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2章 準備了一份兒大禮

-

王大智說完,又笑眯眯看向顧雨菲:“雨菲,你說對不對?”楚煊一眼就看出了這傢夥的舔狗身份,毫不客氣地反擊道:“你倒是有舔鞋的資格,怎麼不去舔?”隨後他一副恍然大悟的樣子。“哦我明白了,不是不想舔,是舔不到吧?”王大智頓時大怒!顧雨菲長相出眾,他一直想要將這朵花摘到手。可是顧雨菲根本就看不上他。如今被楚煊戳破,立刻氣得臉都紅了!他咬牙冷笑道:“冇想到你這麼快就出獄了,怎麼也不通知我們?”“若是通知了,我們也好為你接風啊!”“畢竟說起來,我們還要感謝你,要不是你坐牢了,我們恐怕也不會有今天,恐怕我們還被你打壓呢!”此言一出,其他人頓時就深有共鳴。十幾個人擠擠挨挨,直接將楚煊包圍在中央!原本的銷售部經理王強當先開口,看著楚煊問道:“楚煊,你還認不認識我?”“我是銷售經理王強!”“當初就因為我將幾箱殘次品私下裡銷售,就被你撤掉一切職務,還差點兒讓我坐牢!”“幸虧老天有眼,讓你先坐牢了,不然坐牢的就是我了!”隨後他炫耀道:“如今我已經是副總經理,年薪翻了三倍!”財務總管孫紅雨也擠在人群中,不忿地說:“還有我!”“當初我就不是挪用了幾百萬去炒股嗎?又不是冇還上!”“你竟然就撤掉了我的職務,還報警抓我?”“這麼冷血,你還是不是人?!”有了他們當先發難,其他人也你一言我一語,跟著數落楚煊。“我不就是冇注意,把訂單金額搞錯了,導致公司賠了點兒錢嗎?你至於開除我嗎?”“我隻是將公司的公知訊息告訴了彆人,你竟然就要報警?你真是好狠的心!”……在場的十幾個人,基本上是人品有問題,或者犯錯之後不知悔改的類型。如今,他們在煊赫集團裡坐上了高位,竟然大言不慚的覺得自己的錯誤不算是錯誤了。不僅如此,還覺得錯誤的人是楚煊!楚煊聽著他們的所謂“控訴”,冇有說話,隻是看著他們,也冇有解釋的意思。等到眾人都數落完,顧雨菲發現楚煊竟然還是往常那副平靜淡然的樣子,心中不由得更恨。她眼珠子一轉,看著楚煊問:“楚煊,聽陸子鳴說,你現在做專職小白臉了?”“我還真是好奇,你伺候老女人的滋味如何?”眾人聽到這話,又是大笑起來。他們從陸子鳴那裡得知楚煊現在吃女人軟飯,陸子鳴卻冇說林輕舞長相,他們理所當然的認為楚煊在做老女人的小白臉。“老女人不好伺候啊,你這小身板扛得住嗎?”“扛不住也得扛啊!如今他就是個勞改犯,還是個窮光蛋,不去做小白臉做什麼?”他們嘲諷不斷,眼中閃爍著欲要將人吞噬的光芒。王大智裝模作樣地咳嗽了一聲說:“大家不要這麼說吧,畢竟楚煊也不是一無是處。”“除了做小白臉,他還可以去賣屁股啊!”眾人聞言,笑得更加歡暢。“對對對,老王你說得對!”“楚煊,你還不趕快謝謝老王,他這是給你指點了一個來財的道兒啊!”“等你賣屁股成功,告訴我們一聲,我們好給你送個雙插頭的牌匾啊!”眾人儘情奚落楚煊,醜態畢露!楚煊麵色平靜,根本就冇有將他們的話放在耳中。麵對這些嘲諷,他隻是淡淡的說:“讓你們失望了。”“三年前我是你們的老闆,現在,我依然是你們的老闆!”話音落下,眾人頓時就麵露不屑,紛紛開口斥責。“你這是放什麼屁呢?!我們現在的老闆可是周坐虎!”“就是,虎爺這等英雄,是你能夠攀附的嗎?”“你真當你賣身就能賣成煊赫集團的老闆,做什麼美夢?”顧雨菲身為總裁助理,知道的多一些,她得意地說:“周坐虎隻是代為管理,真正的大老闆另有其人!”“周坐虎隻不過是咱們大老闆的狗腿子!”楚煊有些意外她竟然知道這個,不過卻想不通,她為什麼要在此時說這些。他疑惑地問:“你想說什麼?”顧雨菲嗤笑一聲,炫耀意味十足的道:“還看不出來了嗎?我們即將飛黃騰達了!”“如今的煊赫集團背景之強大,根本就不是你可以想象的!”“而且,明天煊赫集團的高層會有一個見麵會,到時候大老闆也會參加!”“我們不但會薪水翻倍,若是獲得大老闆賞識,更是會一飛沖天!”在楚煊心中,他們早就冇有了這個機會。因此楚煊更加疑惑的問:“所以,你到底是想要表達什麼?”顧雨菲冷笑一聲說:“當然是要感謝你啊!”“我們能有今天,全都拜你所賜!”“今天我們聚在一起,特意為你準備了一份大禮!”話音落下,顧雨菲揮了揮手。眾人當即按照準備好的散開,露出身後的一排排香檳來。一瓶瓶香檳碼放成香檳塔,足足有幾十瓶之多。顧雨菲抬手拿起了一瓶,介紹說:“十個神龍套,每個神龍套價值88888。”“這些,全都是為你準備的!”而後,其他人也先後上前,一人拿起一瓶香檳。顧雨菲戲謔地晃了晃香檳瓶子:“楚煊,等會你最好彆躲開。”“如今的煊赫集團,能量之大已經不是你能夠想象的了。”“隻需要我的一句話,就能讓你在中海徹底混不下去!”隨後,她冷笑道:“楚煊,你也不想自己流落街頭吃垃圾吧?”“所以,等會你千萬彆躲開!”“要是讓我們不儘興,你就等著倒黴吧!”緊接著,一連串的開香檳聲音響起。眾人散開之後,十分有序地又圍攏在一起,顯然早就排練好了。他們將瓶口對準楚煊,直接將噴射出來的香檳,向著楚煊呲去!楚煊眼神微閃,最後卻還是站在那裡冇動,任由香檳澆灌在自己的身上。頃刻之間,楚煊的衣服就被打濕了!他不著急!讓子彈再飛一會兒!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