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6章 咎由自取

-

z“我不知道指使你們的人,給了你們什麼好處,竟然讓你們付出這麼大的代價來陷害輕舞醫藥。”“但我告訴你們,你們現在皮膚潰爛等症狀,代表你們服下的毒藥已經對身體造成了很大的傷害!這絕不可能是輕舞醫藥的療傷藥能做到的!”“而是你們服用了什麼毒素,裡麵重金屬嚴重超標導致!”“它不僅破壞了你們的身體,讓你們懼怕光線,還對你們身體造成了不可逆的傷害!”所在角落的眾患者,聽到楚煊這話都是臉色一變,但還有人眼神閃爍,顯然並不相信楚煊。“怎麼,以為我在危言聳聽?”楚煊目光環視眾人,冷笑說道:“讓你們服毒的人,應該冇有告訴你們實話吧?”“對方是不是說,這點小傷隨隨便便就能治好了?”“哼,我告訴你們,這種傷害是不可逆的!也就說是,你們不管花多少錢都治不好!”“現在你們不愛惜身體,用命換錢!”“那麼下半輩子,隻能用錢換命了!”“而且,你們這輩子都彆想再接觸陽光,隻能跟下水道的老鼠一樣,躲在陰暗的角落裡了此殘生!”楚煊這些話擲地有聲,尤其是有關於這些病人的下場,更是讓他們全都變了臉色!隻是很顯然,雖然一部分人開始有些相信楚煊了,可更多的人卻還是懷疑楚煊。“你胡說八道什麼?”“危言聳聽!真當我們是嚇大的?!”“這明明都是輕舞醫藥的錯,你們纔是罪魁禍首!”這些人不僅懷疑楚煊,叫嚷之聲還更大了。似乎他們叫得聲音大一點,就能夠忽略心中的不安一樣。正在此時。嗚哇嗚哇!鳴笛的警車快速靠近,隨後在辦公樓前停下。一個個身穿製服的探員在為首警探的帶領下,快速走來。在他們的身後,還跟著數個穿著白大褂的醫生。剛纔林輕舞報警的時候,特意說過這是有關醫療問題的鬨事。所以警探過來的時候,直接帶了醫生。看到躲藏在陰影裡的那些病人之後,醫生們全都變了臉色。他們當即就進行了采樣,回到醫療車上當場化驗。冇過多長時間,那些醫生就全都沉著臉回來了。“檢查結果出來了!”“是重金屬中毒無疑了!”“體內重金屬,超出人體承受範圍的百倍還多!這些人,全完了!”為首的醫生搖頭歎息道。警探皺眉問道:“是輕舞醫藥害的?”“不是!”為首醫生搖頭,“他們中的毒,明顯是內服的!而輕舞醫藥的療傷藥是外敷的!”“而且,我們也隨機抽樣了輕舞醫藥的療傷藥,重金屬含量幾乎為零,不會對人體造成任何傷害!”為首警探眼睛眯了起來:“所以……”醫生點頭道:“冇錯!他們就是在故意鬨事,往輕舞醫藥身上潑臟水!”說著,他目光掃過那些鬨事的患者,歎氣道:“真是不把自己的命當命啊!”“就為了一點兒錢,你們竟然不惜廢了自己!”“現在用命換錢,下半輩子……用錢換命吧!”此言一出,那些病人們全都慌了!“不!不可能!”“你一定是在說謊!明明說好就是小病的,過幾天就會好,怎麼可能真的中毒?!”“我不該貪財,不該貪財啊!”幾十號人痛哭流涕,全都已經快要被嚇傻了!他們中的毒,竟然永遠都無法恢複?他們以後,竟然真的要做陰溝裡的老鼠?!警探們一聽到話風不對,立刻將說漏嘴的那些人弄出來,詢問情況。那些人既然已經脫口而出,此時也是完全被嚇得失去理智了。警探問什麼,他們就回答什麼。“我們這麼做,不是出於本意啊!”“是有人給了我們每人十萬塊錢,然後讓我們服了藥來陷害輕舞醫藥的!”“我們真的不知道那藥竟然這麼毒啊!”其中一個人哭嚎著交代道。警探皺了皺眉,繼續追問道:“誰指使的你們?”這次得到的答案,則是所有人一起搖頭。“我們不知道啊!”“對方是直接將錢打我們賬戶上,電話指揮的我們,一直都是用變聲器的。”聽到病人們的回答,警探眉頭卻皺得更緊了。最終,他隻能將這些人帶走,去醫院治療!這些傢夥,也算是咎由自取!既然敢做誣陷人的事情,那就做好自己倒黴的準備!病人們聽到這話,全都嚇得臉色慘白如紙!其中一個最機靈的,卻是在人群中一眼看到了楚煊。“這位先生,求您救救我吧!”“你能一眼看出我們中毒,醫術一定很厲害!求你了,隻要治好我,我把全部錢都給你!”他連滾帶爬的跑出去,就要抱住楚煊的大腿求助!其他病人聽到這話,頓時也蜂擁而至!楚煊眉頭微皺,向後退了一步,躲開對方的手。看著對方那慘白的臉色,楚煊歎息一聲,搖了搖頭。“抱歉,治不了,我無能為力!”倒不是他見死不救!而是這些人所受傷害都是不可逆的!就像煮熟的肉一樣,神醫來了,也冇辦法再將其變成生肉!神仙來了還差不多!眼見楚煊都說無能為力,那些病人們,算是徹底崩潰了!“不!”“救命啊!”“我錯了!”他們一個又一個的嚎哭不止,深深為自己不久前的選擇而悔恨著!警探們看著他們暗自搖頭,早知如此,何必當初呢?隨後就互相配合著,將所有鬨事的人都壓上了警車。他們鬨事是一個案子,另外他們被人矇騙服下劇毒,也是一個不小的案子。這兩件事,警探們都需要進行調查。林輕舞等人配合著警探做了筆錄,一場忙碌過後,已經過去一個小時了。警車離開的時候,保安隊長等人看向楚煊的眼神都變了。本以為這小子隻是個青銅,冇想到人家是王者啊!保安隊長十分識趣的給楚煊打開門讓他進去,狗腿子一般。林輕舞見狀,心中暗覺好笑,卻並未阻攔,隻是笑道:“楚煊,你既然都來了,不如去看看公司研究的產品,順便幫我把把關?”這件事也給林輕舞提了個醒!新療傷藥上,絕不可能出任何紕漏!楚煊自然是答應下來。林輕舞微微一笑,當即就要帶著楚煊去研究室。但兩人纔剛剛走了幾步,林輕舞的電話就響了起來。她看了看來電顯示,隨後抱歉的看了一眼楚煊,招手叫來了總經理柳思思。“柳經理,你帶楚煊去研究室看看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