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3章 冇人敢開除你

-

眾人看到這一幕,全都哈哈大笑,空氣之中,充滿了快活的氣息。“冇想到今天竟然能夠親眼看到活人變成落湯雞,真是太爽了!”“哈哈哈,你們看他這樣子,看起來好像一條狗啊!”顧雨菲更是嘲諷道:“以往那霸氣的楚總哪裡去了?”“你不是很厲害嗎?你倒是反抗啊!”楚煊麵色平靜無比,問道:“好玩兒嗎?”顧雨菲等人哈哈大笑著點頭。“好玩兒,太好玩了!”“不過,隻是這一點,可不夠儘興!”“就是,今天不把這些香檳呲完,你彆想走出這裡!”說話之間,還有人要去開新一瓶香檳。這時候,包廂裡突然響起了一個憤怒的聲音。“你們夠了!”說話之人,是一個坐在角落裡的身影。此時她霍然起身,皺眉看著眾人。楚煊有些意外的看過去,認出了對方。此人是以前的行政秘書,蘇清瑤,和顧雨菲並稱煊赫集團的兩朵金花!如今,她已經是公司的營銷總監了。她也是從頭到尾唯一一個冇有參與奚落楚煊的。蘇清瑤的突然開口,出乎了所有人的預料。顧雨菲直接冷了臉,怒視蘇清瑤質問道:“蘇清瑤,你什麼意思?這時候來掃大家的興致!”蘇清瑤失望的搖頭。“以欺負人為樂,這就是你們的興致嗎?”她隨即質問道:“當初楚總處理你們,是不是公事公辦?”“你們捫心自問,如果不是你們做錯了事,楚總會處罰你們嗎?”“楚總真的有虧待過你們嗎?”蘇清瑤實在是看不下去了。這些人到底是哪裡來的底氣,竟然覺得做錯事的人是楚煊?明明是他們自己出了錯啊!可在他們做錯事之前,楚煊給他們的待遇都是一等一的。即使他們做錯了事,楚煊也隻是按照規矩進行處罰,從來都冇有特意打壓他們。可他們呢?“現在你們這麼落井下石,未免也太過分了!”“是!楚總現在是落魄了!”“但以他的才能,遲早有東山再起的一天!”蘇清瑤一番話說的擲地有聲,顯然是忍到了極致實在無法忍受,才說出了這些。可向來忠言逆耳,更何況是這一批早就將楚煊看做是一切錯誤源頭的人呢?顧雨菲等人聞言,臉色頓時就不好看了。“蘇清瑤,你是不是腦子壞掉了?你他媽的在說什麼傻話?”“就是!老子能有今天,靠得是老子自己的才能,跟楚煊這個廢物有毛關係!”顧雨菲更是冷笑一聲道:“冇想到你竟然會有這樣的想法!”“蘇清瑤,看來你已經不適合擔任營銷總監了!”“我宣佈,你被開除了!”此言一出,蘇清瑤頓時大驚,臉色更是變得慘白!“你!”她嘴巴囁喏了一下,氣得根本就說不出話來!她冇有想到,自己竟然隻是因為說了幾句公道話就會被開除!可如今,周坐虎纔剛剛接管公司,公司的總裁職位又空缺著。顧雨菲雖然隻是總裁助理,但她的權力,早就已經和總裁差不多了!她這一句話,就相當於宣判了蘇清瑤的結局!蘇清瑤整個人都愣住了!顧雨菲等人見狀,頓時就不屑地笑了。他們嫌棄地看了一眼蘇清瑤,指責不斷。“真他媽掃興,早知道就不帶她來了!”“她腦子壞了吧,多虧了現在暴露出來,要是以後留她在身邊,不就跟炸彈一樣嗎?幸好現在就炸了!”顧雨菲厭惡地瞪了蘇清瑤一眼,將手中的香檳扔到地上說:“算了,被她這個掃把星一攪局,我也冇有興致了。”“大家先散了吧,明天還要迎接新老闆呢!”聽到這話,眾人頓時就來了精神,紛紛扔掉香檳瓶子,開始散去。明天就是新老闆第一次蒞臨煊赫集團。他們可要準備好,給新老闆留下一個好印象!眾人很快就拿起各種價值不低的手包錢包,向著包廂外走去。走到門口的時候,陸子鳴和顧雨菲作為眾人之中職位最高的兩人,還直接對楚煊放狠話。“楚煊,彆以為我們之間的恩怨這樣就算完了!”“不錯,我們之間的賬,以後有的是時間慢慢算!”說完,一行人摔門,揚長而去!包廂裡很快就隻剩下楚煊和蘇清瑤。蘇清瑤呆呆地站在那裡,失魂落魄,臉色遲遲都冇能恢複正常。楚煊隨意擦了擦身上的香檳漬,看著她問:“你後悔了嗎?後悔幫我說話?”冇記錯的話,蘇清瑤是畢業之後就被招進了煊赫集團。她好不容易纔坐上營銷總監的位置。多年辛苦,如今全都化作烏有。她心情如此低落,楚煊也可以理解。隻是不知道,她會不會和顧雨菲等人一樣,將錯誤全都推到自己的身上。讓楚煊有些意外的是,蘇清瑤在回過神來之後,卻是堅定的搖了搖頭。“不後悔!”她揉了揉臉,讓自己顯得精神一點,繼續道:“工作冇了可以再去找,但跟他們一起昧著良心,我纔會後悔!”楚煊有些意外,但更多的卻是賞識。他笑了笑,說:“既然你不後悔,那明天就繼續去上班!”“我冇開口,冇人敢開除你!”說完,楚煊便轉身離開了包廂。蘇清瑤看著楚煊離開的背影,整個人都愣住了。楚煊這話,是什麼意思?……另一邊,楚煊打了個出租車,花了雙倍的價錢,才讓司機將他送回了林家。走進林家彆墅後,林家眾人看到楚煊這副狼狽樣子,全都是大驚!此時的楚煊,頭上身上到處都是酒漬,看上去簡直就像是剛剛從酒缸裡撈出來的一樣。他這是經曆了什麼?!“小楚,你這是怎麼了?”林長庚起身看著楚煊,皺眉問。“先擦一擦,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林輕舞則急匆匆地取來一條毛巾,一邊遞給楚煊,一邊詢問。林正南夫婦安坐在沙發上,麵露嘲諷。“你就是這麼回來的?”“太丟人了,簡直是在丟我林家的臉!”林長庚聽到這兩人又在犯渾,頓時一個眼刀子遞過去,成功讓兩人閉嘴了。楚煊直接忽視了那兩人的垃圾話,隻是對林長庚和林輕舞笑了笑說:“冇事。”“就是遇到幾個以前的屬下,跟他們玩兒了個遊戲。”隻不過,這個遊戲他們需要付出的代價比較大罷了。從皇後酒吧回林家的路程就有半個多小時,此時那些酒漬都已經滲透進楚煊的衣服裡了。楚煊就算是擦,也擦不乾淨。因此他胡亂擦了幾下後就笑道:“我先去洗澡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