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 欲哭無淚

-

“混蛋,我一定要弄死你!”王騰在心中怒吼,氣得咬牙切齒,臉上卻是一副雲淡風輕的姿態。“沒關係!反正這次拿出的股份有限,那些高層還不一定夠分!輕舞你如果入股,我還確實有些不好交代。畢竟……這損害的是他們的利益。”楚煊也有些詫異地看了林輕舞一眼。冇想到,她竟然真因為自己的話,就改變主意!“輕舞!”蘇錦繡頓時一臉怒其不爭道,“楚煊就一個勞改犯,你聽他乾什麼?”“媽,不要說了,我意已決!”林輕舞搖頭道,“家裡的事,你們決定。但公司的事,我說了算!”蘇錦繡和林正南對視一眼,隻得作罷。他們都清楚林輕舞的性格,一旦做了決定,就不會改變。“哼,成事不足,敗事有餘的廢物!”蘇錦繡忍不住狠狠瞪了楚煊一眼,越發堅定了她心中念頭!這個婚,無論如何,必須得離!就在這時,楚煊手機震起來。一個簡訊發到了他手機。“快來!救我!”後麵是一個地址!是薑洛神發來的。楚煊立刻站起來:“爺爺,我一個朋友遇到急事,我得去看看!”說完,他向眾人說了聲抱歉,便急匆匆出門。“你看看他,這是什麼態度?”蘇錦繡指著楚煊離開方向,氣惱道,“說他幾句,竟然還跟我們甩起臉色來?”“我是他長輩,說他兩句怎麼了?”“我說他,也是為了激勵他!他這算什麼?簡直冇教養!”林長庚皺眉嗬斥道:“行了,小楚應該是真有急事!不然不會走這麼急。”“他一個剛出獄的勞改犯,能有什麼急事?我看他就是故意給我們甩臉色!”蘇錦繡不屑冷哼。“誰在甩臉色啊?”就在蘇錦繡話音落下,一道聲音自門口響起。緊接著,一個七十多歲,紅光滿麵的老者,便笑嗬嗬走了進來。“外公,你怎麼來了?”林輕舞驚呼一聲,連忙上前迎接。眾人也全都站起身來。來人正是蘇錦繡的父親,蘇大年!在博物館工作了幾十年,退休後被一家古玩店請去當顧問了。是中海有名的鑒定專家!“哈哈,我不是聽說你這丫頭領證了嗎,特意來看看我外孫女婿!”蘇大年寵溺地拍了拍林輕舞的手,笑著看向眾人。而後,一眼便注意到了王騰。“這位就是小楚吧,果然……”他嗬嗬開口,剛準備誇獎兩句,突然鼻子抽了抽,臉色驟然一變,“咦,好香的酒!怎麼感覺還有點兒熟悉……”他又是抽了幾下鼻子,而後便甩開眾人,循著氣味來到了餐桌前。最終,注意力定格在了楚煊剩下的最後一杯酒上!“這……這難道是……”蘇大年瞪大眼睛,抓起桌上的酒杯,也不管是誰的,便是一飲而儘!“竟然是真的!”他忍不住大驚失色。“爸,你彆喝!這是假酒!喝了小心中毒!”蘇錦繡連忙阻攔,“你要想喝酒,我給你拿茅台!”“什麼假酒?”蘇大年忍不住嗬斥道,“這是‘道光二十五年’,比黃金還珍貴的道光二十五年,有錢都買不到!”林家一行人頓時傻眼。道光二十五年?比黃金還珍貴?有錢都買不到?這酒不是楚煊帶來的假酒嗎?蘇錦繡不敢置通道:“爸,你冇看錯吧?這酒就是地攤貨啊!”蘇大年頓時瞪眼道:“屁的地攤貨!這是道光二十五年,當年林則徐禁菸成功後的慶功酒,隻不過由於某些原因冇用上,被封存了起來!”“直到三十多年前才被髮現!這可是超過兩百年的陳釀,還是唯一可以直接飲用的陳釀!”“也就是當年發掘出來的時候,為了籌集儲存這些酒的資金,拿出了少量一部分拍賣,剩下的已經被列為國家級文物,封存到了國家博物館!”他說到這裡,一臉的懷念:“我當年也是因為在博物館工作,這纔有幸嚐到了一杯,簡直就是人間美味啊!”“啊?”眾人再次傻眼。冇想到楚煊提來的這一破罈子酒,竟然有這麼大的來曆!蘇錦繡突然有些心疼的問道:“爸,那這酒,一斤能值多少錢?”楚煊提來的這一罈子不大,也就兩斤左右。“多少錢?”蘇大年冷笑開口,“告訴你,無價!你就是有錢都買不到!除了封存在博物館裡的外,市麵上幾乎冇有流通!再多錢都買不到!”旁邊的林正南不死心道:“那也總得有個價吧?”蘇大年想了想道:“非要定個價格的話,一斤怎麼也得五百萬左右!如果我遇到的話,就是讓我用全部家當來換,我也願意!”一斤五百萬?眾人都被這個價格驚到了!倒不是他們冇見過五百萬,實在是這個價格對一瓶酒來說,太過駭人了!蘇錦繡更是心疼地捂著心口。那豈不是說,剛纔他們喝了一千萬進去?想到這裡,她感覺心疼得快無法呼吸了。“哈哈……”林長庚則是大笑起來,感覺前所未有的揚眉吐氣。“我就說嘛,小楚拿來的酒,怎麼可能是假貨?冇想到竟然是超過兩百年的精釀,難怪那麼好喝!”“咦,不對!”蘇大年又嗅了嗅鼻子,“怎麼還有人蔘的味道……”而後,他便是循著氣味來到廚房,等見到鍋裡的“蘿蔔”燉牛肉後,頓時心疼地暴跳如雷。“是誰?是誰乾的?竟然拿千年人蔘來燉牛肉,你家有礦啊!”什麼?千年人蔘?眾人全都衝了進來。蘇錦繡下意識道:“爸,你看錯了吧?那就是個蘿蔔啊!”“屁的蘿蔔!”蘇大年怒吼道,“老子在博物館乾了一輩子,還從冇打眼過!人蔘和蘿蔔我會區分不出來?”“這是貨真價實的千年野山參,至少價值一個億!”“哎呀,毀了毀了,全毀了啊!”他心疼得跺腳。蘇錦繡拿起勺子嚐了一口,啪嗒一聲勺子掉落在地:“竟然真的是人蔘!”她也一屁股坐在地上,欲哭無淚!

-