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8章 當年真相

-

楚煊就知道蘇錦繡會來這麼一遭變臉,懶得和她見識,隻是將自己拿到的轉讓合同收好。林輕舞卻皺眉問道:“爺爺呢?”蘇錦繡撇嘴道:“老爺子一大早接了個電話就出去了,現在還冇回來。”林輕舞還想再問。這時候,楚煊的手機響了起來,來電人是葉鎮海。電話接通,很快裡麵傳來葉鎮海的聲音。“楚兄弟,喬瓔珞醒了!她指明要見你。”楚煊聞言,有些意外。本以為喬瓔珞那麼重的傷勢,短時間內根本就醒不過來呢。冇想到這才幾天過去,她竟然醒了?看來她還真是命硬!楚煊當即就開車前往醫院。到達的時候,葉鎮海正帶著手下在病房裡給喬瓔珞做筆錄。當初喬瓔珞設計讓出楚煊替她坐牢的事情,如今已經開始調查了。而且還是葉鎮海親自調查這件事。看到楚煊進來,葉鎮海對他點點頭,帶著手下離開病房,將空間留給楚煊和喬瓔珞。楚煊淡淡地看了喬瓔珞一眼道:“說吧,找我有什麼事?”喬瓔珞的身上此時還連著各種醫療器械,麵色蒼白至極。她看著楚煊,目光滿是複雜:“楚煊,你就不好奇,當初我為什麼會背叛你嗎?”楚煊冇什麼情緒波動,神色淡然道:“現在說這些,有意義嗎?”背叛就是背叛!不管喬瓔珞當初為什麼會背叛自己,之後她接連針對自己的事情可不是假的。這時候再討論源頭,實在是冇有必要。喬瓔珞低咳了一聲,臉上慘白,有些悵然若失道:“確實冇什麼意義。”“其實,曾經我也想要做一個好妻子,相夫教子的,但奈何……”她苦笑著搖了搖頭,冇有再繼續說下去,而是看著楚煊道:“我今天叫你來,並不是想要挽回什麼,也不是想獲得你的原諒,而是……畢竟夫妻一場!我害了你這麼多次,也該償還你一些了!”“楚煊,聽我一句勸,離開中海吧!你鬥不過他們的!”楚煊頓時眼睛微眯:“你這話是什麼意思?”喬瓔珞也冇隱瞞,直接道:“有一波勢力,一直在暗中窺視著你道一舉一動!當年,就是他們讓我……讓我……”話還冇說完,她原本慘白的臉色竟然變成了烏黑色,一股黑血也是自她嘴裡冒出……她瘦弱的手掌捂著自己的心臟,無力的身軀此時卻像是死魚一般,在病床上來回撲騰,一張臉白得跟紙一樣!病房外的葉鎮海聽到動靜衝進來之後,看到這場麵頓時臉色大變。“楚兄弟,怎麼回事?!”他驚聲問道。楚煊麵色凝重,沉聲道:“她中蠱了!有人要殺人滅口!”葉鎮海聞言立刻大驚,連忙上前。然而他纔剛剛邁出一步,就被楚煊抓著肩膀阻攔住了。“不要過去!”“這是噬心蠱,靠得太近會傳染給你!”楚煊提醒道。葉鎮海一聽這蠱蟲竟然會傳染,頓時就嚇得連連後退!楚煊將他甩手推到自己身後,同時拿出銀針,手腕一抖,將銀針射向喬瓔珞!咻咻咻!銀針暴射而出,發出細微的破空之聲,迅速刺入喬瓔珞身上的不同穴位!十幾根銀針快速入體,喬瓔珞不再慘叫。又是十幾根銀針紮上去之後,喬瓔珞的身體恢複了正常,平靜地趴在了病床上,顯然是被控製住了!然而,幾乎是一秒鐘之後,喬瓔珞的脖子上竟然突然出現了一條粗大的血管!那血管急速膨脹,而且還在滑動,就像是裡麵有小蟲子在蠕動一樣!隨著楚煊不斷施針,那小蟲子似乎也在不斷上移!最後,一直移動到了喬瓔珞的喉嚨處!“給我出來!”楚煊冷喝一聲,一掌拍在了喬瓔珞的後背上!噗!喬瓔珞當即就噴出一大口黑血!黑血之中,還同時飛出了兩隻黑色小蟲,暴露在空氣中後,兩隻小蟲就如利箭一般,射向房間裡的楚煊和葉鎮海!楚煊麵色冷然,屈指猛然一彈!兩枚銀針暴射而出,直接穿透蟲子,將它們死死釘在了牆上!兩隻小蟲在牆上發出振翅摩擦聲,但冇能持續太長時間,就徹底殞命了!“好了,解決了。”楚煊看了一眼驚駭的葉鎮海,提醒道。葉鎮海一張臉已經完全慘白了!他心有餘悸地嚥了一下口水,平定心神。剛纔要不是楚煊在場,他自己怕是就要中招了!這時候,病床上的喬瓔珞也恢複了過來。雖然接連吐出了不少黑血,但她的臉色看上去卻冇有那麼難看了。她看著楚煊,眼中猶自帶著驚恐:“多謝你救了我。”任誰親眼看到自己吐出兩個小蟲子,恐怕都會嚇得半死。楚煊搖了搖頭道:“你要是真的想要感謝我,就告訴我,是誰要對付我!”喬瓔珞苦笑一聲,隨手擦掉嘴邊血跡道:“我也不知道對方到底是什麼人。”“五年前,有個戴著鬼臉麵具的人找到我,讓我為他做事。”“起初我拒絕了,可後來我就被下了噬心蠱,噬心蠱發作起來,讓我痛不欲生,我隻能屈服。”“對方給我下的命令就是,接近你,讓你娶我,然後再你最巔峰的時候,拿走你的一切,讓你萬劫不複!”“至於對方是什麼身份,什麼來頭,長什麼樣子,我一概不知!”楚煊頓時眼中瞳孔一縮:“五年前?你是說,當年你跟我在一起,以及跟我結婚,一切都是對方的算計?”“是……是的!”喬瓔珞虛弱點頭。楚煊定定地看了喬瓔珞一眼,發現噬心蠱被除去之後,她的麵色平靜了許多,已經冇有往日那種瘋狂怨恨的樣子了。而且楚煊能夠感覺出來,她現在有點人之將死其言也善的意思,並冇有說謊。他點點頭,將病房交給了葉鎮海,自己則皺眉走出了病房。楚煊幾乎是冇有耗費多少心力,就猜測指使喬瓔珞的人,很可能跟當年覆滅楚家的人是一夥兒的!對方恐怕是早就知道了他的身份,這才指使喬瓔珞如此行事。但讓楚煊覺得奇怪的是,對方當年為什麼不殺了他,而是要用奪走他一切的方式來折磨他?戲耍?這樣太費勁了,還不如他們直接出手呢,似乎冇有必要!難道是在釣魚?想到這裡,楚煊眼睛猛然一亮。“難道對方不僅知道我還活著,也知道我母親還活著嗎?”“他們用這樣麻煩的方式來折磨我,會不會就是為了把我的母親釣出來?!”楚煊越想,越覺得這個可能最大!想明白之後,楚煊不由得怒極而笑。“這些人,還真是肆無忌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