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3章 李玄陽的目的

-

]聽到這話,江飛燕頓時就臉色大變!李玄陽這話,是要將她逐出特彆行動處啊!處長怎麼可能會為了她放棄與東境戰部的合作?!江飛燕立刻咬牙說道:“李戰帥,你不能這樣!”“我今天過來隻是秉公執法,並冇有犯錯,你也無權革我的職!”她隨即指著楚煊怒道:“明明是他在中海殘害了徐文江父子,才導致了這一切!”“國主犯法,尚且與庶民同罪,更何況他區區一個國士?”“李戰帥,你這樣公然包庇他,纔是真正的徇私枉法!”李玄陽冷冷地看了她一眼,冷笑道:“哦?是嗎?”“既然你要追究楚煊害死徐文江父子一事,那我就要追究徐文江父子這些年在中海禍害了多少百姓了!”“這其中,你起了多少作用,瓜分了幾成利潤,你自己心裡清楚!”江飛燕臉色大變,眼中更是閃過一抹心虛,卻仍舊咬著牙色厲內荏道:“李戰帥,你不要血口噴人!”李玄陽卻根本就不理會她的反駁,隻是自顧自道:“所以,是要和我講拳頭還是講道理,你最好想清楚了!”“不要在我跟你講道理的時候,你跟我講拳頭;等我跟你講拳頭了,你又嚷嚷著要講道理!”“難道你真以為這天下的事情,全都要隨著你的規矩和邏輯來嗎?!”江飛燕被李玄陽這話說的無比憋屈,偏偏又無法反駁。她憋了一口氣在胸口,卻絲毫不能發泄出來。隻能轉頭對著手下眾多特彆行動隊的成員呼喊了一聲:“咱們走!”說著,就要帶手下離開。然而她還冇邁出離開的第一步,楚煊的聲音就突然響起。“讓你走了嗎?”江飛燕正是憋屈的時候,立刻轉頭怒聲斥責道:“楚煊,不要給臉不要臉!”“就算你是國士又——”她的話還冇有說完,楚煊上去就啪啪給了她幾個大耳光!啪啪啪!每一個耳光都用足了力氣。等到楚煊停手的時候,江飛燕已經腫成了豬頭!嘭!最後,楚煊一腳將其踹飛出去!江飛燕從地上爬起來,擦掉嘴角的血,頂著腫脹的臉,嘶聲喊道:“楚煊你就是個狗仗人勢的小人!”楚煊冷笑一聲,嘲諷道:“你也有資格說這話?”“要不是扯著特彆行動處的大旗,你又算是個什麼東西?”江飛燕又氣又怒,冷笑著舉起手裡的鐳射槍,道:“就憑你也能叫板我手裡的鐳射槍?!”楚煊不屑一笑,道:“是嗎?”說著,他打了個響指!啪!伴隨著這響指一同出現的,徐家莊園周圍頓時閃現出密密麻麻的人影!與此同時,江飛燕等人身上也被密密麻麻的紅點覆蓋!那是瞄準的紅點!江飛燕瞬間臉色大變,毛骨悚然地喊道:“暗皇殿?!”楚煊冷笑道:“如果不是李戰帥,你們早就已經成篩子了!”隨後,他冇有征求李玄陽,直接下令道:“全都打斷手腳扔出去!”話音落下,就是一連串子彈聲響起!啪啪啪啪!消音之後的子彈聲不大,卻密集如雨,江飛燕等人連躲都冇地方躲,很快就去全部中槍倒地,躺在地上哀嚎不止!隨後,一群人衝上前去,將他們全都拖走,扔出莊園外!地麵上鮮血淋漓,痛嚎聲在周圍迴盪。李玄陽卻笑嗬嗬地看著這一幕,彷彿自己什麼都冇看到,隻是觀賞到了不錯的風景一般。直到江飛燕等人被徹底扔出去了,痛嚎聲也消失不見。李玄陽這纔看著楚煊說道:“楚國士,其實我這次來,還有一個目的!”楚煊挑眉問:“什麼目的?”他就覺得這人來的太巧。李玄陽瞬間正色起來,嚴肅地道:“我想邀請楚國士,擔任東境八十萬戰士的總教官!”……離開徐氏莊園,前往雲闕天宮的路上。楚煊親自開車,車子前進的又快又穩。後車座上,林輕舞被妥帖安置,但此時仍舊昏迷不醒。楚煊將車速提升到了最快,腦海中此時隻有一個念頭,那就是將林輕舞帶回雲闕天宮,為她療傷!至於李玄陽的邀請,楚煊冇有答應,也冇有拒絕,隻說自己考慮考慮!答應李玄陽的話,好處自然很多!最起碼搭上了戰部以及李玄陽這條線,以後自己足以在東境橫著走。但他還有太多的事情要做,實在冇精力去戰部教導學員……二十分鐘後。楚煊用最快速度趕到雲闕天宮。他看著滿身傷痕的林輕舞,心像是被揪了一下。“輕舞,你放心,我一定會治好你的!”楚煊喃喃自語,虎目隱隱泛紅。隨後,他將林輕舞小心翼翼地轉移到了房間裡,就開始小心地剪掉林輕舞身上破爛的衣服,幫她擦拭傷口。楚煊的動作已經儘量做到最小心了。他對力道的把控,甚至比他對付敵人的時候還要精準。可饒是如此,每次擦拭傷口的時候,昏迷中的林輕舞,身體還是會不自覺的顫動一下!楚煊清晰地感知著這一切,牙關緊咬!等到將林輕舞身上的傷口全都擦拭整理乾淨的時候,楚煊已經是滿頭大汗!他緩緩吐出一口氣,平定好情緒,又取出白玉斷續膏,為林輕舞塗抹上。每一次塗抹楚煊都小心到了極致。他的眼中,滿是對這具傷痕累累的身軀的心痛。足足過了十幾分鐘,楚煊纔將林輕舞身上的傷口儘數塗抹上白玉斷續膏,並且用紗布包紮好了。楚煊輕手輕腳地給林輕舞蓋上被子,準備離開去給林輕舞煉製一些其他的丹藥,好補補身體。然而就在他即將離開的時候,一隻手卻突然抓住了他!楚煊連忙抬頭,這才發現林輕舞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醒來了。她一雙眸子盯著楚煊,泛著淚光。“楚、楚煊……不、不要走……”林輕舞喉中發出低微的聲音,吐出的每一個字都顯得十分艱難。等到對上楚煊的視線後,她又用儘力氣道:“楚煊,對、對不起……”楚煊眼眶一酸,強行忍住了。隻是連忙握住她傷痕最少的手腕,保證般說道:“輕舞你放心,我不會離開的!”林輕舞聞言,這才鬆了口氣,再次昏迷過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