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7章 攤牌

-

很快四人就被押送到了徐家莊園。當四人被戰士們從車上拉下來,押解到靈堂前時,四人全都嚇得臉色慘白!靈堂內那兩口巨大的棺材,還有上麵那明晃晃的遺像,實在太過瘮人,哪怕是青天白日,都給他們一種陰森森的感覺!當看到擺放在供桌上的遺像,林正南更是渾身顫抖,脫口而出喊道:“是江北王?!”“什麼?”林輕舞三人都是一驚。很快,三人也注意到了供桌上的遺像,頓時倒吸冷氣。竟然是江北王徐文江和他兒子徐破局!就在幾人魂不守舍時,一身作戰服的江龍象緩步走了過來。他目光在四人身上掃過,淡漠開口:“自我介紹一下,我是北境戰神江龍象!”他一指那兩口巨大棺材:“裡麵裝的徐文江,是我的妹夫;徐破局,我外甥!”眾人聽到這話,更是震驚。他們全都冇想到,麵前這人竟是一尊戰神!就聽江龍象繼續說道:“叫你們來,是有件案子需要你們配合調查!”“乖乖配合,我不為難你們!”“但如果哪個敢跟我打馬虎眼,那就彆怪我辣手了!”四人聞言,哪裡敢拒絕?當即全都連連點頭,表示願意配合。江龍象見狀,便直接沉聲問道:“徐文江父子,是不是你們害死的?!”聽到這一聲質問,四人全都大驚。他們連忙搖頭否認:“戰神大人,不是我們啊!”“我們怎麼可能動得了江北王?!”“和我們沒關係啊!”江龍象見狀,麵色轉冷,沉聲道:“看來你們也不識趣啊!”“既然如此,那就讓你們死個明白!”隨後,他轉身喊了一聲江淑婷,讓他出來。麵色憔悴的江淑婷出來之後,在看到林輕舞的瞬間,目光就變得無比怨毒!她指著林輕舞,牙齒咬得咯咯作響,說道:“就是她!”“文江和破局的死,必然跟她有關係!”“我已經打聽到了,破局就是因為攛掇杜啟盛給她下藥,才遭到報複!”隨後她又指著王騰,恨聲道:“還有這個王騰!他是林輕舞的追求者,他老子是天龍地產的老總,身家百億!”“他有可能就是為了給林輕舞出氣,報複的文江和破局!”“我打聽到,杜啟盛就是被他廢掉的!”江龍象聞言,冷冷地看著王騰道:“你還有什麼好說的?!”王騰對上他那冷厲的視線,差點兒嚇尿,連忙喊道:“我冤枉啊!”他哪裡知道,他之前騙林輕舞的話,竟然會被當成了真的?!王騰立刻就要解釋!然而這時候,江龍象卻冷笑道:“還真是不見棺材不落淚啊!”“再帶證人!”而後,聽到他命令的手下立刻就將折磨得半死的周坐虎拖了上來,扔在了地上!嘭!僅僅是幾個小時而已,此時的周坐虎都脫了相了。被扔到地上之後,他連痛呼的力氣都冇有。江龍象看著周坐虎,冷聲道:“最後一次機會,隻要乖乖說出真相,我就給你留一條命。”“我問你,是不是王騰殺的徐文江父子?!”周坐虎從地上費力的抬起頭,在看到王騰的時候,眼神微閃。而後,他看向王騰,露出一副不堪承受折磨的姿態:“王少,對不起!本來我想著死也不說的!但……他們的酷刑實在太厲害了!我……”“我實在受不了了啊……”此言一出,王騰差點兒嚇尿!周坐虎這王八蛋雖然冇有明說,但很顯然是要把黑鍋甩他頭上啊!“周坐虎,你不要血口噴人!”他怒視著周坐虎,“你說不說,跟我有什麼關係?”周坐虎虛弱的咳出一口血,麵色慘白如紙:“王少,實在對不起啊!我也不想招的,可我實在是扛不住了啊!”尼瑪!王騰差點兒哭出來!“你、你……”他指著周坐虎,甚至不知道該如何反駁!林家三口則震驚地看著王騰,眼神變幻不已。林正南反應過來,忍不住感歎道:“王少,冇想到你暗中為輕舞做了這麼多!我們林家,實在是欠你太多了啊!”蘇錦繡也是一臉欽佩:“王少,你很好!隻做不說,比楚煊那廢物強一百倍!”“你這個女婿,我認定了!”旁邊的江龍象卻是冷笑一聲,眼中爆發出強烈殺意!“果然是你乾的!”江龍象怒聲冷喝!王騰欲哭無淚,都不知道該怎麼解釋。蘇錦繡見狀,連忙安慰道:“王少,你不要擔心!這個世界是**律的!就算是戰神,也不能把你怎麼樣的!”王騰徹底忍不住了,當即破口大罵道:“你們他媽的給老子閉嘴!”“江北王不是老子殺的!”“我要是有那本事,天龍地產還至於破產嗎?!”此言一出,林正南夫婦頓時就傻了。林正南錯愕地看著王騰問道:“你什麼意思?天龍地產怎麼會破產?!”一旁的蘇錦繡也連忙道:“王少你不要開這種玩笑,天龍地產不是馬上就要上市了嗎?!”王騰這才意識到自己說漏嘴,但眼下他卻是已經顧不得這些了。看看這群殺氣騰騰的北境戰士,要是不說清楚,他能不能活都是兩說。“既然已經說出口讓你們知道了,我也懶得再隱瞞!”他十分光棍道:“天龍地產早就已經資不抵債,還被銀行列入黑名單,馬上就要破產了!”聽到王騰親口承認,林正南夫婦眼前直犯暈!林正南渾身直哆嗦,驚聲質問道:“既然天龍地產要破產了,你為什麼還要讓我們入股?!”王騰看著林正南夫婦,一副看白癡的表情:“當然是騙你們錢了!”“要怪就怪你們自己蠢,本來隻是想從你們手裡騙兩三個億,冇想到你們竟然一下子湊出了十個億!”“你們這麼熱情,那我隻能勉為其難收下了!”林正南夫婦徹底反應過來了。原來王騰從頭到尾,都是在騙他們!蘇錦繡顧不上此時的情況,嘶聲怒吼道:“你這個畜生!快把錢還給我們!那可是我們的全部積蓄啊!”“還錢?那不可能!”王騰嗤之以鼻道,“我憑本事騙的錢,為什麼要還?!”“不妨告訴你們,錢到賬的第一時間,就已經被分散轉移到了國外幾十個賬戶上,現在怕是已經轉手上百次了!”“所以,你們就自認倒黴吧!”林正南夫婦徹底傻眼,渾身無力,坐在地上慘嚎起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