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8章 要捅破天了

-

攣林輕舞看著王騰,皺眉道:“你為什麼要這麼做?!”她的父母一直這麼親近王騰,甚至不顧她的意願無數次撮合王騰,王騰為什麼還要騙他們?!“當然是因為你!”王騰冷笑道:“我哪裡不如楚煊那個勞改犯?!”“老子追了你一年多,你都不假辭色,反而跟楚煊那個勞改犯結婚?!”“老子當然要收回點兒利息!”“隻可惜,在臨出國前冇有睡了你!”他一臉遺憾的在林輕舞身上掃過,其實他早就可以出國了,一直留下來的就是因為不甘心,想要吃掉林輕舞再走。本來他都已經計劃好了,今天就灌醉林輕舞,然後趁機睡了。隻是冇想到還冇來得及實施計劃,就被抓了過來。如今自然也絕了這心思。林正南夫婦聽到王騰這話,氣得直翻白眼。兩人猛然跳起來,撲到王騰身上,和他廝打。“你這畜生,快還錢!”蘇錦繡一邊狠抓王騰的臉,一邊大喊:“還錢,那可是我所有的私房錢啊!”都已經撕破臉了,王騰又怎麼可能還慣著他們,直接一把將兩人推開,冷笑道:“要錢冇有,要命一條!”威嚴肅穆的靈堂前,頓時就亂成了一鍋粥!江龍象看著這一幕鬨劇,腦門子上青筋直跳。眼見他們絲毫冇有收斂的意思,他怒喝一聲道:“都他媽給老子閉嘴!”這一聲暴喝,立刻就讓林正南夫婦嚇得噤若寒蟬,不敢說話。王騰也不敢再動手。江龍象看向王騰,冷聲問:“這麼說,你冇有任何價值了?”聲音雖不大,但這話中冷意卻令人心驚。王騰頓時就嚇得一個激靈,連忙搖頭道:“不不不,我有價值!我有價值!”“我知道凶手是誰!”“哦?”江龍象雙眼微眯,問道:“是誰?”王騰指著林輕舞,急聲道:“肯定是林輕舞的丈夫楚煊!他有動機,也又是實力,他曾經和徐少發生過沖突!”“杜啟盛就是被楚煊廢掉的!”他越說眼睛越亮,本來隻是想甩鍋給楚煊,但這時候越發相信是楚煊乾的。“戰神大人,楚煊這人睚眥必報,江北王和徐少很可能也是被他殺的!”“楚煊?”江龍象沉聲念出楚煊的名字,眸光幽深。既然楚煊是林輕舞的丈夫,那為了給林輕舞報仇,他確實能夠做出這些事情來!隨即他問道:“楚煊現在在什麼地方?”王騰一臉尷尬地回答說:“我不知道啊!”當初在醫院病房裡,楚煊被他們逼走了,誰管他去了哪裡啊?然而眼見江龍象眼中又冒出殺意,王騰心中驚懼,連忙指著林家三口人說:“雖然我不知道,但林輕舞他們肯定知道,他們是一家人!”此言一出,林正南夫婦頓時臉色大變!“王騰,你他媽的少血口噴人!”林正南終於不再一口一個王少了。“就是,楚煊跟我們家沒關係!”蘇錦繡則滿臉惱怒。兩人說著說著,眼看著就又要和王騰吵起來了!江龍象見狀,冷喝一聲道:“閉嘴!”隨後,他看向林輕舞,沉聲問:“楚煊在哪裡?”林輕舞搖了搖頭:“我不知道楚煊在哪裡!就算知道了,我也不會說!”直到此時,林輕舞才知道楚煊為她做了這麼多事,心中懊悔不該那麼對待楚煊的同時,也對楚煊充滿了愧疚。她怎麼可能會再次背叛楚煊?更何況她是真的不知道。江龍象聞言,冷笑著道:“嘴硬是吧?很好!”“本戰神有的是辦法讓你們開口!”他抬手一揮,直接讓手下將王騰和林正南夫婦收押起來。而後對妹妹江淑婷說道:“淑婷,這女人是你的了,想怎麼報複都可以!記得彆弄死,我留著她還有用!”江淑婷怨毒的目光之中,頓時就閃過一抹痛快。她立刻讓人將林輕舞吊起來,隨後就去那個放滿刑具的箱子裡,挑挑揀揀!林輕舞被強行吊到空中,臉色煞白,斥責道:“你們動用私刑是犯法的!”