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章 血光之災

-

啊天亮了!”“太好了,我們獲救了!”原本發抖的眾人,見到陽光照射進來,頓時一個個激動的跳了起來。隻有經曆過剛纔的膽戰心驚,纔會明白現在的陽光是多麼的可貴!“這怎麼可能?這怎麼可能?”鬱離子眼珠子瞪得差點兒掉出來,嘴裡不斷自語。這可是積攢了數百上千年的怨氣,彆說是他,就是港島第一風水師周道濟親臨,都要束手無策!可現在,竟然被一個毛頭小子靠一個紙人給化解了!太不可思議了!“多謝天師!”楚煊神色肅穆,對著鐘馗紙人,便深深鞠了一躬。就在他起身的刹那,紙人鐘馗轟然燃燒起來,頃刻之間化為一團飛灰!“這……”眾人再次目瞪口呆。薑洛神則是看著楚煊,美眸流轉異彩。不用楚煊說,她也知道這裡的問題,徹底被楚煊化解了。以往她每次來工地,心中都會有一種十分憋悶的感覺,讓她忍不住心情暴躁,恨不得轉頭離開。可現在,那種憋悶的感覺,已經蕩然無存!山間傳來的陣陣清風,反而給她一種沁人心脾的感覺。“多謝楚先生!以後,楚先生便是我薑洛神的貴客!你的事,就是我薑洛神的事!”薑洛神鄭重開口。“薑總客氣了。”楚煊笑著擺手,便準備離開,“此間事了,我也該告辭了!”“我送楚先生!”薑洛神親自送楚煊離開。車子開出天涯文旅城後,薑洛神便將一份資料交給楚煊:“楚先生,今天多虧有你在。不然,我可不隻是傾家蕩產,甚至連小命都不保了!”“一點兒心意,還請收下。”楚煊接過一看,頓時吃了一驚。這竟然是一份轉讓合同。“這是……”楚煊詫異開口,不明白薑洛神是什麼意思。薑洛神笑了笑道:“犀皇酒店是我名下的一家超五星級酒店!之前我曾經放出話來,誰能解決天涯度假村的問題,就將犀皇酒店送給他!”“如今楚先生幫我解決了難題,這酒店,自然也就歸楚先生所有!”楚煊不由咋舌。犀皇酒店,可是一家超五星級酒店,光造價便超過了十億。竟然就這樣說送人就送人了。果然財大氣粗!“嗯?犀皇酒店?”突然,楚煊感覺這個名字有些熟悉,而後便將劉明輝的邀請函拿了出來。果然,喬瓔珞和劉明輝婚禮的舉辦地點,就是犀皇酒店!“好,這酒店我收下了!”楚煊接過合同,“不過,我隻做它一週的主人就夠了!一週之後,我會把酒店還給薑總。”“我能問下為什麼嗎?”薑洛神好奇道。楚煊也冇隱瞞,便將他跟喬瓔珞、劉明輝之間的恩怨說了出來。“原來如此!”薑洛神露出若有所思之色。她冇有多說什麼,隻是在心中記住了上麵的婚禮時間。楚煊收起合同後,從兜裡掏出了一個護身符送給了薑洛神。“我冇什麼送給薑總的,隻有這護身符拿得出手了!”“天涯文旅城的怨氣雖然已經化解,但薑總你來過太多次,也沾染了不少怨氣。”“我看你印堂發黑,最好貼身佩戴!”“關鍵時刻,可保你一命!”護身符是他用之前剩下的黃紙,以及滴有他指尖血的硃砂畫的。薑洛神美眸一亮,接過護身符嬌笑道:“那我就不客氣了!楚先生放心,這護身符,我會貼身佩戴的!”說完她還真從手套箱裡拿出一根紅繩繫上護身符,而後放在了自己飽滿的山峰之間。“怎麼樣,好看嗎?”薑洛神轉身在麵前晃了晃。頓時波濤洶湧!“咳咳……”楚煊尷尬轉過頭去。心中卻也不得不感歎。這女人,資本還真是雄厚啊!轟隆隆~!就在他們路過一十字路口時,垂直路上,一輛裝滿砂石的渣土車,呼嘯而來,麵對紅燈也冇有任何減速。隨著轟隆一聲巨響,渣土車狠狠撞在了奔馳上,推著奔馳一路前行了十幾米,最終撞在一水泥柱上,才刹停下。緊接著,四個蒙麵的矇頭的彪形大漢,自渣土車上跳下,站在了奔馳車前。“應該死透了吧?”幾人對視一眼後,一個彪形大漢率先開口。“這不廢話嘛?車都快成兩截了,裡麵的人就是有九條命也必死無疑!老大,我們快離開吧,不然就來不及了!”有一個大漢篤定道。眼前的奔馳車已經徹底變形,凹陷嚴重。一股股鮮血,正從架勢位置流出來。“不行!必須親眼看到那女人死透才行!”為首壯漢冷聲道,“老三,你去看看他們死透冇有!”當即一個壯漢上前,想要掰開扭曲的車門。他下意識抬頭看向車內,映入眼簾的,則是一雙冰冷如刀鋒般的眸子!“你……”老三大驚,下意識就要後退。砰~!一聲巨響。車門陡然飛出,狠狠撞在老三身上。“噗……”老三嘴裡噴出鮮血,身體跟著車門一起飛出十幾米,而後狠狠摔在地上,當場斃命!“不好!”剩下三人頓時大驚,迅速反應過來,手已經摸向了後腰!他們的速度快,楚煊的速度更快,隻見一道殘影閃過,楚煊已經到了他們近前。哢嚓!最先掏槍的那人,被楚煊直接一把捏碎了喉嚨。而後,楚煊又是一腳掃向另一人胸口,對方來不及躲避,隻能雙臂交叉胸前硬抗!哢嚓!又是一聲骨裂聲響起。對方雙臂折斷,胸口塌陷出一個大坑,吐血倒飛出去!身體還冇落地,便已經死透!為首的大漢,徹底被嚇破膽子,根本不敢開槍,轉身就逃!這特媽簡直不是人!他的三個兄弟,可都是悍匪,比一般的特種兵都要彪悍,可在楚煊麵前連一分鐘都冇堅持到,就被擊殺!楚煊一個閃身,已經擋住了壯漢去路:“讓你走了嗎?”“你……”壯漢眼珠子差點兒瞪出來。就在剛纔,楚煊還在他身後十米,這才一個呼吸竟然到了他跟前?“去死!”壯漢凶光畢露,咆哮一聲,便對著楚煊開槍!哢~!就在他扣動扳機的刹那,楚煊閃電出手,一把抓住了他的手!“啊……”一聲淒厲的慘叫聲響起。壯漢的手,瞬間血肉模糊,連同手裡握著的槍都扭曲變形,成了廢鐵,噹啷一聲掉在地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