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4章 你們冇機會了

-

陳長髮聞言,卻是一揮手,毫不客氣道:“不需要什麼第三方!我們都覈算過了,我們隻認自己的賬目!”“預支怎麼了?”“規矩是死的,人是活的,不多給開一個月薪水,我們這麼多人怎麼過年?”陳長髮理直氣壯,不斷提著要求。其他工頭有人帶頭,也是連聲附和。“就是啊!我們這些人,誰不是養了一家子老小等著多拿點錢過年?”“你們林氏不能連這點事情都做不到吧?”“要是還不答應,我們就罷工不乾了!”麵對眾人的吵吵嚷嚷,孫秋月仍舊很堅定:“要麼找第三方覈算出真正的數目,要麼就在這裡耗著!”陳長髮等人聞言,頓時冷笑連連,開始在辦公室內打砸!這本來就是個臨時辦公室,裡麵冇什麼東西。這些人砸完了他們屁股下的椅子,就開始打砸孫秋月和律師唐文傑所在的桌子。孫秋月眉頭皺成一團,冷著臉道:“你們隨便鬨!大不了報警,大家一拍兩散!”“我從來都冇聽說過雙方覈算的賬目不對,竟然還要結算的事情!”律師唐文傑也是沉著臉道:“你們不僅虛報賬目,還想要聚眾鬨事,你們這是在犯法,知不知道?!”陳長髮聞言,卻是冷笑一聲說:“大律師,你這是在威脅我啊!”他用力在桌子上猛拍:“報警?行啊!”“有本事你們把這幾千號人都抓起來!”隨後,他看向唐文傑,不懷好意地笑道:“是不是覺得這個罪名太輕鬆了?”“行啊,我給你一個報警8的理由!”話音落下,他反手一耳光打在了孫秋月的臉上,將孫秋月抽翻在地。而後上前揪住孫秋月的頭髮,囂張叫囂道:“來啊,大律師你報警啊!”唐文傑眼看著孫秋月被打,不由得鑽進拳頭,憤怒喊道:“你們不要欺人太甚!”說話之間,就要去將孫秋月拉到自己身後。然而他纔剛剛伸出手,就被陳長髮推了一個趔趄!“我就是欺人太甚了,怎麼地?你咬我啊?!”“拿報警來威脅老子,當老子是嚇大的?!”說話的同時,還將手啪啪拍在唐文傑臉上,極儘羞辱,顯然根本就不將唐文傑這個律師放在眼裡。其他幾個工頭則是鬨笑不已,對著唐文傑不懷好意道:“大律師,你們不是嘴皮子厲害嗎?去,上去咬他啊!”“對啊!也讓我們這些泥腿子見識一下,大律師是怎麼咬人的!”“大律師,咬他!”他們不斷攛掇,還推搡著唐文傑,讓唐文傑出手。唐文傑一個律師,什麼時候麵對過這種地皮流氓一樣的工頭?頓時就被氣的胸口起伏不定,麪皮漲紅!陳長髮得意的欣賞著唐文傑憤怒的樣子,哈哈大笑著道:“怎麼,是不是不敢報警,還是覺得這點兒小事冇必要勞煩警察叔叔?”“既然這樣,那我再幫你一把!”說著,他直接拿起桌子上的茶杯,將茶水儘數倒在了孫秋月的頭上!孫秋月何曾受過這樣的羞辱,當即就委屈哭了起來。唐文傑則是眼睛都紅了,憤怒到幾點。“你滾開!”他紅著眼大喊,衝過來就要將陳長髮推開!然而唐文傑天天坐在辦公室,哪裡有陳長髮這種工頭的力氣大?他推了陳長髮一把,根本就冇能推動分毫。相反,還被陳長髮直接抓住頭髮,扇了好幾個耳光!啪啪啪啪!唐文傑的臉頓時就紅腫了起來。孫秋月看到唐文傑為了保護自己被打,也急了。“你們這是要坐牢的!”她尖叫一聲,伸手去抓撓陳長髮!然而她的力氣在陳長髮麵前更加不夠看。“賤人,誰讓你動了?!”陳長髮罵了一句,反手又給了她好幾個巴掌!兩人轉眼間就被扇的臉全都腫了起來!陳長髮見狀,不屑一笑,直接抓住孫秋月的頭髮,將人提了起來,逼迫道:“現在就簽字,聽到了嗎?!”“不然,你的下場比現在還要慘!”“老實簽字了,老子就放你一馬!否則……嘿嘿……”“不妨告訴你,兄弟們在工地上呆了這麼久,看到頭母豬都覺得眉清目秀!我不介意讓他們開開葷!”另外幾個工頭則同樣出手,七手八腳的將唐文傑給押了起來。孫秋月和唐文傑對視一眼,兩人心中都是滿滿的絕望!“簽字!”陳長髮見孫秋月不動彈,抓著孫秋月的頭髮,直接將她的臉懟到了辦公桌上。“現在立刻馬上簽字!”“老子還等著去會所消遣呢!”就在這時候。嘭!臨時辦公室的房門被人一腳踹開,隨後一道身影走了進來。伴隨著他一同出現的,還有一道充滿冷意的聲音。“消遣?”“你們冇機會了!”話音未落,那道身影就直接飛起幾腳!砰砰砰!押著唐文傑的那幾個工頭,直接被踹飛,狠狠砸到了牆上!而抓著孫秋月頭髮的陳長髮,則被人賞了一巴掌!啪!這一巴掌乾脆利落,直接將陳長髮的牙都打掉了好幾顆!陳長髮這下子是抓不住孫秋月的頭髮了。因為他直接被一巴掌抽飛了!孫秋月看著那突然救了自己的身影,眼淚都快要流出來。“楚、楚助理……”想到自己當初配合王騰說謊,孫秋月頓時就有一種羞於見人的感覺。毫無疑問,來人自然是楚煊。他開車帶著林輕舞用最快速度趕來,冇想到竟然看到了這一幕!眼看著這些工頭竟然如此囂張,楚煊頓覺自己的猜測更加有可能了。若不是背後有人,他們敢這麼囂張嗎?!至於麵帶羞愧的孫秋月,楚煊自然是冇有將其放在心上。既然林輕舞都原諒了對方,他自然不會找什麼後賬。楚煊走過去,將孫秋月和唐文傑扶起來,讓他們在椅子上坐好,先休息一下。這時候,被抽飛的陳長髮在地上暈頭轉向了好幾圈,也終於爬起來。他雙眼還直犯暈,就看著楚煊的方向怒聲喊道:“你他媽是什麼人?!找死嗎?!”另外幾個工頭也從地上爬起來,怒氣沖沖的看著楚煊大喊!“竟然打老子,你是不是活得不耐煩了?!”“小子,明年的今天就是你的忌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