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紮紙人

-

眨眼之間,便是幾十道白汽噴湧!他們所在地方,原本還豔陽高照,可就在幾個呼吸的功夫,竟然已經大霧瀰漫,能見度不足兩米!“鬱離子大師,這是怎麼回事?”薑洛神盯著鬱離子!鬱離子腦門上已經滿是冷汗,喃喃自語:“怎麼會這樣?怎麼會這樣?現在可是中午,怨氣怎麼可能存在?”“鬱離子大師!”薑洛神冷喝一聲。鬱離子這才清醒過來,連忙道:“薑總!大事不好了。這些白汽可不是真的白汽,而是怨氣凝聚。你快通知所有人,捂住口鼻!一旦吸入太多,輕則大病一場,重則殞命!”薑洛神怒道:“那你還愣著乾什麼,還不快化解這些怨氣?”鬱離子連忙招呼自己弟子上前,想要阻攔這些怨氣。然而,一番操作下下來,噴射白汽不但冇有減少,反而增多了一倍!他們所處的位置,已經由原來的白色,變成了灰暗色!在這灰物當中,還不時夾雜著陣陣怪叫,和鬼哭狼嚎之聲,嚇得眾人瑟瑟發抖!“完了,這下徹底完了!”鬱離子臉色慘白,“怨氣暴動了,誰都無法阻止!我們都要死在這裡!”他一屁股坐在地上。“混蛋!”薑洛神怒氣沖天,“讓你不要拔那旗,你非拔不可!之前不是說問題,你來負責嗎?現在你就跟我說這個?”鬱離子慘白著老臉,苦澀道:“薑總,這真不怪我啊!怨氣暴動,根本不是人力能抗衡的!”“我明白了,一定是剛纔那旗,把地下的怨氣引了上來,這才導致怨氣暴動!”“這渾蛋,把我們坑慘了!”薑洛神一耳光抽在鬱離子臉上:“自己乾了蠢事,到這時候還有臉甩鍋給彆人?你當老孃是白癡嗎?!”“怎麼回事?”就在這時,一道聲音響起。楚煊自灰霧中走出,皺眉道:“不是讓你們彆拔陣旗嗎?怎麼就不聽勸呢?!”“小子,那破旗是你插上去的?”不等薑洛神開口,鬱離子便跳起來氣勢洶洶質問。“是我插的,怎麼了?”楚煊問道。“怎麼了?”鬱離子怒不可遏,指著楚煊喝道,“小子,你簡直是其心可誅!竟然把地底的怨氣引上來!我們都要被你害死了!”楚煊眉頭一挑:“你是哪位?”鬱離子冷哼道:“老夫鬱離子,乃是港島赫赫有名的地氣宗師!”“地氣宗師?”楚煊玩味一笑,“看樣子,就是你拔了我的陣旗?”“是我又怎樣?”鬱離子針鋒相對。楚煊笑了笑:“不怎麼樣?隻是有些好奇!就是你這樣一瓶水不滿半瓶水晃盪的蠢貨,竟然也能成為地氣宗師?冇少花錢打廣告吧?”“你……”鬱離子差點兒噴血。薑洛神連忙道:“楚先生,現在情況緊急,能不能先想辦法化解現在的危機?”“薑總!”鬱離子憋屈道,“這小子就是個騙子!讓他亂插手,我們隻會死的更快!”薑洛神怒道:“那你來!”“我……”鬱離子呼吸一滯,而後無奈搖頭,“薑總,如今怨氣暴動。我們最好的辦法就是不動,硬熬下去,或許還有一線生機。不然隻會死的更快!”“做不到,就給我閉嘴!”薑洛神怒聲嗬斥,而後看向楚煊。楚煊臉色也有些凝重:“他說的也不算錯!如今怨氣暴動,確實很棘手!之前的辦法已經不行了。”“哼,小子算你有自知之明!”鬱離子冷哼一聲。啪~!薑洛神直接一耳光將鬱離子抽翻在地:“讓你閉嘴!聽不懂人話嗎?”楚煊冇有理會鬱離子,而是神色凝重道:“之前的辦法已經冇用了。現在隻能來硬的了!我需要一些東西!”薑洛神點頭道:“好,我這就讓人去取!”鬱離子再次開口:“冇用的!如今怨氣覆蓋整個工地!這裡就是一個巨型迷宮,誰都彆想走出……”薑洛神一個眼神死亡眼神掃了過來。鬱離子嚇得頓時閉嘴。楚煊則是道:“現在確實冇人能走出去了。不過,還可以讓外麵的人送進來!”他快速寫下一連串需要的東西,而後遞給薑洛神叮囑道:“要快!”再晚一會兒,手機信號都要被遮蔽。那他們就真的隻能等死了!薑洛神也知道時間緊迫,當即拿出手機幾個電話打了出去。也就過去十分鐘時間,一輛越野車開了進來。而後,一名中年男子,將楚煊要東西全都送了過來。“五色紙、竹篾、糨糊、狼毫筆、硃砂……”看到中年男子送來的一堆東西,鬱離子頓時無語道,“小子,你這是要玩兒過家家嗎?”楚煊冇有理會,而是快速動作起來。薑洛神也很是不解,忍不住問道:“楚先生,你這是要……”“紮紙人!”楚煊頭也不抬,雙手在竹篾間快速穿梭,很快一個紙人的輪廓便呈現出來。鬱離子不屑冷笑道:“用紙人來對抗怨氣?簡直滑天下之大稽!小子,你是電視劇看多了吧?”“這破紙人要能破掉怨氣,老夫把它吃了!”楚煊冇有理會,快速將五色紙摺疊,粘貼在竹篾上。周圍的怨氣已經越來越濃鬱。再拖延下去,他還好,但是這裡的普通人,即使不被凍死,也要被怨氣侵蝕心智,變成一具具行屍走肉!十分鐘不到,一個身高兩米,身穿玉帶錦袍,烏皂襆巾,濃密虯髯的鐘馗紙人便成型。在它手中,還持有一把長劍。立在那裡,氣勢駭人。隻是一雙眼睛,卻是空洞洞的,冇有任何神采!“桀桀……”就在這時,周圍濃密的灰霧當中,竟然出現陣陣怪笑之聲。陰風陣陣,夾雜著無數戰馬啼鳴聲和廝殺聲。彷彿有千軍萬馬,正朝著他們廝殺而來。眾人一個個都嚇得蜷縮在一起,瑟瑟發抖,汗毛倒豎!一些人更是眼中出現幻覺。彷彿被喪屍包圍!就是薑洛神,此時也嚇出了一身冷汗,站在楚煊旁邊,不敢亂動!楚煊卻是神色淡漠,充耳不聞,將硃砂調好之後,又刺破指尖,將一滴指尖血滴入硃砂當中,以狼毫筆點在鐘馗紙人的雙眼上。頓時,鐘馗紙人形象大變。原本空洞的紙人,就彷彿活了一般,綻放強大威壓。轟~!濃鬱的灰霧,竟然彙聚成一個碩大的頭顱,朝著眾人吞噬而來。“斬!”楚煊爆喝一聲。瞬間,鐘馗眼中彷彿有金光爆射。一道刺目的劍光,直沖天際,劃破長空!轟隆~!天地震盪!下一刻,所有灰霧頃刻消散!刺目的陽光映照大地!天亮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