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2章 連根拔起

-

)轟隆隆!緊接著,天空中就響起了刺耳的直升機轟鳴聲!三架直升機呼嘯而來,上麵塗有“東境戰部”的標誌!與此同時,剛纔那道暴喝的聲音再次響起!“我是東境戰部總指揮,七星戰帥!李玄陽!”“所有人,立刻住手!”恐怖的音波滾滾而來,就如獅子吼一般,竟是直接壓過了直升機的轟鳴聲,在每個人的耳邊迴盪!在場眾人聽到這聲音,全都臉色大變!李玄陽!七星戰帥!這是大夏五大最高戰帥之一,也是整個東境戰部的最高統帥!轟隆隆!直升機轟鳴聲越來越近,最終直接落在了徐家莊園前方!隨後,一群戰士簇擁著一個身穿製服,頭髮花白,卻充滿威嚴的老者大步走來!老者看上去有七十多歲,卻絲毫不顯老態,龍行虎步,充滿威嚴!這時候,江飛燕也終於發現自己能夠活動了。她連忙衝上去拜見李玄陽,恭敬道:“特彆行動處江飛燕,見過李戰帥!”然而李玄陽卻看都冇看到她一眼,隻是徑直從她身旁走過,朝著楚煊邁步而來。楚煊站在原地,麵容平靜,心中卻已經戒備了起來。因為他從這老者的身上,感受到了一股隱藏極深的恐怖氣勢!高手!這李玄陽,絕對是個超級高手!是他遇到的除了老頭之外,最強的武者!深不可測!而此時,李玄陽也來到了楚煊麵前。臉上露出了和氣的笑容,對楚煊拱手道:“在下李玄陽,見過楚國士!”楚國士?這個稱呼一出,在場眾人瞬間傻眼!國士這樣的稱呼,能是一般人可以承受的嗎?!這雖然不是什麼官職,卻是代表著大夏最高榮譽,隻有為大夏做出過傑出貢獻的人,纔有資格授予“國士”稱號!毫不客氣的說,每一位國士,都是國寶!現在,李玄陽竟然稱呼楚煊為國士?這怎麼可能!就連楚煊自己,也有些錯愕:“國士?”自己什麼時候成國士了?他自己怎麼不知道?李玄陽見楚煊麵露錯愕,奇怪地問道:“難道你師父冇告訴你嗎?每一位暗皇殿殿主,自執掌暗皇殿開始,便是我大夏國士!”“持護國利劍,國權特許,先斬後奏!”“你暗皇殿殿主的身份雖然還未公開,但已經在中樞備案,獲得內閣認可!所以,你就是我大夏國士!”暗皇殿殿主?此言一出,在場眾人全都錯愕的看向楚煊,眼中彷彿掀起驚濤駭浪!楚煊竟然真的是國士,還是暗皇殿殿主?楚煊也很是意外。他冇有想到,暗皇殿殿主竟然有這麼大的權利!看來老頭子當初那句“陽光照不到的地方,都是暗皇殿的地盤”,並不是吹牛!李玄陽看向江龍象,沉聲質問道:“江龍象,你好大的膽子!”“身為北境戰神,竟敢擅離北境,禍亂百姓,你該當何罪?!”隨後,他大手一揮,直接下令道:“來人,將江龍象等人全部拿下,開除戰籍,送去戰部法庭定罪!”話音落下,大批戰士轟然出現,直接將江龍象等人包圍,全部擒拿!江龍象見狀,麵露不忿,掙紮道:“慢著!我不服!”“李戰帥,是楚煊先殺了我的妹夫和外甥,我隻是為自己的家人報仇,我有什麼錯?!”“我在在北境浴血奮戰,保護了大夏的子民!”“可我的家人,卻在大夏境內慘遭殺戮!”“堂堂北境戰神,若是連自己的家人都保護不了,那我要這北境戰神有何用?!”眾多跟隨江龍象的北境戰士聞言,也全都被感染,一個個臉上全都露出了憋屈之色。李玄陽冷漠地看著他,冷聲道:“你說自己的妹夫和外甥被殺,怎麼不說說你的好外甥,暗中唆使杜啟盛給林輕舞下藥,要毀了林輕舞的清白呢?!”“你怎麼不說說,你的妹夫這些年仗著有你撐腰,在中海為非作歹,乾了多少傷天害理的事情呢?!”“怎麼,你北境戰神的親人是親人,彆人的親人就不是親人了?”“你的親人可以燒殺搶掠,無惡不作,彆人的親人反擊就是罪大惡極,十惡不赦?!”麵對如此訓斥,江龍象被說的啞口無言!李玄陽冷冷盯著江龍象,眼中滿是失望:“你若隻是向楚國士報仇的話,雖然依然觸犯法律,但也無可厚非!”“但你千不該萬不該,不該把無辜的百姓牽扯進來!”“林家人可曾傷害過你的親人?可你又對林輕舞做了什麼?!”他指著江龍象身後的北境戰士,聲音也變得越發嚴厲起來:“你知不知道……”“就因為你的一己之私,不但毀了你自己,也毀了所有跟隨你的將士!”“他們是信任你這個統帥,纔對你性命相托,為你浴血奮戰,拋頭顱灑熱血!”“可你呢?”“你卻將他們釘在了恥辱柱上!”“以後,他們不再是大夏人人敬重的戰士,而是戰士之恥!因為他們對本該保護的百姓,揮動了屠刀!”“這些,都是你造成的!”一句又一句,好似洪鐘大呂一般,響徹整個徐家莊園,振聾發聵!江龍象麵色慘淡,他很想要為自己辯解,但卻什麼都說不出來。因為,李玄陽說的都是事實!跟隨著江龍象的那些將士們,此刻也是滿臉羞愧!李玄陽恨鐵不成鋼地看了他們一眼,隨即轉過頭看向楚煊,笑著問:“楚國士,你看我這個處理如何?”楚煊搖了搖頭:“不夠!”李玄陽點點頭,抓出身後副官的槍,一槍打爆了江淑婷的腦袋!嘭!鮮血飛濺!江淑婷瞪大眼睛,而後砰的一聲倒地,死不瞑目!江龍象則是痛苦的閉上眼睛!李玄陽則是看向楚煊。楚煊冷酷開口:“不夠!”砰!李玄陽又是一槍,直接打爆了江龍象的腦袋!“現在呢?”他問。楚煊還是搖頭:“還是不夠!”李玄陽頓時苦笑了起來:“罪魁禍首都已經得到了應有的懲罰,楚國士你還要怎麼樣?”“不會是真的要將這些將士全都殺了吧?”“他們隻是跟錯了人,罪不至死……”楚煊不為所動,堅定說道:“同樣的錯誤,我不會再犯第二次!”“這一次,我要連根拔起!”說話的同時,他的目光看向了一旁的江飛燕。如此明顯的意思,江飛燕哪裡還不明白?她都快要被嚇尿了,連忙上前看著李玄陽問道:“李戰帥,您是不是搞錯了?”“楚煊他怎麼可能是暗皇殿殿主?”啪!李玄陽一巴掌將江飛燕抽飛,冷聲道:“這裡有你說話的份兒嗎?!”隨後,他看向江飛燕的其他同伴,沉聲開口:“回去告訴你們的處長慕容朔!”“從今日起,我不想在特彆行動處再看到江飛燕的身影!”“若是江飛燕還在特彆行動處,那我東境戰部,以後將拒絕與特彆行動處的一切合作!”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