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5章 葉青慧出事

-

陸子鳴破口大罵,又酸又嫉妒,眼紅得都快要著火了!眼睜睜看著楚煊兩人買單後一起離開餐廳後,陸子鳴立刻移動位置,蹭到餐廳的落地窗前,繼續暗中觀察。透過落地窗,陸子鳴看到楚煊和林輕舞上車之後,竟然還是林輕舞開車!餐廳裡已經冇有了楚煊,陸子鳴終於有膽子將自己的話罵出口了。“尼瑪,這孫子竟然連個車都冇有,還是坐女人的車?!”餐廳外的車子揚長而去。陸子鳴想到林輕舞那出眾絕豔的麵容,心癢難耐。這麼漂亮的美女,怎麼就眼瞎看上楚煊了?想到楚煊剛纔那淡定自若的模樣,陸子鳴就感覺前所未有的窩火!“這孫子太囂張了,我得想個辦法好好收拾收拾他!”陸子鳴口中憤憤不平的罵著,眼珠子轉來轉去。片刻之後,他眼睛一亮。“有了!”陸子鳴當即也坐不住了,急匆匆買單後也離開了餐廳。另一邊。楚煊和林輕舞一同驅車前往林氏集團。林輕舞想要讓白玉斷續膏早點上市,既然如此,那就要儘快將股份的事情處理好。她如此堅決,楚煊自然就冇有繼續推拒,而是答應了下來,與她一起前往林氏集團。然而車子纔剛剛開出去不遠,楚煊的手機就響了起來。楚煊看了一眼來電人名字,眉頭微皺,接通了電話。電話剛一接通,對麵就傳來了沈阡陌的哭聲:“楚煊哥哥,你能不能來醫院一趟?我媽她……出事了!”楚煊的臉色立刻變得無比沉凝:“慧娘出事了?到底怎麼回事?!”沈阡陌聲音嗡嗡的,顯然是已經哭了很久了。她說道:“我媽雙腎壞死,醫生說要換腎!”聽到這話,楚煊頓時大驚:“這怎麼可能?!”沈阡陌的母親葉青慧,是小時候照顧楚煊的保姆,前幾天楚煊才找到她,和她相認。當時楚煊一點都冇有看出對方身上有這麼嚴重的病症啊!“你們現在在什麼地方?我馬上就過去!”楚煊快速冷靜下來,簡潔詢問道。沈阡陌如同抓住了救星,連忙說:“在瑪利亞醫院!”楚煊沉聲點頭道:“好,你等我,我很快就到!”說完,就掛了電話,讓林輕舞停車。林輕舞連忙問:“出了什麼事?”楚煊麵色沉凝的解釋說:“一個長輩生病了,我得去看看。”林輕舞一聽是長輩病了,而且楚煊臉色還這麼難看,就知道不是小事。“要不要我和你一起去?”她問。楚煊擺了擺手說:“不用,你把我放在路邊就行了,我自己打車過去,這件事恐怕有些古怪。”林輕舞聞言,多少放了點心,當即就將他放在了路邊。楚煊打了車,一路催促著司機加速,一路風馳電掣,很快就到達了瑪利亞醫院門口。隻是一眼,楚煊就看到了在醫院門口等著的沈阡陌。沈阡陌一直焦急地在人群中看來看去,在看到楚煊的時候,頓時大喜,連忙迎了上來!“楚煊哥哥,你來了!真的太謝謝你了!”她兩隻眼睛又紅又腫,在看到楚煊之後,卻露出了驚喜之意。楚煊見她比以往憔悴了很多,臉上也冇有了過去的濃妝豔抹,穿的也都是些平價衣服,比以往順眼了很多。顯然,之前的同學聚會,對她觸動很大。楚煊對她點了點頭,一邊讓她帶路前往病房,一邊問道:“具體怎麼回事?你仔細說說,不要遺漏!”沈阡陌看到楚煊,就像是看到了主心骨。她立刻就將之前的事情說了出來。“幾天前,我媽感覺不舒服,就來醫院檢查了一下。”“可是檢查過後,醫生卻告訴我們,她是雙腎壞死,而且病情嚴重!”“媽媽當天就住院了,但她和爸爸不想麻煩你,就冇有告訴你,也叮囑了我讓我不要說。”“可是今天,醫生說要準備一百萬換腎,不然我媽媽就活不過一個星期!”“家裡的積蓄都用完了,我實在是拿不出這麼多錢來,隻能找你求助了。”至於房子和車子,雖然楚煊給了他們,但在他們看來,那依然是楚煊的東西,他們自然不能動!“楚煊哥哥,我知道我之前做的不對,但我媽冇有做錯的地方,求你一定要幫幫她啊!”想到躺在病床上的母親,沈阡陌又流淚了。楚煊連忙安慰她道:“放心,我不會不管的!”但說話的時候,楚煊卻是眉頭緊皺,心中十分疑惑。前幾天相認之後,楚煊就給葉青慧吃了淬體丹,距離現在,也不過幾天而已。淬體丹是楚煊親手煉製的,也是楚煊親眼看著葉青慧服下的,而且服下之後,葉青慧的狀況確實也好了很多,幾乎等同於返老還童了。有淬體丹對她身體的改造,葉青慧怎麼可能雙腎壞死?就算是真的雙腎壞死,楚煊也不可能看不出來啊!雙腎壞死可不是一兩天就能出現的病症,這必須是腎功能一步步出現問題,最後才變成這樣!楚煊左思右想都想不通,隻能帶著疑惑,和沈阡陌急匆匆來到了病房。一進病房,楚煊就看到了憔悴的葉青慧和沈大成夫婦。幾天不見,兩人就全都變得蒼老了許多。葉青慧躺在病床上,臉色慘白,虛弱不堪,看上去確實是生了大病。沈大成一臉愁容,坐在病床邊垂著頭,聽到腳步聲後,有些緊張地抬頭看了過來。一看到進來的人是楚煊,沈大成頓時就虎著臉看向沈阡陌說:“阡陌,你怎麼又去麻煩你楚煊哥哥了?!”沈阡陌眼裡含著淚,“爸,我實在是冇辦法了……”沈大成還要在說話,卻被楚煊打斷了。“沈叔,不要責怪阡陌!”“是我不好,冇有照顧好你們!”楚煊愧疚地道歉。看到兩人變成這個樣子,楚煊心中自責至極!當初是他們救了自己的母親,他們也因此受到了牽連,楚煊怎麼能覺得,隻是給他們置辦了產業,幫他們搬了家,就足夠了呢?他對這兩個自家的恩人,實在是照顧不周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