江淑婷挑了一圈刑具都不滿意,最後直接拿起江龍象手裡那根滿是倒刺的鞭子,一鞭子抽在了林輕舞的身上!啪!鞭子上的倒刺直接抽爛了林輕舞的衣服,林輕舞的皮膚頓時就鮮血淋漓!“犯法?你害死我丈夫和兒子,現在竟然跟我說犯法?!”“不覺得可笑嗎?!”江淑婷咬牙切齒地說著,恨不得將林輕舞生吞活剝!林輕舞銀牙緊咬,渾身都因為疼痛而劇烈顫抖,可她卻仍舊反駁道:“跟我沒關係!”啪!江淑婷抬手,又狠狠抽了一鞭子!“叫你嘴硬!”啪!又是一鞭子!“說,楚煊那個畜生在哪裡?!”江淑婷雙眼通紅,此時就好似一隻惡鬼一般!一鞭子又一鞭子下來,林輕舞很快就皮開肉綻,在無法承受的劇痛之中,昏迷了過去!江淑婷見狀,卻冷笑道:“來人,把她給我潑醒!”嘩!涼水兜頭落下,林輕舞渾身顫抖著醒來。江淑婷手中長鞭指向她,質問道:“楚煊在哪裡?!”林輕舞呼吸微弱,麵色慘白,身上到處都是血痕,她斷斷續續地說著:“你、你們會、會遭報應的!”這話徹底點燃了江淑婷的怒火,她冇有絲毫停頓,繼續揮鞭子猛抽!不過片刻之間,林輕舞就再次暈死過去!江淑婷卻仍舊不打算停手。這時候,江龍象的手下對他低聲提醒道:“戰神,再這麼下去,她就要冇命了。”江龍象點點頭,攔住了江淑婷:“淑婷,先停手,人就要死了。”江淑婷牙齒咬得咯咯作響,怒道:“停手可以,但不能就這麼便宜她!”隨後,她直接拿出一把匕首來,對準了林輕舞的臉!匕首鋒利的刀尖毫不猶豫落下,林輕舞的臉,立刻就被刮花!昏迷中的林輕舞身體不由自主地抽動著,可她太痛了,根本就冇能醒過來!一直到林輕舞的臉上都是鮮血之後,江淑婷才收回匕首,放聲大笑!江龍象看著這一幕,滿意點頭,隨後吩咐手下說:“將林輕舞吊在門口,再給我放出訊息,我就不信楚煊不過來!”手下立刻領命行事。……雲闕天宮。楚煊纔剛剛從向連城那邊回來,就看見之前忙碌著處理向連城的孫屠龍,急匆匆地趕了過來。“殿主,出事了,周坐虎被抓了!”看到楚煊之後,孫屠龍立刻彙報。楚煊眉頭微皺,詫異地問:“怎麼回事?”周坐虎是孫屠龍的白手套,中海有些底蘊的人基本都知道。誰這麼大膽子,竟敢冒著得罪孫屠龍的風險,去抓週坐虎?!孫屠龍擰眉回答道:“是徐文江的大舅哥!”“此人是北境戰神江龍象,他抓了周坐虎,嚴刑拷打,應該就是為了徐文江父子的事情。”北境戰神?楚煊眼睛微眯,直接道:“他們把周坐虎抓去了哪裡?”打狗還要看主人,楚煊自然不可能讓自己的手下出事。孫屠龍剛要說話,他的手機卻催命般響起。孫屠龍看了一眼,發現來電人是自己的得力手下,立刻接通了電話。然而聽到對麵說的話後,孫屠龍卻是瞬間臉色大變!“殿主,林輕舞一家也被抓了!”他看著楚煊,顫聲道:“如今林輕舞被打得昏迷過去了!他們把她吊在徐家莊園門口……”“什麼?”聽到這話的楚煊,瞬間暴怒!他周身散發出一種無比迫人的氣息,兩隻眼睛都隱隱泛紅!“江龍象,找死!”楚煊怒火沖天,怒吼一聲!孫屠龍被楚煊散發出來的怒意震得根本就不敢動彈,卻還是急忙提醒說:“殿主冷靜啊!”“江龍象是北境戰神,本身就是宗師巔峰高手,還掌握北境大軍。他這麼做,就是故意引誘您過去的!”“殿主,您千萬不要中計!”然而此時的楚煊,又哪裡聽得進去他的勸阻?一想到林輕舞是因他而傷,楚煊心中怒意就冇有儘頭般狂湧!他目光沉沉地看著徐家莊園的方向,沉聲道:“動林輕舞者,死!”話音未落,他就衝出了雲闕天宮!就在這時,天空中轟然一聲,響起一道驚雷!孫屠龍仰頭看著天空,喃喃自語道:“這是要捅破天了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