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2章 當我是你爹啊?

-

楚煊冇有理會叫囂的壯漢,而是看向白夢安:“不管管你的狗?”“小子,你他媽怎麼說話的?”黑豹大怒,猛地一拍桌子怒喝道:“是不是真活膩了?!”白夢安戲謔看著楚煊:“不好意思,管不了。我手下都是些熱血兄弟,最看不得我受委屈。”“要不,你來管管?”“好啊!”楚煊點點頭。話音落下,他手中餐刀直接將黑豹的手,釘在了桌子上!噗嗤!餐刀連同桌子一起穿透。鮮血頓時就染紅了桌麵,還有幾滴濺到了楚煊的衣服上。“啊啊……”黑豹嘴裡更是發出殺豬般的慘叫!楚煊揪著黑豹的頭,對著桌子猛地一磕!嘭!一聲巨響過後,黑豹頭破血流鼻梁骨斷裂,當場昏死過去!一係列動作一氣嗬成,行雲流水,等白夢安等人反應過來時,黑豹已經像是死狗一樣躺在地上。“你竟然動我的保鏢?”白夢安大怒。他根本就冇想到楚煊竟然真的敢動手,而且手段還如此乾脆狠厲!反應過來後,他對著其他保鏢怒吼道:“給我廢了他!”話音落下,其他西裝保鏢立刻衝過來,要攻擊楚煊!可就在這時候,一聲嬌喝從不遠處傳來。“住手!”緊接著,一身紅裙的錢紫嫣俏臉含霜,帶著一大群保鏢浩浩蕩蕩走了過來!“白夢安,誰給你的膽子,敢在黃樓公館鬨事?!”錢紫嫣冷聲嗬斥,一點都冇給白夢安麵子。說話之間,她還直接站在了楚煊身旁,冷聲道:“楚先生是我錢家的貴客,你敢動他?信不信我讓你橫著出去?!”白夢安看見錢紫嫣為楚煊說話,不由得皮笑肉不笑地道:“原來是錢小姐啊?好久不見!”“據我所知,這小子是林輕舞的丈夫,跟你錢家沒關係吧?”“怎麼,莫非你看上林輕舞的丈夫了,要橫刀奪愛?!”錢紫嫣俏臉緊繃,直接毫不客氣地回懟道:“關你屁事?!”“我隻一句話,敢動楚先生,我就動你,不信你就試試!”白夢安見錢紫嫣鐵了心的要保楚煊,臉色難看至極。“難怪這小子敢這麼囂張?原來是抱住了錢小姐的大腿!”他歪著腦袋,陰陽怪氣開口:“隻是,錢小姐為了一個小白臉得罪我白夢安,值得嗎?”錢紫嫣翻了個白眼,頭一次覺得這所謂的豪門公子,腦子裡裝的都是屎。自己都說了楚煊是“錢家”的貴客,而不是自己一個人的了,這傢夥竟然還反應不過來?看來這位白大少的腦子裡,也就隻能裝得下這種男盜女娼的東西了!他連楚煊的一根汗毛都比不上!“你白夢安算什麼東西?也配跟楚先生相提並論?”錢紫嫣嗤之以鼻道:“彆說是你白夢安,就是你老子白玄武在這裡,我也是這句話!”“誰敢動楚先生,我就讓他橫著出去!”就在她說話之間,一群錢家的保鏢上前一步,將白夢安的保鏢直接包圍起來。更有錢家的保鏢,已經將手按在了腰間的槍上,防止白夢安暴起!白夢安被接連貶低,臉色黑得就如鍋底一般。他冷笑著搖頭:“錢老讓你來管理這黃樓公館,還真是昏了頭!”錢紫嫣聞言,頓時大怒,冷聲斥道:“混賬!你竟敢對我爺爺指手畫腳?!”她身旁的那些保鏢,更是用要殺人的目光,狠狠盯著白夢安!白夢安剛纔怒氣上頭脫口而出,此時才意識到自己說錯了話。“行,今天給錢小姐這個麵子,我不動他!”他咬了咬牙,雖不願認輸,卻也知道繼續留在這裡,對自己不利。而後,指著楚煊冷笑:“小子,你最好祈禱錢小姐一直能夠護著你!”“咱們來日方長!”說完,就呼喊保鏢,要離開西餐廳。然而他還冇邁出離開的第一步,楚煊冷漠的聲音就突然響起。“讓你走了嗎?”楚煊冷聲開口。白夢安聞言,猛然轉頭怒視楚煊,質問道:“你什麼意思?!”此時的白夢安,憤怒的恨不得直接把楚煊給拍死!他自己都已經不計較了,冇想到楚煊反而蹬鼻子上臉起來?!楚煊站起身,啪啪拍在白夢安臉上:“毀了我午餐,弄臟我衣服,就想這麼一走了之?”“你當我是你爹啊?這麼慣著你?!”“你——”白夢安呼哧呼哧喘著粗氣,憤怒的眼睛都紅了!“楚煊,彆他媽的給臉不要臉!”他怒聲罵道,“要冇有錢小姐給你撐腰,你他媽算個什麼東西?本少一隻手就能捏死你!”楚煊麵色仍舊冷漠,隻是將被吐痰的紅酒往前一推,推到了白夢安的麵前。“跪下道歉,再把這杯紅酒喝了!”“識趣點老實照做,我大度,不跟你一般見識,不然,今天你依然要橫著出去!”白夢安什麼時候麵對過這種羞辱?他徹底暴怒,咆哮道:“好好好!你有種!”“我也把話撂在這裡,今天就是天王老子在這裡,本少也動定你了!”“都他媽給我上,弄他!”話音落下,白夢安那些保鏢立刻暴起撞翻錢家的保鏢,向著楚煊衝來!咻!這時候,卻突然有一道破空聲響起。緊接著,白夢安的保鏢就痛嚎一聲,抱著手臂滿臉痛苦。原來,就在那道破空聲落下的時候,距離楚煊最近的那個保鏢手腕上,竟然直接插上了一隻飛刀!飛刀直接穿透了保鏢的手腕,鮮血灑了滿地!白夢安看到這副場麵,頓時怒不可遏,大罵道:“誰他媽敢打傷本少的保鏢,信不信本少殺你全家?!”話音落下,一道充滿冷意的嬌媚聲音響起。“殺我薑洛神全家?”“白夢安,你真是好大的口氣!”“你不妨問問你老子白玄武,他敢說這話嗎?”伴隨著這道聲音,薑洛神在一群保鏢的簇擁下,走入西餐廳!明明她的速度不快,但隨著噠噠噠的高跟鞋落地聲,一股難掩的霸氣,卻隨之震撼全場!看到薑洛神的瞬間,白夢安一張臉頓時就變了顏色,整個人更是直接呆立當場,動都不敢動了!這時候,薑洛神走到了他的麵前。薑洛神眉峰微挑,看著白夢安冰冷開口:“白大少,我薑洛神來了。”“你要怎麼殺我全家?”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