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5章 嚴刑逼供

-

也就在這時候,莊園大門打開,一個披麻戴孝滿臉憔悴的女人,被人攙扶著走了出來。“大哥!你終於來了!”在看見江龍象的那一刻,中年女人就嚎啕痛哭。“你一定要給文江和破局報仇啊!他們死的太慘了!”這女人,正是徐文江的老婆,江淑婷!同時,她也是江龍象的妹妹!“進去再說!”江龍象沉聲說道。隨後就沉著臉,率先進入莊園。進入莊園後,他先是給徐文江和徐破局上過香後,這才轉身看向江淑婷,沉聲問:“說吧,究竟是怎麼回事!文江和破局是被誰害死的?!”江淑婷憔悴不已,被攙扶進來之後已經站不住了。她跌坐在徐文江的棺材前,咬牙切齒地哭著道:“是周坐虎!”“他帶人去了逍遙宮,殺了文江和破局!”“如今警察抓住的凶手,不過是個替罪羊!”江龍象眼中閃過一抹厲色:“這周坐虎是什麼人?”他常年在北境,對中海各方勢力並不是特彆瞭解。江淑婷連忙道:“周坐虎是猛虎集團總裁!表麵上是個企業家,但他實際上是個混灰色地帶的,是孫屠龍的白手套,專門負責幫孫屠龍處理臟事!”聽到這話,江龍象怒極而笑:“混灰色地帶的?白手套?也就是說,他不過是孫屠龍的一條狗了!”“若是孫屠龍,我或許還會忌憚幾分,但一條狗竟然也敢殺我江龍象的妹夫和外甥,誰給他的狗膽?!”他猛然一拳砸在桌子上,頓時整個桌子四分五裂,變成一地碎渣。隨後,他轉頭吩咐手下戰士道:“將周坐虎抓來!”“我倒要看看,他是哪裡來的膽子!”副官當即領命,轉身離開。一個小時不到,副官帶著手下,便將鼻青臉腫的周坐虎從車上拖下來,扔在了周坐虎麵前。“你……你們是什麼人?抓我乾什麼?”周坐虎望著上方坐著的江龍象等人,心底直冒寒氣。他就算再冇顏色,也知道這群人不好惹。更何況,江龍象身上還佩戴著一枚戰神徽章!這可是一尊貨真價實的戰神!江龍象端起茶杯輕輕品了一口,隨後不疾不徐道:“你就是周坐虎?”“你剛纔看我的第一眼,便注意到了我佩戴的戰神徽章。很顯然,你認識它。這時候卻明知故問,不覺得可笑嗎?”周坐虎臉皮抽了抽。冇想到自己剛纔的小動作,就這麼被捕捉到了。“好了,本戰神冇功夫跟你玩兒小心眼!”江龍象盯著周坐虎,冷聲開口,“我問你,是不是你殺了徐文江和徐破局?”“您……您是?”周坐虎顫顫巍巍道。“北境戰神,江龍象!”江龍象冷聲開口,“被你們害死的徐文江和徐破局,便是我的妹夫和外甥!”周坐虎聞言頓時渾身顫抖,整個人都不好了!冇想到,徐文江的背後,竟然還有一尊戰神!此時麵對江龍象的質問,周坐虎連忙否認道:“戰神大人,冤枉啊!徐文江父子,真不是我殺的!”江龍象眼神一冷:“到了這時候還敢狡辯?你以為本戰神查不出來,是你帶人去的逍遙宮?”周坐虎慘白著臉,露出一副誠惶誠恐的模樣。“戰神大人,我確實是去找麻煩了,但不是我殺的他們!”“凶手是劉明輝,跟我冇有任何關係啊!”江龍象冷笑起來:“這麼說來,你是無辜的了?”周坐虎連忙一臉誠懇地道:“其實,我也有錯!若是我知道徐少是您的外甥,就是借我一個膽子,我也不敢去找他麻煩啊!”聽到這話,江龍象不由得怒極而笑。“果然是老油子啊!打馬虎眼都打到本戰神麵前來了!”“很好!來人,給他上幾道菜開開胃!”說著,江龍象對著手下揮了揮手。當即就有一群戰士走過來,直接將周坐虎從地上薅起來,將其吊在了空中!又有一個戰士,提著一個箱子上前,當著周坐虎的麵打開。箱子裡,全都是刑具!大大小小足有上百種!每一種看上去都讓人有一種毛骨悚然的感覺!看到箱子裡的刑具,原本還多少保持著冷靜的周坐虎,頓時就劇烈掙紮起來!“乾什麼?乾什麼?!你們這是動用私刑,是犯法的!”周坐虎一邊大喊,一邊用力掙紮!然而,江龍象聽到周坐虎的話,卻隻是冷笑了一聲。“你一個見不得光的下水道老鼠,竟然也好意思跟本戰神談法律?”“再問你最後一遍,是誰害死了徐文江父子?!”周坐虎看著那些刑具,後背唰唰冒冷汗。然而想到楚煊的身份,他又咬緊了牙關,堅定地喊道:“是劉明輝!當時是他開槍打死了徐文江父子,很多人都看見了!”他這是在豪賭!如果這一關如果挺過去,那自己這條狗,就可以轉正了。“還真是嘴硬!”江龍象冷哼了一聲,直接對手下點了點頭,“動刑!”很快,靈堂內就響起了周坐虎的陣陣慘叫!那聲音尖厲淒慘,嚇得天空中的鳥雀都不敢靠近,讓人不寒而栗!江龍象卻老神在在地坐在那裡,麵不改色地繼續喝茶。半個小時後,被吊在半空中的周坐虎,已經被折磨的不成人形!他滿頭滿臉都是汗水和淚水,一道道血痕浸透了衣服,看上去淒慘無比!江龍象看著他,再次問道:“說,是誰害死的徐文江父子?!”周坐虎勉勉強強睜開眼,斷斷續續地說:“是……是劉明輝……”江龍象聞言,嗬嗬冷笑:“冇想到,還是個硬骨頭!”“既然如此,那就繼續!”然而他的話纔剛說完,支撐不住的周坐虎就兩眼一翻,直接暈死了過去。用刑的戰士見狀,立刻彙報說:“戰神,周坐虎已經昏死過去了!”江龍象目光冷酷,冷聲吩咐:“那就弄醒了再繼續!”眾手下聞言,立刻就用涼水將周坐虎潑醒,再次用刑!慘叫聲再次響起,隻是這一次,變得有氣無力了許多。半個小時後,用刑的手下再次過來彙報說:“戰神,周坐虎又昏死過去了!”“再繼續,怕是要真的死了!”江龍象放下茶杯,麵露狐疑:“難道我猜錯了?莫非他真不知道凶手是誰?”剛纔的那幾道菜,就是戰場上受過專門訓練的硬漢也絕對撐不下來,他自然不認為周坐虎能撐下來。“繼續給我查!”“我要知道事發當天,逍遙宮遊輪上發生的一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