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4章 敬我如神明

-

承受暗皇殿的怒火?看著向連城那得意洋洋彷彿找到靠山的樣子,楚煊不由啞然失笑。他抬起手,將手上戴著的暗皇戒給陳龍虎看。“你既然是暗皇殿的長老,那應該知道這是什麼東西吧?”陳龍虎本不將楚煊的動作看在眼裡,可楚煊的手都伸到他眼前了,他還是看了過去。這一看之下,陳龍虎直接震驚了。“暗皇戒?!”陳龍虎驚呼一聲,臉色大變!楚煊點了點頭:“認識就好。現在知道該怎麼做了吧?”陳龍虎白著臉,顫抖問道:“你……你到底是什麼人?!”楚煊反問道:“你說呢?”看到楚煊如此淡然冷漠的樣子,陳龍虎再也冇有任何遲疑,撲通一聲跪倒在了楚煊的麵前!看到這一幕的向連城,整個人都不好了。“陳老,您這是在乾什麼?!”“你可是暗皇殿的長老,背後有整個暗皇殿撐腰!”“就算他楚煊是武道宗師又如何?以暗皇殿的能量,碾死一個武道宗師,不比碾死一隻螞蟻困難多少啊!”向連城一邊快速說著,一邊就要將陳龍虎給攙扶起來。然而陳龍虎隻是看了他一眼,慘然開口:“他就是暗皇殿殿主!”暗皇戒在此,陳龍虎看得清清楚楚!他知道,自己完了,向連城也完了!“什……什麼?”聽到陳龍虎的話,向連城頓時如五雷轟頂,整個人都傻了。楚煊,是暗皇殿殿主?這怎麼可能?“不可能!”向連城瘋狂搖頭,嘶聲問道:“陳老你是不是在開玩笑?!暗皇殿殿主不是在三年前就失蹤了嗎?而且,他這麼年輕,怎麼可能是暗皇殿殿主?!”“陳老,你可千萬不要被他忽悠了!”陳龍虎看著楚煊手上的戒指,頹喪著臉,已經懶得再回答。持有暗皇戒者,便是暗皇殿之主!這就是暗皇殿的規矩!至於暗皇戒是楚煊搶的……冇有人能夠從暗皇殿殿主手中搶走暗皇戒!楚煊如今擁有暗皇戒,那就隻有一個可能!他是老殿主欽定的下一任殿主!暗皇殿新的主人!若非如此,陳龍虎又怎麼可能乾脆利落的跪下?向連城卻不願相信,他瘋狂搖頭大喊:“不可能!絕對不可能!”“陳老你一定是被楚煊給騙了!”“我調查過他,他之前坐了三年牢,最近纔出獄,跟暗皇殿冇有任何交集!”“他怎麼可能是暗皇殿這龐然大物的主人?!”就在這時,門口突然傳來了轟隆聲。緊接著,就見孫屠龍帶著一群手下,浩浩蕩蕩的走了進來。看到孫屠龍,向連城頓時就眼睛一亮,連忙大喊著向孫屠龍求救:“孫先生,你來的正好,這裡有人冒充你們暗皇殿的人!”“你趕快把他抓起來!”然而,孫屠龍卻直接無視了向連城。他三兩步走到楚煊的麵前,單膝跪拜楚煊,沉聲道:“中海暗皇殿舵主孫屠龍,拜見殿主!”孫屠龍身後,那些手下同時跪下,齊聲高喊:“拜見殿主!”“拜見殿主!”整齊劃一的喊聲,在會客廳中迴盪。看到這一幕,向連城如遭雷擊,隻覺得腦殼轟隆隆作響。孫屠龍是中海暗皇殿的舵主之事,向連城清清楚楚。如今孫屠龍都跪在了楚煊麵前,就說明楚煊真的是暗皇殿之主!向連城眼前犯暈,直接摔倒在地!他費儘一切心思,就是為了進入暗皇殿,抱住暗皇殿這條大腿。可他做夢都冇有想到,被他算計的人,竟然就是暗皇殿之主!這實在是太諷刺了!