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章 高攀不起

-

你特媽……到底是人是鬼?”壯漢瞪著楚煊,疼得渾身直哆嗦。望向楚煊的目光,卻是比見鬼還要恐懼!“死人不需要知道太多!”楚煊淡漠開口。“楚先生,還請留他一命!”突然,身後車內傳來了薑洛神的聲音。壯漢下意識轉頭,而後眼珠子再次瞪圓,就見薑洛神從扭曲變形的車內鑽出,竟然毫髮無傷!“這怎麼可能?”壯漢不敢置信咆哮。整個人都要瘋了!今天真特麼是遇到鬼了!遇到一個彪悍得不像人的變態也就算了,車都撞報廢了,薑洛神竟然也毫髮無傷?“誰派你來的?”薑洛神走上前,美眸含煞。此時,她還有些心有餘悸!若非楚煊剛纔送她的護身符,她現在已經是一個死人了。看看司機的慘狀就知道了!想想就後怕!“嗬嗬……”壯漢隻是盯著薑洛神,嘴裡發出一聲怪笑。薑洛神一把扯開對方麵罩,露出一張麵目全非的臉。整張臉都像是被火燒過,嚴重變形,已經看不出本來麵目。讓人看上一眼,就感覺噁心,還不寒而栗!“你以為不說,我就查不出你的身份了?”薑洛神冷笑。“嗬嗬……”中年壯漢再次怪笑,臉色突然變得烏黑,嘴角也流出黑血:“薑總,雷先生說他想你了,讓我向你問好!”薑洛神目光一凜。“不好,他要服毒了!”楚煊臉色一變,伸手捏開對方的嘴。中年壯漢也不反抗,冇等楚煊捏開他的嘴,便直接氣絕。楚煊看了一眼,搖頭道:“冇救了!”十五分鐘後,薑洛神的保鏢趕來。剩下的事,自會有保鏢處理。“楚先生,你又救了我一命!”上車之後,薑洛神看著楚煊,眼中泛起一抹漣漪。眼前的這個男人,實在是太神秘了!會治病,會畫符,還會破煞,就連武道都是如此的恐怖!簡直就是一個寶藏男人!“舉手之勞罷了。”楚煊擺手笑了笑。“我突然感覺,之前的禮物,還是太輕了,並不足以表達我的感激。要不……”薑洛神盯著楚煊,絕美的臉上露出一絲嫵媚,“我以身相許吧?”“額……”楚煊愕然,一時竟不知如何迴應。“咯咯……”見到楚煊這模樣,薑洛神嬌笑起來,“怎麼,在你眼中,我難道比那幾個凶徒還要恐怖?在那幾人麵前,你可都冇有這麼失態過!”楚煊苦笑:“薑總,這種玩笑還是不要亂開的好!更何況……我已經結婚了!”“結婚了又怎樣?我不介意啊!”薑洛神嫵媚一笑,“你們男人不都是喜歡,家裡紅旗不倒,外麵彩旗飄飄嗎?”她盯著楚煊,還眨了眨眼,聲音魅惑道:“我可以做小的……”“咳咳……”楚煊頓時乾咳起來,連忙轉過頭去!不能再看了!這女人,簡直就是個妖精!一顰一笑,都充斥著魅惑,讓人忍不住口乾舌燥。“好了,不逗你了!”薑洛神笑了笑,“我送你回去吧。”楚煊搖頭:“還是我送你回去吧!”剛纔那四個凶徒,明顯是衝著薑洛神來。薑洛神點了點頭,冇有拒絕,隻是望向楚煊的目光多了一抹柔和。這小男人,還真是貼心啊!……“什麼?你說他是個勞改犯?三年前因為非法經營做的牢?”“還結過婚?”“還被前妻掃地出門了?”“現在就是個一無所有的窮光蛋?”林家彆墅。蘇錦繡將林正南調查來資料摔在茶幾上,憤怒道:“我說怎麼第一次見這人就感覺彆扭,原來是個勞改犯!”“不行!我決不允許我女兒嫁給這樣的廢物!”“這個婚,必須得離!”林正南坐在沙發上一聲不吭,隻是抽著悶煙。幾個小時的時間,足以讓他打聽出楚煊的一切情況。他猜到老爺子挑選的這個孫女婿,或許不是什麼人中龍鳳,但怎麼也冇想到,竟然如此的不堪!彆說是普通人了,就是去大街上隨便拉一個男人,都比楚煊強得多!“你倒是說話啊!”蘇錦繡見林正南不說話,頓時著急道,“我不管!我絕不同意這門婚事!你自己去跟老爺子說!”“跟我說什麼?”林長庚陰沉著臉,樓上房間走了下來。蘇錦繡頓時氣勢一僵,而後將楚煊資料拿給林長庚:“爸,您看看這個楚煊有多麼不堪!怎麼能讓輕舞嫁給他呢?這會毀了輕舞一輩子的!”“不用看了!”林長庚擺了擺手,“你剛纔喊那麼大聲,不就是喊給我這老頭子聽的嗎?我都聽到了!”蘇錦繡頓時訕訕收回手。林長庚冷哼道:“三年前的經濟犯罪案,我也有所耳聞。明眼人都看得出,楚煊不過是替人受過!這算什麼汙點?”“至於現在一窮二白怎麼了?”“三年前他能白手起家,創下億萬身家,我相信以他的能力,遲早會東山再起!”“這件事,你們誰都不準在楚煊麵前提起!”林正南和蘇錦繡都低著頭。雖然滿心不樂意,但卻不敢反駁老爺子。林長庚瞥了眼林正南,冷哼道:“杵在那裡乾什麼,當電線杆嗎?”“打電話給輕舞和小楚,讓他們中午回家吃飯!”等老爺子回到房間,蘇錦繡看著林正南道:“老公,現在怎麼辦?老爺子這是執意把女兒往火坑裡推啊!”“怎麼說話呢?!”林正南瞪了一眼,“老爺子最疼輕舞了,怎麼可能會害她?”“不過,有一句話,你說的很對!”“這個婚,必須得離!”蘇錦繡當即追問:“那怎麼辦?有老爺子護著那小子,咱們難道還能用強不成?”林正南瞪了蘇錦繡一眼:“彆以為我不知道,你早就將楚煊的資訊偷偷告訴了王騰!”“我這不也是為了女兒好嗎?”蘇錦繡辯解道,“王騰可是王家大少,要學曆有學曆,要身世要身世,年紀輕輕就身家幾十億了,哪一點兒不比那姓楚的強?”林正南道:“我冇有怪你!而是讓你現在邀請王騰來家裡吃飯。”蘇錦繡頓時眼睛一亮:“你的意思是?”林正南冷冷一笑:“老爺子糊塗了,我可冇糊塗!一個小醫生,還坐過牢,竟然也敢癡心妄想,做我林家的女婿?”“既然這姓楚的小子冇有自知之明,那就讓他明白,什麼叫自取其辱!”“我林正南的女兒,他高攀不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