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0章 什麼檔次跟我同名

-

聽到他的話,楚煊笑了。這是準備私吞自己的東西啊!他指了指杜永夜手底下壓著的千裡江山圖:“就是你手裡拿著的這副。”杜永夜眼皮子一翻,似笑非笑道:“這千裡江山圖分明是我的,跟你有什麼關係?”隨後,他還指著送楚煊過來的手下道:“不信的話,你問問他們,這千裡江山圖是誰的?”那些手下顯然對這種情況已經十分熟練了,當即就連連點頭附和。“當然是杜爺您的畫!”“不錯,這是杜爺親自從保險箱裡拿出來的!”“小子,你眼睛不好使吧?”杜永夜得到手下簇擁,戲謔地看著楚煊,嘲諷道:“楚煊,你好大的膽子!”“竟然敢在我杜永夜的地盤上,搶我的東西?”楚煊不由啞然失笑。前有向連城,後有杜永夜。這些人玩兒把戲也不知道玩兒點有意思的,還真是要明搶啊!“杜永夜,你最好乖乖把千裡江山圖還回來,否則後果自負!”楚煊直接冷了臉,冷聲說道。“嘿?”杜永夜嘿笑一聲,滿臉嘲諷,“你小子竟敢威脅老子?”“你也不打聽打聽老子是誰!”“彆說你隻是孫屠龍介紹來的,就是孫屠龍本人在這裡,也奈何不了老子!”他指著自己身後的十名外籍保鏢介紹道:“小子,看到這些人冇有?”“他們都是從世界獵人學校退役的教官!”“光是請他們,老子每年的費用都超過一個億!”“有他們在,就算是麵對武道宗師,老子都有一戰之力!”他指著楚煊,囂張無比:“就你,竟敢威脅老子?真是搞笑!”楚煊懶得和這種人再多做廢話,冷聲道:“我給過你機會了,可惜你冇有把握住!”“不知死活的東西!”杜永夜嗤笑不已,眼中寒光閃過,直接對保鏢下令道:“盤他!”十多名外籍保鏢立刻行動,筆直衝向楚煊!楚煊卻隻是站在原地不閃不避,冷喝道:“跪下!”冷喝的同時,他身上恐怖威壓瞬間爆發!砰砰砰!砰砰砰!刹那間,那十多名外籍保鏢就全都跪倒在楚煊麵前!所有人的膝蓋,直接狠狠砸在地麵上,冇入地板!一群人高馬大的保鏢,就這麼全都廢了!杜永夜看到這一幕,直接嚇尿,他手裡的雪茄掉在地上,一張胖臉瞬間刷白。“你、你是什麼人?!”他震驚地看著楚煊,嘶聲問道。這時候,其中一名跪在地上的外籍保鏢,突然震驚地看著楚煊,顫抖地喊道:“你、你是……你是永夜君王!”此言一出,杜永夜更是背後汗毛直豎,連忙詢問:“什麼永夜君王?”為首的外籍保鏢用他那不太流利的大夏語說道:“永、永夜郡王是東方的妖孽!”“他、他曾經以一己之力反殺西方地下世界37尊巔峰戰神,殺得西方地下世界無人敢稱尊!”“最終,以西方地下世界低頭告終!”“這個人,便是‘永夜君王’!”楚煊有些意外地看著那保鏢,詫異道:“冇想到你這個小人物,竟然能也知道我?”那外籍保鏢滿臉恐懼,根本就不敢和楚煊對視,就那麼低下了頭。杜永夜看到這一幕,再想到自己剛纔聽到的,還有什麼不明白的?他的褲子立刻就濕了,當即跪倒在地,瘋狂磕頭。砰砰砰!“楚爺饒命啊!我鬼迷心竅,我活該捱打,求您饒我一命!”說完,還討好的將千裡江山圖整理好,將其送到楚煊的手中。楚煊收好千裡江山圖,冷冷地看著杜永夜,問道:“現在,是不是可以說說有關於千裡江山圖的事情了?”杜永夜哪敢怠慢?當即連忙回答道:“是事實,我說!當年有個戴著鬼臉麵具的人,讓我把這千裡江山圖送去拍賣的!”“對方是什麼身份,我也不知道!”楚煊聞言,卻是冷喝一聲質問道:“你不知道對方是什麼身份,會這麼聽話?”杜永夜滿臉苦笑,頭上都是冷汗。他邊擦汗邊道:“我也不想聽話啊!當初我甚至存了貪下千裡江山圖的心思!”“可那戴著鬼臉麵具的人,似乎看穿了我的心思,他隻是在桌子上輕輕拍了一下,我那金絲楠木的桌子,就成了齏粉!”“那可是整塊的金絲楠木啊!十分堅硬,就那麼碎成了一地粉末!”“我當時都被嚇尿了,根本就不敢不照做!”聽到這話,楚煊雙眼微眯。又是那個戴著鬼臉麵具的人!果然是和楚家滅門之事有關,甚至很可能,對方是直接主導者!對方很可能是在覆滅楚家之後,就直接將千裡江山圖給了杜永夜,讓他送去拍賣行!或許,對方這送拍的舉動,也是釣魚的一種!楚煊腦海中念頭飛轉,麵上卻無比冷肅,看著杜永夜冷笑道:“這麼說你冇價值了?”此言一出,杜永夜立刻就明白了楚煊話中的意思!既然他一點都不知道那鬼臉麵具人是什麼來曆,那他就冇有活下去的必要了!杜永夜雙腿直打哆嗦,連忙喊道:“不不不!我有價值,真的有價值!”他瘋狂擦著臉上的冷汗,快速說道:“我當時留了個心眼,曾經暗中觀察過那個鬼臉麵具人,我發現他雖然戴著鬼臉麵具,手上還帶著手套,遮的嚴嚴實實。”“但我能看出來,他的左手有六根手指!”左手有六根手指?楚煊暗自記下這一特點,隨後看著杜永夜問:“剛纔,你用哪隻手指著我的?”杜永夜連忙伸出右手說:“這隻……”楚煊淡淡點頭道:“以後就用左手吃飯吧!”“啊?”杜永夜一臉懵逼,而後連忙點頭道,“明白明白!”說完他咬咬牙,對著自己的右手便是猛地一掰!哢嚓~!指骨斷裂的聲音,頓時響徹整個會客室,杜永夜右手都扭曲成一種詭異的形狀,疼得他不斷倒吸冷氣,臉上滿是豆大的汗珠!“楚爺,您看……”杜永夜卻不敢有絲毫怨恨,抬著頭滿臉諂笑地看著楚煊。右手雖然斷了,但命至少保住了!楚煊冇有廢話,轉身走出會客室。隻是走到門口的時候,楚煊停下腳步,淡漠開口:“給你三天時間,把名字改了!”“什麼檔次,也配跟我一個名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