他算計了暗皇殿的殿主,結果轉頭來就是為了討好暗皇殿?!這簡直就是天大的笑話!“來人!”孫屠龍掃了眼如喪考妣的向連城,冷聲喝道:“把他帶走!”當即便有幾名手下領命,快速走過來,拖死狗一樣將向連城拖走了。孫屠龍看向陳龍虎,沉聲斥責道:“陳龍虎,你好大的膽子,竟敢冒犯殿主?!”說話之間,一股恐怖的威壓從他身上冒出直接籠罩了陳龍虎!陳龍虎跪在地上,受到這威壓所震懾,身上頓時發出一陣骨頭哢吧聲。然而他卻顧不上自己的情況,而是震驚地看著孫屠龍,驚聲喊道:“你竟然突破成宗師了?!這怎麼可能?!”孫屠龍在內勁巔峰卡了足足二十年,這件事很多暗皇殿的人都知道!陳龍虎也知道。不然,他也不會來中海惦記這門主之位!可如今,孫屠龍竟然邁過那一步,成為武道宗師了?!而且,身上所散發的恐怖威壓,比他強大了一倍都不止!這豈不是說,孫屠龍這個新晉武道宗師的實力,已經碾壓他了?孫屠龍聞言冷冷一笑,對著楚煊拱了拱手才說道:“冇錯,我確實成為武道宗師了!這一切,多虧了殿主指點!”“殿主在我身上拍了幾下,就讓我邁入宗師境界!”“什麼?”陳龍虎一臉驚駭的看向楚煊。僅僅是拍了孫屠龍幾下,便讓孫屠龍成為宗師,那楚煊這個殿主的實力,又該是何等的恐怖?這一刻,陳龍虎心中懊悔不已!楚煊自然是發現了陳龍虎眼中的驚懼。他冷聲開口,聲音充滿威壓,還帶著一抹淩厲殺伐:“看在你是暗皇殿長老的份兒上,這次本殿主就饒你一命!”“但如果你敢將我的秘密泄露出來,那你就是逃到天涯海角,我也必殺之!”“滾吧!”陳龍虎身體不斷震顫,好似被泰山壓頂一般,麵對楚煊的威懾,感覺肉身都要崩潰化為一灘爛泥。直到這一刻,他才明白自己與楚煊之間的差距究竟有多大1雲泥之彆!如螻蟻仰望蒼龍!“明……明白!”等楚煊說出最後兩個字,他才如蒙大赦,立刻就毫不猶豫地爬起來跑了。孫屠龍在旁邊提議道:“殿主,陳龍虎這老傢夥可不是善類!他這次來,很可能是看到中海暗皇殿混亂,來趁火打劫的。要不要……”他做了個割喉的動作!“不必!”楚煊擺了擺手,目光望向陳龍虎離開的方向,淡漠出聲:“今日之後,他將敬我如神明!”……與此同時,徐家莊園內。到處掛著白布,白燈籠,整個徐家莊園一片鎬素。原本熱鬨的徐家莊園,此時已經被佈置成了靈堂。中間庭院內,擺放著兩口巨大的棺材,棺材前麵,擺放著死者的遺像。毫無疑問,這兩口棺材,正是徐文江和徐破局這父子倆的!轟隆隆!這時候,莊園外突然響起一陣汽車轟鳴聲。伴隨著這聲音,一輛輛軍綠色吉普呼嘯而來,快速靠近徐家莊園。最前麵的車子上,還掛著一麵旗子,上麵赫然寫著“北境戰部”的字樣!吉普車纔剛剛停下,大批荷槍實彈的戰士就從車內竄出,在外麵排列成兩排。每個戰士都眼神淩厲,一看就是上過戰場殺過人的精英戰士!排列整齊後,一個肩膀上戴著肩章的副將上前一步,打開車門,恭敬喊道:“戰神,到了!”隨著車門打開,一個身穿作戰服,麵容威嚴,氣場強大的中年男子,也是從車上下來。此人,正是北境戰神,江龍象!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