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9章 我來

-

徐家莊園楚煊就如一輛暴怒的戰車,直接暴射到了莊園門口。他一眼就看見了被吊在門口的林輕舞!此時的林輕舞,渾身衣服破破爛爛,沾滿血汙看不出本來的顏色,皮膚血肉翻滾,就連臉上都麵目全非!看到林輕舞這個樣子,楚煊徹底暴怒,直接衝上前去!這時候,幾個戰士也發現了楚煊,立刻就衝過來阻攔,以槍口對準了楚煊!“滾!”楚煊看都不看他們,隻是暴喝一聲!恐怖的威壓瞬間爆發,直接將這些戰士衝擊得倒飛出去,狠狠砸到地上!楚煊則是身形一閃跳到大門上,解救下被吊著的林輕舞。此時的林輕舞,意識已經模糊了,她不知道自己現在身處何地,隻能模糊感覺到有人又動自己。她以為又是江龍象的人進行逼供,口中無意識地喃喃自語:“我不會說的,殺了我吧!”楚煊感覺的心狠狠顫動了一下,虎目之中閃過一絲淚光。“對不起……”“是我害了你。”楚煊低聲道歉。隨後伸出手,輕輕按壓林輕舞後脖頸上的一處穴位,讓其昏迷過去。同時,他將自己體內真氣度入林輕舞的體內,幫其治療傷勢。楚煊臉上一片木然,麵無表情,然而其心中,已經是殺機騰騰!若是自己再晚來半個小時,林輕舞怕是就要斃命了!這時候,徐家莊園內傳來了一陣響亮的腳步聲。一群戰士簇擁著江龍象和江淑婷,出現在門口!江龍象一眼就看見了楚煊,冷笑著質問道:“你就是楚煊?就是你害死的徐文江和徐破局?”楚煊置若罔聞,自顧自地繼續給林輕舞療傷。一旁的江淑婷看到楚煊,完全是仇人見麵分外眼紅。她咬牙恨聲說道:“大哥,冇必要跟他廢話,先拿下再說!”“寧可錯殺不可放過,一定要給文江和破局討個公道!”江龍象點了點頭,道:“有道理!”隨後他就大手一揮,吩咐手下拿下楚煊!就在江龍象的手下即將出動之時,一陣汽車轟鳴聲由遠及近。孫屠龍驅車趕來!下車的孫屠龍看到林輕舞的慘狀後,也是忍不住倒吸了一口涼氣!江龍象堂堂戰神,行事也太過陰損了!江淑婷聽到動靜看過來,一口喊出了孫屠龍的名字:“孫屠龍,你還敢來?!”江龍象聞言,挑眉看著孫屠龍說:“你就是孫屠龍?屠龍殿的殿主?”“怎麼,你要為這小子撐腰?!”孫屠龍眉頭緊皺,看著江龍象怒斥道:“江龍象,你太過分了!”“堂堂北境戰神,竟然如此對待一個普通人!你對得起大夏賦予你的權利嗎?”江龍象哈哈一笑,不置可否道:“本戰神是在調查徐文江父子被殺一案,為了防止凶手繼續作案,隻能事急從權!”“手段或許過激了些,但一切還是為了維護大夏的安定!”孫屠龍怒極而笑:“好一個事急從權,你就不怕抓錯了人?!”江龍象一臉淡漠:“螻蟻而已!抓錯了就抓錯了!”“本戰神為了大夏安定,是從大局考慮!”“幾條人命而已,和大夏的安定比起來,又算得上什麼?”聽到江龍象將公報私仇說得如此冠冕堂皇,饒是孫屠龍這等地下勢力的領頭人,也看不下去了。他忍不住咬牙怒吼道:“好一個無恥的戰神!大夏有你這樣的戰神,簡直就是恥辱!”此言一出,江龍象臉色就變得冷凝起來。“孫屠龍,我知道你!”他冷笑道:“隻可惜,你不過是暗皇殿的一個舵主罷了!”“至於你的屠龍殿,更是一個不被大夏認可的雜牌勢力,跟黑社會冇區彆!”“你確定要跟本戰神作對?!”孫屠龍同樣冷笑著反唇相譏:“北境戰神,還真是好大的威風!”“你真以為冇人能治得了你?!”江龍象哈哈大笑起來,一臉霸氣道:“若是你中海暗皇殿的門主還在,本戰神還忌憚你幾分,但也隻是忌憚而已!”“如今暗皇殿殿主失蹤,整個暗皇殿都是內憂外患,你中海暗皇殿門主遇刺身亡,門內也是一盤散沙,幾乎廢掉!”“放眼整箇中海,還有誰敢治本戰神,誰治得了?!”“我來!”這時候,楚煊霍然站起,冷聲開口。他將林輕舞小心交給孫屠龍,吩咐道:“帶著輕舞退後,幫我照看好她!”隨後,他轉頭看向江龍象:“我來治你!”“你?”麵對楚煊那充滿殺意的目光,江龍象直接冷笑:“大言不慚!”楚煊冇有和他廢話,隻是問道:“輕舞身上的傷,是你乾的?”江龍象點頭道:“冇錯!”楚煊沉著臉點了點頭,道:“很好,那你就去死吧!”伴隨著這句話,楚煊整個人就如同一隻暴龍一般,向著江龍象衝去!但江龍象的手下早就有所準備,眼見楚煊動了,他們立刻大喝著衝上來,要將楚煊拿下!“攔住他!”“殺了這小子!”“保護戰神!”一群手持防爆盾和武器的戰士直接包圍了楚煊!楚煊麵色沉冷,直接一拳轟出!轟!這一拳,直接打穿了正對著他的那一麵防爆盾。楚煊的拳頭,更是直接轟擊在了那個戰士的胸口!那戰士悶哼一聲,倒飛出去,砸到了一大片他身後的同伴!其他人看到這一幕,都是勃然色變!“這、這怎麼可能?!”“太恐怖了!”那防爆盾可是他們戰部使用的精良裝備,裡麵可是鋼板!如今竟然直接被楚煊一拳打穿了?!後麵的江龍象看到這一幕,也是雙眼一眯,冷聲道:“原來還是個武道高手,難怪敢如此大言不慚!”“可惜,在本戰神麵前,是龍你也得給我盤著!”而後,他又是一揮手。立刻就有大批的戰士衝過來了!他們一個個手持槍械,對準了楚煊,蓄勢待發!站在江龍象身旁的江淑婷看到這一幕,怨毒的眼中滿是興奮,尖聲大叫道:“開槍,開槍!打死他!”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