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8章 法外狂徒

-

說話之間,她還抬手一耳光抽葉青慧臉上:“夠不夠清楚,夠不夠明白?!”啪~!刺耳巴掌聲響起,葉青慧猝不及防之下,頓時被抽得尖叫一聲。“找死!”楚煊怒喝出聲。一腳踹在了李真茹肚子上。嘭!李真茹哎呦一聲,踉蹌著後退幾步,而後一屁股摔在地上。“混蛋,你竟敢打我?”李真茹頓時發狂起來。自從當上瑪麗亞醫院院長以來,她還從冇吃過這麼大虧!“你們還愣著乾什麼?!”她大聲尖叫著,指著楚煊等人對保安們怒吼道:“趕快上!把這些泥腿子的雙腿全都打斷!”“出了事我負責!”盛怒之中的李真茹,一張臉都漲得通紅!那些保安們作為李真茹的狗腿子,也知道她現在是徹底憤怒了。他們當即不敢有任何的耽擱,直接飛撲過來,衝向楚煊!十幾個保安呼喝連連,臉上滿是狠辣之意!葉青慧一家人見狀,頓時大驚。沈大成連忙就要拉著楚煊離開。楚煊對他們搖了搖頭,不退反進,直接冷著臉衝進了保安群中!麵對那些如狼似虎的保安,楚煊麵沉如水,出手迅疾如風,直接抽出了一個又一個的巴掌!啪啪啪!啪啪啪!一聲又一聲清脆的巴掌聲,立刻就在病房中迴盪。那些衝過去的保安有一個算一個,全都被楚煊狠狠抽了一巴掌!每一巴掌都勢大力沉,根本就不是他們能夠承受的。一時間,整個病房中慘叫聲直接響成了一片!鮮血飛濺,一顆又一個被砸掉的牙齒,隨著鮮血一起被吐了出來!僅僅不到一分鐘的時間,所有保安全都躺在了地上,哀嚎不止!李真茹眼睜睜看到這種場麵,發現楚煊竟然如此凶猛,頓時就被嚇得接連後退。她雙腿顫抖,又是害怕又是憤怒,對著手下的醫生喊道:“趕快通知鄭署!讓他來解決這個法外狂徒!”眼見手下匆忙去叫鄭署長了,李真茹這才重新有了底氣,指著楚煊怒道:“小子,難怪敢來瑪麗亞醫院撒野,原來有兩下子!”“我就不信了,你身手再厲害,你能快得過子彈,打得過國家機器嗎?!”“你就等著去牢裡撿肥皂吧!”楚煊已經對這個醫院的一切都深惡痛絕,此時眼見李真茹仍舊這麼執迷不悟,頓時就冷笑道:“看來你是不見棺材不掉淚!”李真茹不屑地說道:“你冇資格說這話!我告訴你,今天本院長不止要動你,還要連著所有人一起動!”“不隻是葉青慧他們這一家子賤民,還有你的親人朋友!”“小子,不想你的家人被連累的話,你最好現在就跪在本院長麵前磕頭道歉!”“否則,你全家都要倒黴!”楚煊麵色不改,仍舊冷笑道:“那我也告訴你,你這個院長當到頭了!”“還有你們這家瑪利亞醫院,不顧病人死活,胡亂用藥,還倒賣器官,簡直罄竹難書!”“你們,就和你的醫院等著一起玩完吧!”李真茹聞言,卻是頓時就嗤笑不已。“真是大言不慚!”“還讓瑪麗亞醫院倒閉?小子,你知道醫院背後的老闆是誰嗎?你知道瑪麗亞醫院為多少大人物提供醫療援助嗎?”“不,你什麼都不知道!”“我告訴你,這裡麵水太深,足以淹死十個你!”“就是你們全倒閉了,瑪麗亞醫院依然會完好無損!”“是嗎?”楚煊冷笑道,“那我也告訴你!不管你背後的水有多深!”“我把話撂在這裡,就是天王老子來了,也救不了你!”“不服氣,你現在就可以打電話叫人,把你背後的人都叫來!”“這醫院,我封定了!”“不見棺材不掉淚是吧?”李真茹咬牙冷笑,“行,你給我等著!”“我今天就讓你知道死字怎麼寫!”說著,她拿出手機,就準備撥打電話。“讓開!”“閃開!”就在這時,門口傳來一陣嗬斥聲。“刑偵署執行公務,閒人不得靠近!”伴隨著一陣嘈雜的呼喝聲,病房外看熱鬨的病人和醫護人員全都被趕開。一群穿著製服的警探,簇擁著一箇中年男子,氣勢洶洶地衝進了病房!為首中年男子,正是李真茹請來的幫手,刑偵署署長鄭誌傑!“誰這麼大膽子,竟然敢在瑪利亞醫院鬨事?”鄭署長大步衝進病房,掏出槍來,大聲呼喝道,“給老子站出來!”“今天,我鄭誌傑來親自教教你,怎麼尊重法律,怎麼敬重白衣天使!”“鄭署,你終於來了!”李真茹看到鄭署長,頓時就欣喜若狂,指著楚煊等人喊道:“就是他們!”“他們就是群職業醫鬨,不但敲詐我們醫院,還打傷了我們醫院的醫生和保安,還揚言要封了我這個院長和醫院!”“鄭署,你可要為我們做主!”她惡人先告狀,與之前的孫輝如出一轍!“鄭署長,不是這樣的!”沈阡陌連忙辯解道,“明明是他們醫院坑錢!我媽隻不過是消化不了,他們卻說是雙腎壞死,坑我們錢不說,還用抗癌藥為我們治療!”“他們哪裡是醫生,簡直是一群白衣屠夫!”“你該抓他們纔是……”“我怎麼做事,輪不到你來教!”鄭署揮手粗暴打斷沈阡陌,“毆打醫生,大鬨醫院,你們還有理了是吧?”“肆無忌憚,無法無天!”他怒目圓睜,擺出一副剛正不阿的姿態,喝道:“我告訴你們,你們這是知法犯法,罪加一等!就等著坐……”話還冇說完,他已經看到了站在沈阡陌旁邊的楚煊。頓時,像被掐住脖子的鴨子!聲音戛然而止。一雙眼睛瞪得滾圓,臉上滿是不敢置信,還夾雜著濃濃的恐懼!“鄭署,怎麼不說了?接著說啊!”楚煊盯著鄭署長,似笑非笑:“冇錯!你口中的那個毆打醫生,大鬨醫院,知法犯法,罪加一等的狂徒,就是我!”“鄭署,你打算怎麼教我敬重法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