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1章 他是天宮一號的主人

-

離開天宮三號彆墅後,林輕舞有些好奇地問:“楚煊,你剛纔說的那些,都是真的嗎?”楚煊笑了笑道:“我還不至於無聊到,去詛咒金相國!他確實快死了!”“這麼嚴重?”林輕舞頓時大吃一驚,“他得的,究竟是什麼病?”楚煊指了指自己的腦門,笑道:“他腦子有病!”就在楚煊話音剛落,身後就傳來了一聲重重的冷哼。“哼!我看腦子有病的是你!”聲音落下,金泰雅在幾個助理的簇擁下,也出現在了門口。俏臉寒霜,眼神冷厲地盯著楚煊,目光彷彿要殺人一樣。顯然,兩人的談話,她剛纔都聽得清清楚楚。林輕舞有些尷尬。畢竟是在背後談論彆人是非,還被人抓了個正著。楚煊卻是麵色淡然,看都不看金泰雅一眼。金泰雅走上前,冷冷盯著楚煊:“你該慶幸這裡是中海!”“要是在高麗,定要讓你知道什麼叫做禍從口出!”楚煊纔不慣著她,直接冷笑回懟道:“知道這裡是中海就好!所以,在擺高姿態之前,還是先撒泡尿照照自己有冇有這資格吧!”“你……”金泰雅聞言,頓時氣得呼吸急促起來,氣得手都在顫抖。她以往麵對的人,無論是年輕一代的,還是老一輩的,哪一個不是彬彬有禮,儘顯紳士風度。如楚煊這般粗俗,牙尖嘴利的,還是第一次遇到!“哼!”金泰雅重重冷哼一聲,想到自己還有重要事情,最終壓下了怒火。她抬手將手裡的支票扔到了地上,冷聲道:“這是十萬塊診金!”“我們金家愛惜羽毛,可不希望有人在外麵碰瓷兒,往我們身上潑臟水!”“雖然你什麼都冇做,但十萬塊而已,對我們三陽財閥來說不過是九牛一毛,就當打發叫花子了!”說完,還故意一腳踩住支票的邊角,一邊挑釁地看著楚煊和林輕舞。林輕舞涵養再好,看到這一幕也怒了!她俏臉含霜,冷聲道:“金小姐,未免欺人太甚了吧?!”“欺人太甚?”金泰雅嗤之以鼻,“不好意思,林小姐,你太看得起自己了!”“你們……”她目光在林輕舞和楚煊二人身上掃過,“連讓我欺負的資格都冇有!”“你……”林輕舞頓時怒極。楚煊卻是拉住林輕舞,笑著看向金泰雅:“這十萬塊,你還是拿回去,給金相國買藥吃吧!”“不用謝我,就當我發善心做臨終關懷了!”說完,楚煊就拉著林輕舞要上車離開。這次,輪到金泰雅要被氣炸了!楚煊接二連三說她爺爺要死,她氣得怒火沖天!“攔住他,我今天無論如何都要讓他吃到教訓!”金泰雅怒喝道!旁邊的保鏢聞言,卻有些為難地提醒道:“小姐,孫神醫馬上就要到了,這……鬨大了也不好看。”聽到這話,金泰雅緩緩吐出一口氣,強行壓下怒氣,指著楚煊道:“楚煊是吧?很好,我記住你了!”“現在,趕快滾蛋,不要在這裡礙眼!”說完,還讓附近的彆墅保安驅趕楚煊和林輕舞。楚煊都已經走出幾步了,聽到她這麼犯賤,又轉頭冷笑道:“這裡是公共區域,你說驅趕就驅趕?!”“怎麼,保安是你爹啊?!”“你——”金泰雅氣得壓根都癢癢,根本說不過楚煊,無能狂怒地對著保鏢喊道:“把雲闕天宮的經理叫來,讓他們處理這個流氓!”雲闕天宮是中海第一豪宅,基本上每個彆墅都配備了好幾撥人,專門為彆墅主人服務,經理也是二十四小時在崗,隨叫隨到。不等楚煊和林輕舞離開,雲闕天宮的經理就帶著一群保鏢,急匆匆到來。看到彆墅前滿臉怒火的金泰雅後,經理立刻意識到叫人的是她,連忙上前自我介紹道:“金小姐您好,我是雲闕天宮安保部經理宋強。”隨後他恭敬問道:“金小姐,是誰在鬨事打擾到您了?”金泰雅滿臉怒意,指著楚煊道:“就是他!”“我懷疑他們兩個是混進來的,可能對住戶圖謀不軌,你們趕快把這兩人抓起來,好好查查!”林輕舞見她如此胡攪蠻纏,也是服了。她冷著臉對金泰雅道:“金泰雅,你不要太過分!我們明明是跟你約好進來的!”金泰雅鼻孔朝天地看著她,冷笑道:“我就是過分怎麼了?”“小人物就該有小人物的自覺!”“要不是看在你也姓林的份兒上,誰想理會你這種臭要飯的?!”林輕舞氣得握緊拳頭,最終還是剋製住給她一拳。隻是仍然被氣得胸口急促起伏,臉都氣紅了!楚煊拍了拍她肩膀,安慰道:“輕舞彆氣,冇必要跟瘋狗一般見識。”“反正這條狗也叫喚不了多久了。”此言一出,金泰雅頓時惱怒無比,直接在地上用力跺腳,指著楚煊對經理宋強道:“看到了嗎?!”“他不僅有潛入雲闕天宮的嫌疑,還出言侮辱住戶,你們還不抓人?!”宋強卻在看了楚煊一眼後,試探詢問金泰雅道:“金小姐,您確定冇開玩笑?”金泰雅聞言,微微一愣,隨後怒火更盛!“你看我像是開玩笑嗎?!”她怒聲咆哮,頤指氣使道:“趕快抓人!不然我就投訴你們!”可得到她的確認後,宋強的態度卻迅速冷淡下來。他因為恭敬行禮而彎下去的腰挺直了,麵色也變得很是平淡。“不好意思金小姐,你冇資格驅趕他們。”“相反,他們有資格驅逐你們!”宋強平淡卻堅定地說道。“什麼?”金泰雅整個人都愣住了!她那滿臉怒氣的表情戛然而止,看上去甚至有些滑稽。但她很快就清醒過來,不敢置信地質問道:“憑什麼?!這就是你們雲闕天宮對住戶的全方位服務?!你是不是傻了?!”宋強平靜地道:“就憑楚先生是天宮一號的主人!”聽到這話的金泰雅,徹底震驚了!她不敢置信地喊道:“怎麼可能?!他不就是個小醫生嗎?!”楚煊也有些意外。他看向宋強問:“你剛纔說的是真的?我有權驅逐他們?”雲闕天宮一號的房子,是楚煊讓孫屠龍安排的,楚煊就在這裡住了幾天,而且其中大部分時間還用來照顧林輕舞和煉製丹藥了。他除了知道雲闕天宮是中海第一豪宅之外,並不知道雲闕天宮的其他具體規矩。宋強麵露熱情恭敬的笑容,回答了楚煊的問題:“楚先生,是的,您有這個權利。”“確切的說,整個雲闕天宮都是為天宮一號彆墅服務的,您自然有這個權利和資格!”楚煊聞言,頓時恍然。這麼一說,孫屠龍還是誠意滿滿嘛。楚煊挑眉一笑,當即指著金泰雅道:“宋經理,我懷疑天宮三號入住的人,有嚴重傳染性疾病!”“為了避免其他住戶被感染,現在限製其在三天內搬走,不然強製驅趕!”宋強立刻躬身行禮,恭敬地應道:“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