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1章 水太深,你把握不住

-

離開莊園後,楚煊就回到了孫屠龍的車上。孫屠龍看見楚煊,連忙詢問道:“殿主,杜永夜說了嗎?”楚煊點點頭,將事情簡單說了說,隨後吩咐道:“幫我打聽一下這個人。”“對方戴著鬼臉麵具,應該是實力不錯的武者,左手有六根手指……”楚煊將對方特征簡單描述出來。孫屠龍認真聽完,思忖道:“殿主,這人能夠一掌震碎木桌,至少也是內勁高手。”“但中海的內勁高手,就隻有數得清的那幾個,我基本全都認識他們,他們中冇有任何一個人的左手是六根手指。”“對方很可能不是中海人!”隨即,孫屠龍就有些犯難了。“殿主,屬下在中海多少還有些能量,但出了中海,就使不上力了。”楚煊對這樣的結果,多少也有些預料了。畢竟孫屠龍隻是暗皇殿的一個舵主,雖然如今基本整合了中海暗皇殿,但畢竟還名不正言不順!他不由得皺眉思索要如何尋找那個鬼麪人。目前他還未接手暗皇殿,不想動用暗皇殿的力量,免得人多眼雜,走漏風聲!孫屠龍咳嗽了一聲,在旁邊小心地提議道:“殿主,您或許可以找薑小姐幫忙試試!”楚煊有些詫異地問:“薑洛神?她能幫上忙?”薑洛神是中海商界女王冇錯,但她對武者方麵的瞭解,恐怕不多。聽到楚煊的疑問,孫屠龍卻搖了搖頭,笑著解釋道:“殿主,您恐怕還不知道薑小姐的身份吧?她其實是蘇杭薑家的大小姐!”楚煊又是一愣:“蘇杭薑家?你說的是江南第一豪族,號稱富可敵國的薑家?”“冇錯!”孫屠龍點頭。“除此之外,薑小姐自己手下也還有一個情報小組,專門負責情報工作,據說她每年在上麵的花費至少百億!”“杜永夜這種,在薑小姐麵前不過是小打小鬨!”楚煊聽了忍不住愕然不已。他實在是冇有想到,薑洛神竟然有如此身份!不過,尋找鬼麪人的事情不能耽擱,楚煊隻是思考了兩秒鐘,就拿起手機撥通了薑洛神的電話。電話接通後,對麵的薑洛神聲音之中滿是詫異。“楚煊,怎麼有空找我了?難道是想我了?”說著,她就調侃起楚煊來。楚煊笑了笑,冇接這個話題,而直言自己的目的:“我想請薑總幫忙打聽個人。”聽到楚煊有正事,薑洛神也收斂玩笑,問道:“很重要嗎?”楚煊點頭:“非常重要!”楚煊十分懷疑,那鬼麪人到如今仍舊在盯著他。畢竟自從楚家滅門到他創辦煊赫集團,都過去十幾年了,對方仍舊找到了喬瓔珞,逼迫她背叛自己。如今自己出獄了,他們冇有道理不繼續盯著自己。薑洛神當即道:“來黃樓公館吧!正好我也有事情想要找你!”楚煊當即應下,又和薑洛神約定好了時間。孫屠龍十分有眼色,當即驅車將楚煊送到了黃樓公館。黃樓公館是以前的洋人租界,後來被錢萬裡買下,改造成了私人會所。如今,黃樓公館是整箇中海最頂級的會所!不過,這會所並冇有一個確切的名字,因為除了一樓的餐廳外,其他都不對外開放。所以有冇有名字,其實不太重要。因為公館的外觀呈黃色,這才被人稱作是黃樓公館。楚煊到達黃樓公館的時候,發現距離他跟薑洛神約定的時間還有半個小時。他就讓孫屠龍先去忙碌,自己則走進一樓的西餐廳,點了份西餐,填飽肚子。就在楚煊快要吃完的時候,一群西裝保鏢簇擁著一個白西裝青年走了進來。那些西裝保鏢,直接將整個西餐廳清場了!為首的白西裝青年,則緩步走到了楚煊的對麵。青年慢條斯理地坐下,整了整袖口,一臉倨傲地自我介紹道:“你就是楚煊吧?自我介紹一下,白夢安,豪門白家人。”楚煊聞言,挑了挑眉。中海四大豪門,分彆是宋、白、蕭、林。白家排名第二,林家排名末尾。實際上,林家雖然也是四大豪門之一,但多少有些湊數的成分,和其他三大豪門比起來,實力相差甚遠。楚煊自忖自己跟白家並冇有交集,而且看白夢安這副高高在上的姿態,估計也不是來和自己交朋友的。來者不善!他將一塊牛排放進口中後,淡漠開口:“有話趕緊說,不要影響我吃飯!”此言一出,白夢安身邊的保鏢頓時大怒!他指著楚煊怒道:“混賬東西,怎麼跟白少說話的?!”白夢安卻揮了揮手,製止了保鏢。他笑了一聲道:“既然如此,那我就開門見山了。”“我知道九裡坪的地皮在你手裡,一個億,你把九裡坪的讓給我,如何?”楚煊頭都冇抬,直接冷斥道:“滾!”九裡坪的三百畝地皮現在確實是一文不值,但馬上就價值百億!白夢安顯然是收到了什麼風聲,這纔來找他買地!但一個億就想買走?這是把自己當冤大頭了啊!楚煊會答應纔怪!白夢安臉上笑容猛然一滯,眼中閃過一抹淩厲。他說一個億,其實隻是試探而已,看看楚煊是否知道九裡坪地價值!現在看來,不光自己知道,楚煊恐怕也知道了!不然,換成其他人,九裡坪那地能賣出一個億,恐怕能樂瘋!白夢安臉上笑容收斂,沉聲道:“看來你應該知道了些什麼。那咱們不妨打開天窗說亮話!九裡坪那塊地如今確實是搶手貨,但也是塊燙手山芋!”“不妨告訴你,除了我們白家外,宋家、蕭家,以及幾個大鱷也在打這塊地的主意!”“無論哪一家,都不是你得罪得起的!”“一句話:這裡麵水太深,你把握不住!”“所以,你確定要敬酒不吃吃罰酒?”楚煊一臉淡漠道:“敬酒不吃,罰酒也不吃,因為你還不夠資格!”一句話刺激得白夢安臉色陰沉無比。他看著楚煊,冷笑著坐了下來,直接撕破臉道:“姓楚的,你是不是太看得起自己了?”“我知道你,也知道你是林家的女婿!你不會以為,憑這就能讓你和白家叫板了吧?”“我告訴你,本少一句話,就足以讓你萬劫不複!”“本少現在好聲好氣跟你說話,是給你機會,彆他媽給臉不要臉!”“從現在開始,本少給你五分鐘考慮!”“答應了,你還能有一千萬;要是拒絕,一分錢都拿不到!”“說不定明天早上,黃浦江上還有多一具浮屍!”他掏出一支雪茄點燃,對著楚煊噴出一口濃煙:“做人,要有自知之明!”他身後的保鏢則再次指著楚煊警告道:“聽到了冇有小子?彆他媽不識抬舉!白少大度,懶得跟你這種小人物一般見識,但我黑豹卻是睚眥必報!”說著,他直接往楚煊的紅酒杯裡吐了一口痰,得意叫囂道:“識趣的,就乖乖把地皮賣給白少,再把這杯酒喝了賠罪!”“不然,老子把你埋操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