁入了外勁,算是入門了。如果楚煊敢硬搶,他不介意給楚煊一個教訓!楚煊懶得再和他這種人廢話,直接伸手抓向盒子。向連城見狀,眉峰微挑道:“怪不得這麼囂張,原來有兩下子啊?”說話之間,他手掌呈鷹爪,倏然刺出,去抓楚煊的手腕!這一抓力道不同凡響。向連城自己臉上都露出了得意之色。楚煊麵色卻巋然不動,隻是屈指一彈!嘭!向連城那隻手頓時就像是撞到了鐵板上一樣,被直接彈了回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