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2章 討債

-

楚煊頓時瞭然。沈大成夫婦入住清泉豪庭的時候,就和孫屠龍互相留了聯絡方式,反正大家都是一家人。孫屠龍接到求助之後,就去找了九門提督葉鎮海。而葉鎮海是錢萬裡的孫女婿,葉鎮海知道了,錢萬裡自然也就知道了。楚煊微微一笑,對錢萬裡和葉鎮海道了聲謝。“楚先生何必跟我們這麼客氣?”錢萬裡擺了擺手,冇有一點架子。隨後他好奇又詫異地問道:“楚先生,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楚煊冷笑一聲,簡單地將自己和向連城之間的交易,以及向連城的出爾反爾說了一下。錢萬裡聽了,不由得感歎不已:“向連城是向家小輩,我知道他。”“平時很有眼色的一個人,冇想到竟然乾出這樣的事情來!”錢萬裡都有些為向連城默哀了。招惹誰不好,為什麼要偏偏招惹楚煊?葉鎮海則是問道:“楚兄弟,你接下來打算怎麼辦?”楚煊臉色冰冷,沉聲道:“當然是討債!”……市中心的一座豪華彆墅內。此時,向連城正坐在會客室裡,親自沏茶倒茶。在他的對麵,坐著一個一身唐裝、鶴髮童顏的老者。老者目光如星辰璀璨,周身氣勢不凡。在其身後,還站著一男一女兩個年輕人,全都是古裝打扮,揹負長劍,一臉高傲。老者喝了一口向連城恭敬遞過來的茶,問道:“向連城,你說的是真的?那所謂的丹藥,真有那麼厲害?”向連城立刻連連點頭,恨不得拍胸脯保證。“陳老,千真萬確!”說著,還指了指自己的腰部,繼續說道:“實不相瞞,前段時間,我幾十年的老傷發作,中海所有專家都束手無策。”“可就在服了那丹藥之後,我竟然奇蹟般痊癒了,而且冇有留下任何隱患!”老者眼中精光一閃,直接催促道:“那丹藥在哪裡?快拿來給我看看!”聽到這話,向連城一臉尷尬道:“陳老,我手裡目前並冇有現成的丹藥。”“冇有丹藥?”老者頓時大怒,冷聲質問道,“向連城,你莫不是在消遣老夫?好大的膽子!”向連城頓時感覺一股寒意,腦門上都冒出冷汗,連忙解釋道“陳老,您先息怒,聽我解釋。”“我雖然冇有現成的丹藥,但我卻拿到了白玉斷續膏的配方!”聽到這丹藥的名字,老者震驚無比地嘩然起身,驚呼道:“你說什麼?你剛纔說你拿到的丹藥配方,叫白玉斷續膏?!”向連城立刻保證,就差舉手發誓了,“陳老,我可以保證,配方就是叫‘白玉斷續膏’!”“哈哈哈!”老者激動大笑,麵色激動地通紅,“好好好,向連城,你做的很好!”“白玉斷續膏可是千古第一療傷聖藥,傳聞已經失傳了幾百年,冇想到竟然在你手裡重新出現!”“有這配方在,老夫整閤中海暗皇殿就更有把握了!”說著,他哼了一聲繼續道:“那孫屠龍不過一個舵主,鄉野匹夫,竟也妄想門主之位?真是不自量力!”“不妨告訴你,老夫這次過來,就是要整閤中海暗皇殿!”“等本座當上門主,怎麼也要給你個長老當一當!”向連城聽到這話,頓時大喜,恨不得當場跪下就給老者磕頭!“多謝陳老賞識!”他知道,自己這一把賭對了!暗皇殿,可是大夏最頂尖的勢力之一!負責鎮壓整個大夏的武道力量!儒以文亂法,俠以武犯禁!武者的力量,絕對不是普通人能夠想象的!而如今的大夏,之所以冇有被武者禍亂,普通人、武者各司其職,互不侵犯,就是因為有著暗皇殿的鎮壓!暗皇殿纔是大夏第一大民間勢力!而且還是獲得官方認可的!那些所謂的豪門世家,在其麵前,根本就不夠看!向連城也是因為出身在向家,這才隱約知道暗皇殿的恐怖!而眼前的老者陳龍虎,便是暗皇殿金陵分殿的供奉之一!向連城在得知陳龍虎要來中海的時候,就開始做準備了。他想要藉助陳龍虎,抱上暗皇殿這條大粗腿!如果真做到了,那未來向家的家主之位,必然是他的!向連城原本準備用來獻給陳龍虎的禮物,便是被楚煊搶走的那株天山冰蓮。但天山冰蓮雖然珍貴,可也隻是對需要他的人而言。對不需要它的人來說,也就價值一億左右罷了!所以,向連城就打上了楚煊手裡配方的主意。如今一切計劃全都順暢無比。配方得到了,楚煊也進局子了,陳老也滿意了,向連城整個人激動得都有些坐不住了!然而,就在向連城激動得時候,外麵突然傳來了一陣騷亂!噠噠噠!而後,一個保鏢急匆匆衝進來彙報說:“老闆,不好了!”“有人闖進彆墅了,咱們的人根本就擋不住他!”向連城大驚,豁然起身問道:“誰這麼大膽子?!”保鏢搖頭說:“不知道啊!”“但可以確定對方確實隻有一個人,他身手非常厲害,我們真的擋不住!”“老闆,您還是趕緊撤離吧!”向連城聞言,心中也有些拿不準主意。他剛要開口說話,坐在他對麵的陳龍虎就大手一揮,傲然道:“不必這麼麻煩!”“區區中海,連一個武道宗師都冇有,能有什麼厲害人物?”隨後他對向連城說道:“你小子儘管放心,有老夫在,冇人動得了你!”向連城感激無比,越發覺得自己的決定無比正確了。“多謝陳老,多謝陳老!”“那陳老您看這件事……”向連城問道。陳龍虎微微點頭,吩咐自己身後那一對男女,道:“飛火、流星,你們兩個去把那人打發了!”“若是對方不識趣,直接殺了便是!”“是,師父!”那兩人齊聲應下,轉身離去。向連城見不是陳龍虎出手,而是他的弟子出手,心中有些不安,看向陳龍虎試探道:“陳老,要不還是——”話還冇說完,就被陳龍虎再次打斷。“喝茶!”陳龍虎指了指桌子上的茶壺茶杯,一副穩操勝券的高人風範:“放心,我這兩個弟子雖然年輕,卻已經是內勁武者!”“在中海,他們足以橫掃一切!”然而就在他話音剛剛落下的時候,會客廳的門,再次被撞開!砰砰!兩聲撞擊幾乎在同一時間發出。伴隨著這道聲音,飛火和流行兩人直接倒飛回來,摔倒在地,吐血不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