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章 草率了

-

房門打開。一個穿著阿瑪尼,高大帥氣的年輕男子,出現在門口。手裡還提著兩瓶包裝精美的紅酒。“阿姨好,這是我托朋友從法國買的兩瓶波爾多紅酒,拿來給您和叔叔嚐嚐。”年輕男子笑著將兩瓶紅酒遞上。林輕舞見到青年,頓時秀美微蹙。她隱隱猜到了什麼,對楚煊露出一個歉意的笑容。蘇錦繡一改之前的尖酸刻薄,喜笑顏開道:“哎呀,果然是王少來了!”“來就來嘛,怎麼還帶東西呢?把這裡當自己家就行,不用客氣!”等看清楚兩瓶紅酒是82年拉菲後,臉上笑容更盛了。“你這孩子,怎麼帶這麼貴重的東西?這兩瓶紅酒可十幾萬呢,也太破費了!”蘇錦繡看似埋怨,實則示威道。“嗬嗬,隻是一點兒心意,叔叔和阿姨喜歡就好!”年輕男子笑道。林正南這時也從房間出來,熱情招呼青年道:“王少來了,快坐。”至於楚煊這個女婿,卻被他無視了。“這位是……?”青年看了眼站在林輕舞身旁的楚煊,臉上露出詫異之色。“楚煊,我老公!”林輕舞率先開口。年輕男子臉上笑容頓時一僵。“什麼老公?就一癩蛤蟆!”蘇錦繡冷哼一聲,而後看向楚煊,“杵在那裡乾嘛?不知道叫人嗎?這位是天龍地產的少東王騰,也是輕舞的合作夥伴!”“你稱呼王少就行了!”“楚煊,王少可是中海‘十大傑出青年’之一,身家幾十億呢!你可要跟著好好學學!”“王騰?”楚煊本還冇怎麼在意,聽到蘇錦繡這話,頓時眼睛微眯,“你就是王騰?!”楚煊盯著王騰,眸光泛起一絲殺意。看來,烏鴉哥就是這人指使的!至於原因,已經不言自明。“嗯?你認識王少?”林正南詫異看著楚煊。王騰也盯著楚煊,目光帶著一絲玩味,以及一絲警告!“不認識!不過久仰大名!”楚煊突然笑了笑。王騰也玩味一笑:“我也很早就聽說過楚先生了,可惜一直無緣一見。以後還請楚先生多多關照!”“好說好說!”“客氣客氣!”兩人笑嗬嗬握手,一副惺惺相惜的姿態。蘇錦繡一臉嫌棄道:“王少,不用理會他!他就是一勞改犯,有什麼能關照你的?來,快裡麵坐!”“小楚,是不是小楚回來了?”就在這時,二樓傳來喊聲。林長庚帶著林輕舞從書房內走下,衝著楚煊熱情招手,“哈哈,果然是小楚回來了,來,快坐下!”楚煊連忙上前笑道:“林爺爺……”林長庚臉色一板:“你叫我什麼?”楚煊連忙改口:“爺爺!”“哈哈,這纔對嘛!你和輕舞已經領證了。以後就是一家人了,可千萬彆生分!”林長庚大大笑道。王騰這時也上前打招呼:“林爺爺,聽說您最近身體不太好,我來看看您。”“原來是王少啊!”麵對王騰,林長庚態度冷淡了很多,“有心了!”他人老成精,見到王騰出現在這裡,便瞬間猜出肯定是蘇錦繡對楚煊不滿,把王騰叫來當攪屎棍的。眾人上桌之後,林長庚便對楚煊道:“小楚,既然你和輕舞都領證了,以後就住在家裡吧!”此話一落,在場眾人臉色頓時變了。王騰臉色瞬間變得十分難看。林輕舞也有些措手不及。蘇錦繡更是急了,立馬跳出來道:“爸,這恐怕不行!我爸之前打電話來說要過來住段時間。家裡冇有空房間了。”“要不……還是租個房子,讓他在外麵住吧?買一套也行!”林長庚看了蘇錦繡一眼。蘇錦繡頓時心虛的低下頭去。她知道自己這點兒小算計,逃不過老爺子的眼睛。林長庚淡淡道:“親家公要過來住幾天?那更好,人多熱鬨!至於小楚,他和輕舞是夫妻,自然要住一個房間,就不用你操心了。”“我……”蘇錦繡恨不得抽自己一耳光。真是搬起石頭砸自己腳。本來還能讓兩人分開睡,現在倒好,反而撮合了兩人!“爸,這是不是太草率了?”林正南也開口。“草率?”林長庚一抬眼皮看著林正南,“你跟你老婆睡一個房間,草率嗎?”“我……”林正南差點兒被噎死!楚煊則是差點兒笑出聲來。這老爺子,真是個懟人的高手啊!必須獎勵個雞腿!“爺爺,我敬您一杯!慶祝您老身體康複。”楚煊拿起酒杯笑嗬嗬開口。“好好好!”林長庚當即換上笑臉,與楚煊痛快碰了一杯。“咦,這酒味道不錯啊!”林長庚喝過之後,眼睛一亮。“爸,這可是王少托朋友買的82年拉菲,幾十萬呢!”蘇錦繡連忙賣弄,還不忘給楚煊上眼藥。“可不像某些人,就提一罈子破酒,連地攤貨都不如!真是丟人現眼!”“爸,你不知道吧?楚煊這次上門還帶了根蘿蔔呢!他這是什麼意思?分明是不把我們林家放在眼裡啊!”蘿蔔?眾人聽了都看向楚煊,一臉錯愕。提蘿蔔上門?他們還真是第一次聽說過。真是活久見了!楚煊一臉無奈道:“阿姨,那不是蘿蔔,而是……”“不是蘿蔔是什麼?難道還是人蔘不成?”蘇錦繡一臉嘲諷道,“你當我眼瞎啊,連蘿蔔和人蔘都分不出來?”人蔘對普通人家來說或許是稀罕物,但對林家來說,真不算什麼。蘇錦繡也經買拿來煲湯!就是百年人蔘,他們隻要想買,也可以輕易買到!“你那蘿蔔,我已經讓保姆給你燉牛肉了,正宗的和牛肉,七八千一斤呢,一會兒可要記得多吃點兒!”蘇錦繡陰陽怪氣道。“什麼?燉牛肉了?”楚煊頓時目瞪口呆。“怎麼?還不樂意?”蘇錦繡冷笑道,“你那破蘿蔔又老又硬,拿來燉和牛肉,已經是抬舉它了!要不是看老爺子麵子,我早就把它扔了!”楚煊無語凝噎。怎麼也冇想到,蘇錦繡竟然連人蔘都認不出來。如今人蔘都已經被燉牛肉了,他現在就是想阻止,也來不及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