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7章 不服憋著

-

被楚煊當眾拆穿,孫輝臉色難看得像是吃了屎一樣。他並冇有回答葉青慧,反而是惱羞成怒地轉頭瞪著楚煊,色厲內荏道:“小子,你是來砸場子的吧?!瞎了你的狗眼,也不看看地方!”“我告訴你!瑪麗亞醫院,不是你能撒野的地方!”“砸場子?!”楚煊不有冷笑起來,“你們這裡是醫院,還是黑社會?!”病房裡的動靜很快就引起其他人的注意,走廊外經過的護士立刻就聚集了過來。孫輝眼見有了自己人,也有了底氣。“你們要解釋是吧?”他環視眾人,擺出一副死豬不怕開水燙的姿態:“我現在就可以告訴你們!”“那就是……冇有解釋!”“我所做的一切,都是按照規章製度來的!使用這些藥的時候,我也都征求了葉青慧的意見!”“不服氣,儘管投訴去!工商、衛生、醫藥、稅務、警署,隨便你們叫人!”“嚇到我,我跪下管你叫爹!”說著,他轉頭看向葉青慧三人,態度也是大變,撕掉偽裝道:“還有你們,也給我滾蛋!”“老子不治了!”“我好心給你們治療,用最好的藥,給你們提供最好的醫療,你們卻反咬我一口?你們還是人嗎?”“我看你們就是職業醫鬨!趕緊滾,這裡不歡迎你們!”沈大成聞言,氣得身體都在顫抖。事到如今,他哪裡還不明白是怎麼一回事?這個孫輝,分明就是故意診斷錯誤,從他們身上吸血!為了賺錢,不但指鹿為馬,還絲毫不顧病人死活!沈大成憤怒道:“你可是醫生!怎麼能做這麼無恥的事?你對得起你身上這身衣服嗎?!”說著,他就去拉住孫輝的衣服,不讓他離開。“站住!你不準走,必須給我們一個交代!”“滾開,你這臭泥腿子!”孫輝一臉嫌棄的怒罵出聲,抬腳便踹在沈大成肚子上。沈大成踉蹌著後退幾步,冇站穩,直接一屁股摔倒在地。“爸……”沈阡陌驚呼一聲,連忙上去攙扶。“找死!”楚煊則是目光冰冷,抬手一耳光將孫輝抽翻在地。“小子,你他媽的竟然敢打我?!”孫輝慘叫著在地上滾了一圈,等被護士手忙腳亂扶起來之後,半邊臉都腫了起來,上麵還有一個清晰的巴掌印。他捂著臉看向楚煊,怒聲放狠話道:“你他媽的給我等著!老子一定要讓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那些護士們也是趾高氣昂,絲毫不覺理虧,對著楚煊叫囂不已。“好大的膽子,竟敢在瑪利亞醫院鬨事?”“想過後果嗎?”“等著吧,你們全都要倒黴!”顯然,她們對這種事情,已經司空見慣,波瀾不驚,應付起來也是得心應手!“你們太過分了!”葉青慧怒視著孫輝等人道,“明明是你們故意誤診騙我們血汗錢,剛纔也是他先動的手,怎麼是我們在鬨事?!”“還有,我們的醫藥費,都是我們的血汗錢,必須還回來!”楚煊轉頭看向葉青慧問道:“慧娘,你們交了多少?”一旁的沈阡陌連忙道:“算上體檢和住院費,前前後後加起來已經十萬了!”十萬?楚煊聽了,也不有怒意洶湧。這才幾天時間?又冇有做什麼大手術,竟然就花掉了十萬塊?雖然十萬塊對他來說不過九牛一毛,但對普通人來說,卻是一筆钜款了。對沈大成夫婦這樣的底層老百姓來說,更可能是家庭的全部積蓄!“你們,還真是喪心病狂啊!”楚煊怒極而笑道。“如此混賬冇有醫德的醫院,不倒閉,還留著過年嗎?!”這時候,病房外突然傳來密集的腳步聲傳來。緊接著,一個穿著白大褂的女人,在一群人的簇擁之下,來到了病房中。女人頭髮盤起,容貌精緻,身材更是凹凸有致,很是風韻。看起來要比實際年齡小上不少!胸口的名牌,則昭示著她的身份!李真茹!瑪麗亞醫院院長!“怎麼回事?!”李真茹皺眉嫌棄地看了一眼混亂的病房,直接質問道:“誰敢在瑪利亞醫院鬨事?”孫輝看到李真茹,頓時如見救星,立刻三兩步撲過去道:“院長,就是他們!”“我好心為他們治病,他們不但不感激,反而還反咬一口,栽贓我給亂用藥!”“我嚴重懷疑,他們就是職業醫鬨!來咱們醫院,根本不是看病,而是來敲詐的!必須把他們抓起來,讓他們牢底坐穿!”惡人先告狀!孫輝直接反咬一口,將屎盆子扣在了楚煊等人頭上。“混賬東西!”李真茹聽了頓時大怒,瞪著楚煊等人道,“竟敢敲詐到瑪利亞醫院的頭上來?!”“來人!把他們給我抓起來!”“再打電話,讓鄭署長過來一趟!”“我要教教他們,怎麼敬重瑪麗亞醫院,怎麼敬重法律!”那些保安聞言,立刻齊聲應是,如狼似虎般衝進了病房,同時將房門堵住,防止他們逃跑!那架勢,不像是醫院的保安,倒像是黑社會打手!葉青慧一家三口見狀,頓時就緊張了起來。楚煊冷冷地看著李真茹,沉聲問道:“你就是這麼當院長的?”“不問緣由不知前情,就直接動手抓人?!”李真茹冷哼道:“我怎麼做事,不用你來教!”“怎麼,現在知道怕了,慫了?”“告訴你,晚了!”她掃了眼躺在病床上的葉青慧,直接攤牌道:“不妨告訴你,有大人物看上了葉青慧的腎,正等著她移植!”“她不摘也得摘!”“敢說一個‘不’字,我把你們統統抓起來,送去歌樂山精神病院!”此言一出,葉青慧一家三口全都憤怒了!原來這醫院,不僅是要他們的錢,如今還要他們的器官!顯然,李真茹這個院長,早就知道孫輝的所作所為!“你們這是犯法的!”葉青慧氣得渾身顫抖,怒聲喊道!李真茹嗤笑道:“跟我談法律?不覺得好笑嗎?”“告訴你們!在瑪利亞醫院,我李真茹就是法,就是天!”“不服,憋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