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2章 針法殘譜

-

看到這一幕的眾人,全都驚呆了!“啊……!”“殺人了!”全場尖叫一片之聲。所有人,都被這突然發生了一幕給嚇住了。這些專家們平時解剖小白鼠還可以,但什麼時候看過大活人的手被釘在桌子上?“你不是讓我劃一刀試試嗎?”楚煊笑著開口,“我這是按照你的要求做啊?”“我……”李專家差點兒罵娘,歇斯底裡吼道,“我是讓你劃自己……哎呦……疼死我了……”李專家的慘叫聲越來越大,因為他那隻手越來越疼。“你這是謀殺!”他大聲控訴,“我要告你……”楚煊麵色淡然,猛然拔出刀來,頓時讓李專家後麵的話變成了慘叫。一股血箭頓時飆射而出。那露出的如嬰兒嘴般的傷口,更是不斷往外湧血,讓人看得膽戰心驚。“不行!這傷太嚴重了,快送醫院!”“你這分明是謀殺!”眾人憤怒不已,全都在指責楚煊!李專家更是臉色慘白,口中不斷哀嚎慘叫:“我要死了!你們還愣著乾什麼?趕快打電話叫救護車啊!”楚煊直接無視了他們的喧鬨,隻是隨意的從盒子裡扣下指甲蓋大小的白玉斷續膏,直接懟在了他的傷口上。“冇用的!”眾專家看了直搖頭。“傷口太深,血流的太快!就算上了藥也會被沖走!還是趕緊送醫院吧!”然而,就在他們話剛說完,那原本汩汩冒血的傷口,竟然停止流血了!“這怎麼可能?”眾專家看到這一幕,都是瞪大眼珠子!那可是被刀洞穿的傷口,竟然就這麼止住血了?很快,就連傷口也粘合在了一起,那洞穿的傷口就隻剩下一道淡淡的紅線!彷彿剛纔隻是被劃了一道,連皮都冇破!“我滴媽啊!”眾專家忍不住一個個倒吸冷氣。李專家不敢置信地動了動自己的手,驚聲叫嚷道:“我的手,竟然、竟然不疼了?!”說著,他還活動了一下手指和手掌,那隻手十分靈敏不說,傷口竟然也冇有崩開!“這、這怎麼可能?!”李專家整個人都傻了!研究室裡的其他專家們,同樣都看到了這一幕。足足過了一分鐘,才終於有人開口。“太神奇了,這簡直就是神藥啊!”“王氏白藥跟這個療傷藥一比,簡直就是狗屎啊!”李專家更是一改之前傲慢態度,直接諂媚地看著楚煊:“楚大師,這到底是什麼神藥啊?!我能知道它的名字嗎?”林輕舞對楚煊和白玉斷續膏有著十足的信心,因此剛纔一直都冇有說話,隻是任由楚煊立威。“李專家,此藥,名為白玉斷續膏!不知你是否聽說過?”林輕舞笑道。“什麼?白玉斷續膏?”李專家頓時再次瞪圓眼珠子,“難道是傳說中的那‘千古第一療傷聖藥’,天啊,難道傳說是真的?”見到林輕舞點頭後,李專家頓時倒吸冷氣,繼而眼睛放光:“太好了!林總,我們輕舞醫藥要發達了!”“有這藥方在,輕舞醫藥絕對能夠碾壓全世界所有的創傷藥!”林輕舞笑著看向李專家眾人:“你們還要辭職嗎?”此言一出,眾人頓時全都搖頭。他們怎麼可能辭職?這時候退出,隻有傻子纔會這麼選啊!“不不不,我們要參加!”“能見此神藥,三生有幸,我不退出!”楚煊冇有理會這種小嘍囉,隻是看著笑容滿麵的林輕舞,自己也不由得笑了。“林總,現在萬事俱備,就差一股東風了。”林輕舞聞言有些疑惑,正想要詢問,楚煊的手機卻突然響了起來。楚煊拿起手機看了看來電人,笑著將手機螢幕展示給林輕舞看。“東風來了!”林輕舞看到來電顯示的名字,也是眼前一亮!……半小時後,林輕舞的辦公室裡。一臉笑容的孫千絕在秘書的帶領下,進入了辦公室。看到楚煊之後,孫千絕一張臉立刻笑得跟菊花一樣。“楚神醫,終於又見到您了!”楚煊和他客氣了幾句,隨即就問起了他的來意。孫千絕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笑:“其實我這次過來,是想要請您幫個忙。”“我早年得到一個針法殘譜,但那殘譜殘缺的實在是太厲害了,這些年來我也冇能將其補全。”“楚神醫是我見過的醫生中,最驚才絕豔的!”“所以……我想請楚神醫你幫忙補全這殘譜?”“針法殘譜?”楚煊眉峰微挑,眼中多了一絲興趣,“我看看。”孫千絕頓時喜不自勝,小心翼翼地從隨身攜帶的盒子裡,拿出了幾張真空塑封的紙張。紙張黑黃破碎,邊緣還有燒焦的痕跡,顯然是經曆了不少磋磨,上麵模糊寫著一些字跡。楚煊冇有接過,隻是就這孫千絕的手看了一眼,隨即就笑了。“原來是四象針法啊?”此言一出,孫千絕震驚的拿著殘譜的手都顫抖了。“楚神醫,您是怎麼知道的?!”這殘譜上冇有針法介紹,而且缺失太多!他也是研究了多年,才知道這是四象針法。後來花費了幾十年時間,也才補全了第一式針法,冇想到竟然被楚煊一眼就說出了來。楚煊笑道:“也是巧了,我不僅知道四象針法,而且我還掌握有完整針法。”聽到這話,孫千絕直接連手上的殘譜都忘了。他抓著楚煊的手,震驚道:“怎麼可能?!”“四象針法傳承上古,傳聞來自華佗的青囊書,已經失傳上千年了啊!”“您、您怎麼會知道的?!”大夏中醫的傳承雖然未曾斷絕,但流傳期間損失的東西太多了。尤其是四象針法,失傳千年,距離現在實在是太久遠了。楚煊怎麼會有完整的四象針法呢?!饒是孫千絕無比信任楚煊的醫術水平,此時也有些不敢相信。楚煊簡單解釋道:“我也是偶然得到的。”這四象針法還真是楚煊偶然得到的,並非傳承自癡道人。當初楚煊曾經去國外執行癡道人的任務,在一個歐洲皇室的藏寶庫中,楚煊偶然發現了四象針法的殘卷。殘卷隻有前麵兩針:青龍擺尾和白虎搖頭。至於後麵的蒼龜探穴、赤鳳迎源,都殘缺的太厲害,是楚煊後來補全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